【023】赛车前奏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23】赛车前奏

苏陌没有注意到苏越和秦三儿两人已经在讨论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他只是听见刚刚欧阳倾说的那句“咱们家苏陌”有点儿发愣。心里升起丝丝愉悦暖意,渐渐融化了某处的坚冰。 只是,某人心里那点儿舒爽还没多久,就被一个声音彻底打破了好心情。 “倾倾,找你半天了,没想到你和苏大哥他们在一起啊。” 这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不是方今又能是谁?方今今晚穿了一套白色的休闲西服,脸上的笑容更是风情,颇有几分白马王子的感觉。他旁边还有一个欧阳倾的表哥阮钰,童雪的弟弟童家小公子童颜,还有一个欧阳倾不认识的。不过,用脚趾头也应该想到是厩四公子中风评最好的温家二少温习。 “嗯,他今晚是我的搭档。”对于方今,欧阳倾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过不了多久她和城城的生日就快到了,反正那个时候他未婚夫这个头衔也会被摘掉,她倒是无所谓。 “搭档?我以为会是你家弟弟呢。”方今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周围,难道今晚欧阳城那小子走不开?他怎么可能放心自家宝贝姐姐和别人搭档这么危险的游戏? “呃…城城没空。”(话外音:姐姐,是人家没空吗?明明你最属意的人是苏陌大哥好不好?某小弟很委屈地蹲在墙角画圈圈 “是么?那为什么不来找我?好歹我也是倾倾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呀。”方今故作委屈地拿眼神控诉某女。 听到方今那“名正言顺”四个字时,苏陌不由得目光倏地一冷,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要说唯一能够感受到他情绪变化的人莫过于离他最近的欧阳倾了。她本能地缩了缩脖子,唔,真心有些冷。 “唔…很快就不是了。”迫于旁边冰山的压力,欧阳倾竟然破天荒地低声喃喃地解释了一句。 于是,瞬间角色互换,方今的脸黑了一大半,而苏陌眼底的寒冰却在融化,甚至隐隐绽放了一丝笑意。 很快就不是了?方今反复地咀嚼着欧阳倾这句话,确定她没有在开玩笑之后脸色就没好过。昨晚回家还听见老太太在唠叨说欧阳家老夫人要回国了,就在欧阳家俩姐弟生日宴的当天要把他们的事定下来。如果说以前他对与一个小姑娘订了娃娃亲的事情比较反感和排斥的话,从欧阳倾上次车祸以来他就渐渐改变了观念。可谁又知道曾经一心喜欢他的小姑娘也会因为一场车祸而彻底改头换面。不仅不再喜欢她,就连性格也是变得天翻地覆。 方今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欧阳倾,穿着打扮很随意,却总能在举手投足之间摄人心魂。尽管她那一双美眸不再时时刻刻关注自己,甚至看人的时候还带上了丝丝慵懒,却怎么看怎么让人沉溺。若是说就这样爱上她了,恐怕方今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但要是说对现在的她兴趣十足,那倒是真的。 “倾倾,你这样说就伤人家的心了撒。欧阳奶奶都说了等你和城城生日那天给我们把堕典礼一起办了。”收敛了眸底的情绪,方今故意耍宝似的说道。 可惜,欧阳倾却只是懒懒地白了他一眼,连解释的话都懒得再说了。很明显她老妈就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即便自家奶奶回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苏陌这一次情绪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却暗暗把欧阳倾和方今的对话内容记在了心底。第一点便是欧阳倾的生日应该快到了;第二,生日那晚也许会与方今正式举行堕仪式。当然,这第二点两人看来根本没有达成共识。不仅如此,欧阳倾的意思好像还是要在那天与方今解除婚约来着。到底该相信谁的话呢,还是他应该亲自去看一看那晚的情况? 于是,从来表情不明朗,心思也深沉莫测的苏老大迷茫纠结了。甚至,他都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在意欧阳倾是否和方今堕的问题。 “哟呵…这不是我家童小弟吗?你怎么也有空来参加这么无聊的游戏?” 这厢,童雪小姐一见自家小弟童颜就想要刺人家两句。原本童雪小时候是很喜欢自家弟弟的,因为那个时候羡慕倾倾有个小城子这么好的弟弟,什么都帮着姐姐。于是,童雪小姐对童颜很好,很有爱。可谁知道,童颜小朋友虽然长得可爱,性子却不怎么可爱,愣是嫌弃自家姐姐是女人,而因为这个原因,从小就对她爱答不理的。 最开始的时候童压会努力去改善姐弟关系,可后来时间久了,难免就生出了怨念。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每次一见面两姐弟就不对盘了。当然,这种不对盘其实也只是童雪单方面的,因为童颜小公子根本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自家姐姐完全是没事儿找事儿的。 “等会儿你不要参加。”童颜小公子好似没听见自家姐姐话里的嘲讽一般,径自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这个姐姐,虽然不亲近,到底是一母同胞的,童颜小公子平时看起来对她满不在乎,心底却也是在意的。 “切…你让我不参加我就不参加?”如果你有人家小城子一半可爱,姐就听你的。当然,这一句童雪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 见童雪这般,童颜只得把目标转向欧阳倾,他知道,自家姐姐素来听欧阳家姐弟的话,就如同着了魔一样。 “倾姐…”对着童雪,童颜的语气还比较冷淡,但是对着欧阳倾,只是区区两个字,他那故意拖长的声音,略带讨好的眼神,就连欧阳倾这样的女子也无法招架。 难道她看起来比较好欺负?无奈地笑了笑,欧阳倾却不想参与到他们姐弟的别扭中去。丢给童颜一个自己解决的眼神儿,欧阳倾却是侧目看起了另一拨人。 许佳容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许佳容在和他笑说着什么,而男人却只是偶尔应承一句,并不多话。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性格内敛沉稳有大将之风的人,且看他眼底暗藏的锐利怎么也不像好应付的主儿。 难道,这个人就是许佳容找来的搭档?很明显人家对她也不怎么感冒嘛,不知道从哪里忽悠来的。 像是看出了欧阳倾的疑惑,齐鸣赶紧从旁为自家老大解释。 “那人叫陈石,是国家职业赛车手,曾经多次获得过汽车锦标赛冠军。他之所以同意出来与许佳容参加这种地下车赛,是因为自己的妻子生病住院,急需用钱。据说,他很爱自己的妻子,所以为了她即便冒着被开除国家队禁赛的危险,也要出来挣钱。” “你的准备很充分嘛。”欧阳倾赞赏地看了齐鸣一眼,这小子…她还真是捡到宝了。 “那是自然!”说到自己的专业,齐鸣自然不会谦虚。凡是自家老大可能感兴趣的东西,他这里基本上都有资料。 “许佳容过来了,你说她是不是带人来炫耀挑衅的?”欧阳倾戳了戳苏陌的胸口,“艾玛,她有什么好挑衅的呢,老娘的搭档比她的帅了可不知多少倍了。” 被欧阳倾拿手指戳,苏陌也没有什么反应,只觉得她说得有道理。那个陈石,要比长相,自然是比不过他的。(话外音:唔,苏老大,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自恋了?莫非是秦三儿附体?) “欧阳倾。”远远的,许佳容就傲娇地喊出了欧阳倾的名字。 今晚来的人,大多是听过这两位大小姐打赌的,而且也知道她们之间的赌约实际上是多么可笑。为了一个男人,闹出这么大的乐子,值得吗? 当然,也有很多男人表示,若是有两个美女为了自己打这种赌,就算死了也心甘情愿。也有女人表示,若对象是方家二少,让她们去践行这么可笑而且危险度奇高的赌约,她们也乐意之至。看来,男女之间始终逃不过那么点儿破事儿也。 “许小姐有什么指教么?”在众人期待掐架的目光中,欧阳倾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只是疏离地问了一句。 “欧阳倾,今晚你可要加油了,不要到时候输得太难看。”许佳容好像真的是来示威地一般,“不管你想出什么幺蛾子,我许佳容都接下了,这一次,希望你能够愿赌服输。” “这一句话,我同样送给许小姐,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放马过来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若是这一次过后,许小姐还想找我麻烦,最好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要辱没了许家这样的华夏第一门庭,到时候也让我欧阳家的姑姑跟着脸上无光!” “你…” 许佳容没想到欧阳倾随便一句话就掐住了自己的咽喉,没错,许家这样的名门,是容不得他们的后代在外面出风头的,像与欧阳倾打赌赛车这种事儿,已经犯了大忌,若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到时候不用欧阳倾对她怎么样,许家人就会收拾了她。但是,这种事情被欧阳倾轻易挑破,确实让许佳容觉得无比难堪。 ------题外话------ 不知道亲们看到评论区的公告了没,今天开始都是早上发文了哈。有亲说昨天是不是相当于断更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陌今天早上发的文就是昨天的内容哈。( )

下一篇   【024】车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