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红旗飘飘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21】红旗飘飘

我们不会输! 靠!秦三少只想骂人,刚刚大哥一边儿替欧阳倾那女人打开车门,一边儿看自己那眼神,很明显带着红果果的嘲笑! 虽然他根本没笑,但是秦湛绝对不会看错苏陌那深邃的目光中所包涵的意思。而且,他那什么意思,说自己不会输,再用那种眼神看自己?难道,大哥的意思是输的绝对会死自己? 不过,看到坐在驾驶室里的欧阳倾,秦三儿又得瑟了。如果开车的是苏陌,他自然还要掂量掂量自己那点儿技术能不能赢他,可现在开车的人换成了欧阳倾,难道他还赢不了吗? 当然,秦湛还没得瑟到三分钟,心就彻底拔凉拔凉的了。 因为某女悠闲地系好了安全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爱车,对着其他两辆车上的人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开始咯。” 然后,那车就像离了弦的箭一样“嗖”地一声飞奔了出去。 紧接着,苏越也不慌不忙的紧随其后,秦湛愣了一下,他可不可以耍赖,喊停下重来?可这种念头也只停留了一秒,便操纵着自己的爱车追了上去。 如果说苏陌开车是沉稳,苏家小叔开车是优雅,那么秦三少就是一个字——狂!如果是他们三个比,自然要费一番力气才能分出高下。但是,现在苏陌没上场,和他们俩比的是欧阳倾。两人的心里虽然没有看不起欧阳倾,却也下意识的没有把她放在与他们同等的位置上。 苏越没有,秦湛就更不会有了。也许两人都存了同样的心思,等着待会儿看苏家老大底裤的颜色。顺便,也许可以拍下几张照片,回头向其他几人炫耀去。 可惜,当欧阳倾的车不慌不忙,甚至有些漫不经心地始终拦在他们前面二十米左右时,两人都知道想要看人家底裤的颜色是没希望了。指不准,一个不小心今儿个就是他们的底裤被拿来祭旗了! 刚才说到苏陌开车是稳,苏越开车是雅,秦湛开车是狂…那么,欧阳倾开车若是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后面儿的追着人家车屁股后面儿跑的两人一定会异口同声地吼道:“真有他妈的邪门儿!” 没错,欧阳倾开车,就是一个字——邪! 你看她坐在驾驶座上一手握着方向盘儿,一手吃着零嘴儿,那叫一个悠闲了得!眼睛时不时地往后视镜里面边儿扫两眼,眼看着后面两辆跑车追上来之时又脚底油门儿轻轻一使劲儿。反正,不管怎样,她总能让苏家小叔和秦三少的车跟在她爱车的屁股后面一定距离范围之内,又不至于超越。 时不时的,某女一个心情好,也放下右手的零嘴儿,玩儿一个漂亮的漂移。然后笑眯眯地朝着后视镜儿里的两人抛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苏陌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万年不变的面瘫脸还是一如从前,只是,那微微上挑的眉梢却出卖了他的好心情。不知怎的,欧阳倾现在的做法除了让他有种啼笑皆非之感之外竟然还觉得颇有几分与有荣焉。 这种心境很奇妙,除了浅浅,他没有在哪个女人身上体会到过。记得浅浅小时候刚刚学会叫哥哥,她刚刚学会走路,甚至是后来第一天上学,第一次得到老师的表扬…浅浅成长的点点滴滴他都会有一种参与其中的喜悦。 而对于欧阳倾,这种喜悦有一些相似,却又有些不同。不同在哪里呢?思考着这个问题,不知不觉地苏陌的那深邃的目光就落在了旁边把车开得欢乐无比的某女身上。 他不近女色,所以除了自家浅浅宝贝,他几乎没有仔细看过其他任何一个女人。因为,在他眼里她们都是一样的。可眼前的女子,现在细看,好像特别不一样。 不得不说,欧阳倾长得很美。 她有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看上去仿佛只比巴掌略大一点,就象从最标准的美女漫画上走下来的人一样。现在脸上的表情有些邪气,又带着些许玩味,细长的柳眉,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邪恶的幽光;坚毅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的英气;略薄柔软的樱唇,折射出红润诱人的色泽,几乎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酒红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却别有一种野性,疏狂动人心魄的美。 苏陌看得心里狠狠一荡,越看越是想不明白……这样近乎妖邪的女子,怎么可能和那个名满厩的纨绔千金挂得上钩呢?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欧阳头都没偏一下,只是拿眼睛斜睨了一眼苏陌一眼。虽然她没有觉得被人看有什么不妥,但是再淡定的人也禁不住苏家大少这么认真的眼神啊!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欧阳倾也不过是随口说说,却不料苏老大听到这句话却是愣住当场。 爱上她了?有这种可能吗?苏陌觉得有些头疼,再回想了一下自己对欧阳倾的态度,连苏越和秦湛甚至唐少谦都说除了浅浅无出其右。 见苏陌一脸便秘的表情和那呆滞的眼神,欧阳倾忍不住有些气闷。难道爱上她就那么倒霉,用得着表现出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吗? 靠!能爱上老娘是你的福气,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个殊荣的,竟然还敢给老娘摆出一副逼良为娼的姿态! 一个大大的甩尾,欧阳倾直接踩住了刹车,车后扬起一片尘土。 眼看欧阳倾的车停下,苏越也一个甩尾,把原本和他不相上下的秦三儿直接逼到了一边儿,根本无法施展。 于是…慢了半拍的秦三少就只能停在一边儿干瞪眼儿了。 “老子输了?”秦湛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相继停下的两辆车,抓着旁边的美人问道。 “是…是的,三少。”美人被他眼底的怒火吓到有汹齿不清。 没错,秦湛怒了。他不是怒自己输了,是怒自己竟然忘记了提防苏越这个小人!他前面一直故意和他并排而行原来就是为了在最后这儿摆他一道。行家一出事,就知有没有。一上路,他们自然看得出欧阳倾是故意在他们前面控制了距离,也明白就算两人再怎么努力也超不过人家。于是…苏越个阴险货! “三少…”美人扯了扯秦湛的衣袖,表情有些战战兢兢,生怕他一个气不过又往自己身上发泄怒火。 “有屁快放!”秦湛正怒火中烧,自然也没了平时对待美人的风度翩翩。当然,就算他脾气不好,凭着自己的身份地位,和那张欺世盗名的俊脸也足够女人趋之若鹜的了。 “赌注。”见美人被吓得不轻,倒是欧阳倾和童雪姐妹俩趴在了秦湛的车窗外面,用口型提醒他刚刚的赌注。 “咳咳…什么赌注?”秦三少准备装傻。 “行了,少在这儿装,愿赌服输…秦三少啊秦三少,乖乖儿把你的底裤挂到车顶上去当祭旗吧,等会儿人越来越多,你可就要表演当众脱裤子了。” “好吧。就算我要脱,你们也想得先把脸转过去不是?难道还想看我表演?”嘴上这样说,其实秦湛还真没觉得有什么,就算眼前两女亲眼看他脱底裤,他也不会感到别扭。可是,他顶不住大哥那张包公脸啊! 还有苏越那老男人,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秦湛忍不住啐了一口,呸…这次丢大发了! 可是,他又岂是那么容易乖乖儿把自己的底裤脱下来愉悦大众的人?某人趁着欧阳倾和童雪转过脸去,当机立断撩开了副驾驶座上美女的裙子。 “啊…三少,你做什么?”美女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以为秦三少要当着外人的面儿和她欢好。那一声尖叫中还不自觉地带上了些许娇嗔,半推半就地任由秦湛脱掉了她的底裤。 “叫什么叫?回去再补偿你!”秦湛对女人向来大方,现在借她一条底裤,大不了明儿个还她一整车。 于是,在美女还在晕乎乎地发情的时候,秦湛两指掀着美女的底裤开门下了车,直接把手里的底裤挂到了车顶上。 啧啧…虽然挂底裤祭旗煞风景了一点儿,可好歹人家美女的底裤是红色的。不仅如此,上面还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两条蕾丝带,如果等会儿赛车的时候,底裤随风飘扬还真怕是有几分红旗飘飘的感觉! “你还别说…这底裤祭旗觉得是今晚的一个亮点,不知道要闪瞎多少人的钛合金狗眼。”看着秦湛作弊,把美人底裤扒了下来,欧阳倾也没有说不准。反正,一条红色的底裤挂秦三少的车上就已经够风骚了,还能管它是谁的? 相信明儿个秦三少又要上头条了,艾玛…不要太感谢她才好。 “倾倾,我倒是觉得,指不定这底裤祭旗自今晚之后就成了传统,到时候大家都用这种方式,秦三少还借着你的名儿成了创始人。”童雪赞叹地瞟了一眼秦湛副驾驶上的美女,“看看,人家美人香车,外加风骚底裤祭旗,今晚的赛车比赛中谁与争锋?” “那倒是要感谢两位小姐谬赞了,鄙人也觉得红旗飘飘的感觉很不错。当然,如果本少引领了潮流,那明儿个指不准大街上就得彩旗飘飘!” 对于秦湛的厚颜无耻,童雪小姐不屑地冷哼,欧阳倾但笑不语。苏越和苏陌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致的反应是——懒得理那个脑残儿童! 于是。。。秦三少被彻底嫌弃了。( )

上一篇   【020】底裤祭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