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额前一吻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02】额前一吻

这俩老头子一唱一和的分明就是在她的主意!想到这里,欧阳倾不由得狠狠地瞪了某个男人一眼。只是,某个男人毫无自觉,他从小就习惯了长辈们拿他当调侃,所以并没有把这话当真。 “咳咳…苏首长,人家还小。”欧阳倾故意干咳了两声,然后笑得满脸无辜对着床上的老人道,“不知道龙老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名唤天心石的东西?” “天心石?”龙老故意拖长了尾音,目光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自家徒弟,然后再次看向欧阳倾笑眯眯地问答,“那是什么东西?” 欧阳倾深吸了一口气,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冲上去把躺在床上笑得像只狐狸的老人给掐死。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和她来这一套,早知道刚才应该把他医死在病床上的。 “那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龙老知道,还请不吝赐教。”欧阳倾生生压下心里的不满,也跟着他笑,而且那笑容绝对甜得腻死人。 “欧阳小姑娘,听说你替我做手术取出子弹的时候,用了银针封穴。可否有幸得知,丫头你师从何处?”没有正面回答欧阳倾的问题,床上的人到底是只老狐狸,转移话题也如此的犀利。 “什么银针封穴啊,不过是胡乱扎了两下罢了。如果不是陌少放权,我还真不敢往您身上乱来呢。”欧阳倾自然明白对方是在转移话题,只是,上有对策下有政策,她既然想知道有关天心石的事情,那就一定会知道! “随便扎两针就能把心脏旁边的穴道全部封住,我想一般人还没这个本事吧。还有听唐院长说,你不仅会银针封穴,还会用银针逼毒。而丫头你给我动手术的时候根本没用麻醉,我却一点知觉也没有。这难道也只是偶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会古武!” 龙老不慌不忙地再次点出欧阳倾在动手术过程中的特别之处,惹得她眉心微微一蹙。这种类似质问的口气,对于别人来说,那是龙老本身地位超凡,应该的。对于欧阳倾来说却是心里不爽。她性子本就乖戾,不然也不会被黑道赐封邪医之名,上一世能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不是那几个被默许的,就再也没了活在世上的机会。 而这一世,除了欧阳家的人,还真没几人能得到她的另眼相待。所以,当床上的老人这样问的时候,到底引起了欧阳倾心里的不爽。若不是为了天心石的下落,她恐怕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古武这种东西,我自小学习中医,以内力辅助医术,也不算什么奇怪的。我倒是好奇,恶为什么龙老一直转移话题,如果天心石的下落让您为难的话,就当做我什么也没问过好了。不过,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若是我在不回家,家人会担心。”说着,欧阳倾又转头看向苏陌,“还要麻烦陌少送我一程。” 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只是简简单单的几栋别墅,可其中的盘知错节,欧阳倾也不是不了解。想要闯进这里不容易,想要没有通行证的情况下一个人出去,恐怕会更不容易。要知道,龙组可是比一些黑道组织更恐怖的存在!虽然她不否认要是自己有心要闯,还是能出去的。但是她脑子又没毛病,自然不想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好。”师父和欧阳倾之间的较量他站在一旁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是没想到,师父这种老狐狸级别的人物,也会在欧阳倾身上吃瘪。想到这里,他更加觉得自己当时抓住欧阳倾这么个人才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欧阳倾从来说一不二,说是要走,就一定会走。开始的时候龙老和苏老首长都以为她只是想要以退为进,却不想,她是脚步都没顿一下,就率先开门走了出去,根本就是不想给床上的老人挽留的机会。 “唐院长麻烦你去帮我把那丫头叫回来。”龙老的脸色有些难看,朝着站在床边的唐院长说道。 他本来以为欧阳倾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即便是有些本事,但是毕竟年少,应该不是很难掌控。却不想,这丫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世故和老练,若说别人都把他比作老狐狸,那么小狐狸这名儿,那丫头绝对当仁不让。这样的人才,虽然难以掌控了一点,但若是能够留在龙组,为国效力,绝对是华夏之福。 所以,即便她提出的那个要求让他非常为难,他也不得不为了组织考虑而放弃个人私利。更何况,现在龙组正处于非常时期,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岛国的特务竟然能够渗透到龙组的内部。若不是出了内奸,这一次他怎么可能受如此重的伤? 罢了罢了,也该是把整个龙组交给阿陌的时候了。 这厢,欧阳倾和苏陌其实并没有走多远。欧阳倾一直扬起的唇角出卖了她此刻的好心情,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在她转身扭头就走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龙老瞬间漆黑的脸。 “师父他…”苏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欧阳倾解释,师父话里话外的意思,他自然能够明白。只是,现在欧阳倾和他已经是合作的关系了,即便师父不收她入龙组,她也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之所以想要解释,是不想师父弄巧成拙。虽然他不爱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是以行动代替,可并不代表他不会看人。 这个小女子,分明有着常人无法看透的本事,而且,她的脾气貌似不太好。即便冷酷如苏大少爷,也忍不住感到头疼。怎么觉着,这世上除了他们家浅浅宝贝儿,其他的女人都不怎么可爱呢? “欧阳小姐,请等一等。”自从经历了刚才那一幕一老一少的对决,唐院长是对眼前这欧阳家的小丫头敬佩到骨子里去了。对上龙组的龙头,谁敢如她一般淡然自若?再看看她年纪轻轻,竟然能面不改色地落了龙老的面子。就凭这一点,唐院长就非常看好她。如果不是知道自家儿子早就心有所属,而且苏家那被众人捧到心尖尖上的姑娘也不差,他绝对会生出为自家儿子牵线的心思。 现在看来,这么好的姑娘,恐怕真的要便宜苏陌这小子了。不过,听说欧阳家的女儿和方家那花花少爷自小是订了娃娃亲的,看来,以后是有好戏看了! 谁又能看出平时一本正经的唐院长,其实骨子里有一颗比女人还要八卦的心咧? “唐院长?您还有什么事儿吗?”欧阳倾转过头,对着唐院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似乎早就知道他出来的本意。 “龙老说,让你等一等。”被欧阳倾那赤果果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唐院长讪讪地说道。 欸…欸…欸…这小姑娘到底是哪路神仙教出来的啊,贼精! “怎么,龙老的身体状况不对了吗?”欧阳倾故作惊讶地问道。 “这倒不是…我想可能与你刚刚所提到的那什么天心石有关。”出来的时候他也看见了龙老那副忍痛割爱的黑脸表情,想来,他是舍不得东西又好面子吧。 “那么,谢谢唐院长来传话了,不过我今晚真的已经累了,如果龙老有关于天心石的消息,还是让陌少以后转达给我吧。”欧阳倾歉意地对眼前人笑笑,却怎么也不肯再回去。 见欧阳倾不肯回去,唐院长倒是有些急了。怎么他这个传话的还成了里外不是人了?若是就这样回去,龙老不会怪他没把人给留住吧? 不过,他这个问题马上就解决了,因为,苏陌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的显示,很显然是老首长的号码。 “爷爷。”苏陌顿住脚步,接起了电话。 “欧阳丫头是不是不肯回来?你让她接电话吧,你师父有话和她说。”说着,苏老首长已经把手中的电话递给了病床上脸色铁青的老人。 虽然早就猜到或许有这种可能,可龙老也真的没想到,那小姑娘会这般不给自己面子。难道,她不知道他在华夏代表的是什么吗?他敢肯定她明白他的意思,却故意要和他打太极。能够加入龙组对哪个军人来说不是一种荣耀?他是真的没想到,欧阳倾会拒绝得如此干脆,甚至不留给他一点点余地。 “喂,龙老将军,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在苏陌递过电话的那一刻,欧阳倾便猜到了电话那头要求和自己对话的人是谁。 “我能问一下,小丫头要天心石有什么用吗?”天心石,他身上自然是有一颗。不过,那东西是他的妻子当年舍弃了自己的性命替自己换来的,他又怎么舍得轻易把东西拿出去?这么多年来,他宁愿每个月圆之夜忍受寒毒之苦也不愿意用天心石替自己解毒。对于他来说,天心石不仅是某种宝物,更是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存在! “听说天心石很漂亮,我想找来收藏呢。”欧阳倾听出了龙老话语之中那浓浓的不舍,心里顿时一喜。 难道,龙老不是知道天心石的下落,而是,天心石根本就在他身上么? 知道欧阳倾没有说实话,龙老此时也完全不在意,只是语气淡淡地为她解释关于天心石的传说:“天心石是传说产于昆仑山绝顶星宿海的稀有宝石,亦可作药物使用。其药性极热,可克制寒毒。用它摩擦身体各处关节,可抵御修罗阴煞功引起的寒毒侵袭。曾经赛华佗说将此宝石磨成粉服下,可治愈这种怪病。而且,据说天心石还可以让习武之人功力大增,只是一般人无法忍受它的炙热药性。昆仑山绝顶极难登临,而这种宝石的形状、颜色和普通石子无甚分别,故极难寻觅,被习武之人视为至宝。” 说完之后,龙老在电话那头轻叹了一声,又继续道:“你本身有修习古武,若是能够找到克制天心石热性的药物与天心石一同服下,肯定会功力大增。可惜,另一种东西早就失传了,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单独服用。既然你现在执意要回去,我让阿陌明天给你把东西送去吧。” 也许,那东西不在了,他多年的心结才能彻底解开。想到这里,心底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放松。心境的变化往往可以给一个人带来莫大的好处,就如龙老,他多年的顽疾在这一刻似乎也化去了不少。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初那个多少人用性命去争夺的东西,何尝又不是他的噩梦呢? “谢谢您。”欧阳倾似乎也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老人心境的变化,却仍然心存感激。虽然换做以前,这块天心石是她应得的报酬,可要让一个视之如命的人拿出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何尝又不是在要了他的命? 只是,天心石她势在必得,也只能默默地他说一声对不起了。 “如果真的想谢我,不如,加入龙组?”既然心境大变,那天心石自然也不在龙老眼里了。现在相较于天心石而言,他更想要珍惜的是欧阳倾这个医学方面的天才。 “我已经和陌少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恐怕无法答应您的要求。”还是想要拉自己进火坑啊?欧阳倾笑着摇摇头,虽然电话那头的人根本看不见,却也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合作关系,这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哈哈,原来阿陌那小子比我这个师父还要快一步啊!好好好,既然如此,就这么说定了,明儿个我就把天心石交给阿陌,让他转交给你。” “好…”如果您知道您理解的意思和我所表达的有很大的区别,恐怕不会笑得这么灿烂。不过,欧阳倾还算有良心,没有当场拆穿某人。 “那么,再次谢过龙老,祝您身体早日康复。” 挂断电话,欧阳倾把手机还给苏陌,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淡过。走的时候还不忘邪魅地朝呆愣当场的唐院长抛去一个如丝媚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 大摇大摆地离开龙组的基地,欧阳倾的心情不是一般的happy。 “不如,由我来开车吧,我现在突然有了飙车的兴致。”看着苏陌打开的副驾驶车门,欧阳倾迟疑着不肯进去。她现在兴致正高,想要疯一会儿咧。 可惜,苏陌完全无视了她的提议,就那样冷着一张面瘫脸看着欧阳倾。直到欧阳倾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才任命地钻进了副驾驶座里。 实在不是她想要屈服,而是敌方气场太强。坐在车里的欧阳倾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儿拨通了自家宝贝弟弟的电话。 虽然这大半夜的打电话把宝贝弟弟从睡梦中骚扰起来很不道德,可谁叫她出来得匆忙,连新家的钥匙都忘了带呢? “喂…”电话那头传来欧阳城睡意朦胧的声音,那浓浓的鼻音就好似在控诉某个扰人清梦的无良姐姐一般。 “城城啊,半个小时之后下楼开门,姐姐没带钥匙。” “哦,好。”迷迷糊糊的,欧阳城咕哝了一句,然后啪地一声,手机掉到地板上的声音。 听到这一声,欧阳倾也浑然不在意,直接挂断了电话。 车里,苏陌安静地开着车,欧阳倾无聊地看着某个男人线条冷硬的侧脸发呆。 直到某人被看得不自在以至于没看见前方经过的车以至于在两辆车就要相撞的那一瞬间一个急转弯并踩了紧急刹车。 “滋”的一声,苏陌的车已经稳稳地停在了路边。 “呃…”由于惯性,欧阳倾的身子直接向左边倾斜,倒在了苏陌的身上。她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所以,半个身子现在都往苏陌身上招呼去了。 “嗯。”被欧阳倾半个身子撞到肋骨的某人吃痛地闷哼了一声。 “喂喂喂,我说你怎么开车的?怎么这不小心呢?要是撞到本小姐,你赔得起吗你?”欧阳倾和苏陌还保持着出事现场的姿势没有回过神来,倒是另一辆在宽阔的公路上飙车的红色莲花上传来了女人尖声的指责。 “这声音,有些耳熟?”欧阳倾缓缓抬起身子,一边揉着自己被某人肋骨咯得生疼的左肩,一边疑惑地喃喃自语。 恰巧抬起头的欧阳倾看清楚了双手叉腰一副大小姐模样站在他们车门外的女人,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阮乔? 貌似今晚才在阮家见过一面并且超级看不惯她和城城的阮家表姐,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欧阳倾?怎么是你?”陡然在车里看到自己打小都看不顺眼的欧阳倾,阮乔也是瞪圆了一双美目,随即又转眼看向驾驶座上的人。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哪里还移得开眼? 车里的男人黑亮清爽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他端坐于驾驶座上,却优雅得如同欧洲中世界古堡中的王子。那么…那么让人着迷。 “我也想问这一句呢?怎么好不容易从阮家的家宴出来,又在这儿碰见了午夜买醉飙车的阮四小姐,难道你不怕上明天的新闻头条么?”欧阳倾吸了吸鼻子,似乎闻到了阮乔身上的那一股浓烈的酒味儿一般,忍不住皱了皱眉。 “倾倾表妹,还在为下午的事情和姐姐置气呢?你不也大半夜了还没回家么?不知这位先生是?”某人的两只眼睛已经仿佛已经落到苏陌身上去了,红果果的yy啊! 阮乔在家里受了点儿气,出来一喝酒就是大半天,可到底是大家小姐,酒量倒是有的。所以虽然喝得迷迷糊糊的,却也不是很醉。可惜,从一开始她的姿态就端得不够好,所以即便想要给驾驶座上的男子留下个好印象也已经失了先机。 “阮四小姐,我看你还是叫我欧阳倾吧。什么亲亲表妹,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欧阳倾怎么可能不知道她那色迷迷的眼睛已经盯上了苏陌。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给她介绍。 照理说,苏家大少爷这样的身份,必定是闻名于整个京城的。作为上流社会顶级豪门的千金小姐,阮乔怎么可能不认识苏陌呢?莫非,平时这丫的太过低调?好像弟弟给的资料中虽然对这个苏家的年轻大少爷评价很高,却只有寥寥数语。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一点儿八卦,他的资料却干净得可以。这样看来,阮乔不认识他也算是情有可原。 想到这里,欧阳倾更加不想给阮乔介绍了。人家这么洁身自好一大好青年,可不能被阮家这骄纵的小姐给糟蹋了!甚至,连阮乔多看一眼苏陌,此时在她看来也成了一种亵渎。 “陌少,开车吧,我困了。” “安全带。”经过刚刚的突发事件,苏陌才终于想起某女的安全带没系上,忍不住蹙着眉提醒她。至于车外那双窥视的眼睛,他已经选择性地无视了。 虽然他很低调,可到底是军界龙头的长孙,平时出入哪里又能少得了这种花痴的目光?所以,对于苏陌大爷来说,这种目光他早就免疫了! “欧阳倾,你还没跟我介绍这位先生到底是谁呢!”见欧阳倾和苏陌两人都可没理她,阮乔忍不住嚷道,嚷完了又忍不住对着苏陌自以为妩媚地一笑。 “先生你好,我是阮家的四小姐阮乔,也是倾倾的表姐。我们家这个表妹,平时任性了一点儿,经常晚上出去疯玩,真是麻烦你了。不过,你这样大半夜送她回去可不大好,毕竟,表妹和方家二少爷可是有婚约的人。如果先生要找女朋友的话,不妨考虑考虑我,我今年芳龄二十三,没有男朋友,无不良嗜好。呃…今晚你看到的也只是个意外…”阮乔自顾自地说着,又发现对方长久不吭声,以为他还在等自己再详细地介绍一下自己的喜好,于是酝酿着究竟该从哪里说起,并且在心里猜测着眼前的男人的喜好。 只可惜,正当她想到该怎么继续的时候,男人的车已经从她身旁呼啸而过,只余留一片被车子动力带起的一片灰尘。 “你…你们!”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竟然敢无视她! 阮乔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辆远去的路虎。还有欧阳倾这个小贱人,竟然不帮她介绍! 在原地咒骂了一会儿,阮乔拨通了一个电话,让她替自己去查那辆路虎的车牌号。她一定要找到那个男人,让他爱上自己!她就不相信,凭自己的美貌和阮家的财势,还有拿不下的男人!她等着那个男人乖乖地对自己俯首称臣,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还有欧阳倾,那个该死的小贱人,竟然敢背着方今勾引别的男人,也怪不得人家方今要出去找女人了! 寒风中萧瑟的阮四小姐,完全不知道人家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确实,苏陌早就习惯了这种对着他犯花痴的女人,而欧阳倾虽然很不爽阮乔去亵渎人家,却也没觉得那女人能翻腾出什么风浪来。 只是,苏陌想起刚才自己听到那个女人说的一句话时,竟然心里明显有不悦划过。欧阳倾自小和方今就订下了娃娃亲么? 虽然路上有那么一段儿插曲,可苏陌的车还是如期在半个小时之后停在了欧阳姐弟的新宅外面。 苏陌打开车门,趁欧阳倾解开安全带之际,绕过去替她开门。 一个俯身开门,一个探头出来,抬头的一瞬间。欧阳倾的额头撞上了了还没来得及撤退的苏陌,好巧不巧,那湿热柔软的唇瓣,碰触到了某女的光洁的前额。 奉命出来开门的欧阳弟弟迷迷糊糊地打开自家的别墅的大门,就看见一个身材高大英挺的男人正背着光在亲吻自家宝贝姐姐的额头。一时之间,欧阳城怔愣在了原地。 “姐…”欧阳城的话还没叫出口,就立刻闭上了嘴,生怕自己打扰了姐姐的好事。可心里又隐隐纠结,万一这男人是个登徒子该怎么办? “唔…”欧阳倾小声嘟哝一声,这是个神马情况? 听到背后发出的声音,苏陌也立刻清醒过来,赶紧挪开了自己的身体,让欧阳倾出来,那一板一眼的举动,好似刚才的一幕根本没发生过一般。只是,唇上那微微冰凉的温度,似乎又在提醒着他,刚才自己轻薄了人家姑娘。 欧阳倾是个随性的,在某些方面神经又比较大条。她完全没觉得刚才是苏陌不小心吻到了自己。而是觉得她自己点儿背,每次遇到苏陌准没好事儿,多半跟他八字相冲,否则也不会每次都恰好撞到他身上。你看那第一次在医院的时候,分明是自己在调戏他,到了最后却成了自己亲吻了人家的老二。碰到了就碰到了吧,偏偏那么火爆的场面还被自己的未婚夫抓到,那可是红果果的捉奸在床啊! “对不起。”苏陌冷硬地道歉,尽管他不是故意的,可到底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 可惜,显然这男人不是个经常会给人道歉的人。不仅说出的抱歉冷硬得可怕,脸上的表情还像别人欠了他三百两银子似的。搞得欧阳倾以为自己其实才应该给他道歉。 于是,某女开始反省。难道,刚才是自己一不小心对人家生出了轻薄的念头,然后才不管不顾地撞了上去? 可…不应该呀!她现在这副身体还异常青涩,按照医学的角度来说,未经开放,根本不会有那种即兴而起的原始冲动。 “呃…不客气。”也许是被苏陌的表情弄糊涂了,欧阳倾的话完全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时,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对不起—— 不客气? 这是哪门子的对话? 不仅欧阳倾没明白过来,苏陌同样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可是,正如秦湛秦三少所说,苏大少从小就缺乏求知欲,对于很多东西都缺乏兴趣,所以他并没有追根究底问对方是什么意思。 于是,两人闹出的乌龙就这样结束了。 还有一个不明白的,那就是站在距离他们一米开外的欧阳城童鞋。 姓苏的那个男人吻了自家姐姐,却说了一声对不起…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强吻? 可是,自家姐姐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说了一声“不客气”是什么意思?总感觉她就像在说“不客气,您随意”一样,姐姐啊姐姐,您怎么能如此随意? 不过,再转念一想,欧阳弟弟很聪明地从自家姐姐和苏家男人身上嗅到了奸情的味道。欧阳弟弟的眼睛毒,鼻子灵,雄性和雌性之间如果有了某种想法或者在不知不觉间建立起了某种朦胧的革命友谊,荷尔蒙的分泌必定会加速增多。而姐姐和苏陌身上,如今就是这样。 “姐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老妈前不久才打电话来问过你回来没呢。”其实,老妈的意思是,姐姐如果和某位大少爷一夜未归,那她就放心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某个男人看来不算禽兽,半夜就把自家姐姐送回来了。凭龙凤胎之间的强烈感应,欧阳城自然明白自家姐姐和眼前的男人并没有发生什么。可到底这人今晚拐走了自家姐姐,即便比起方今来说他更加支持他,却无法容忍姐姐被抢走的凄凉…于是,某个小心眼的弟弟决定无视某男人。直接跨步上前,挽上了自家姐姐的玉臂,然后以一种男主人的姿态对着某男道: “谢谢苏先生送家姐回来,都这么晚了,我就不留苏先生上去喝茶了。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让欧阳再尽地主之谊。” 欧阳城非常官方地对着苏陌道谢,然后挽着自家姐姐就往别墅里走,独留下苏陌大爷一个人在黑夜中身影萧瑟。 ------题外话------ 陌还在码剩下的两千字,可能要明天上午才能补上来。为了不耽误更文,就先传八千。今晚订阅了的,明天再看一遍补齐的两千字是不收费的哈。这也算是对亲们这么晚等着看文的一点点补偿,送两千字给今晚等更的亲们。 谢谢大家的支持,还有谢谢这两天送花送钻,投票票的亲们,陌这两天忙也不能一一写出来了,就集体感谢一下哈。最后来个群么么哒

上一篇   【001】从了你吧

下一篇   【003】熟悉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