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110】分头行动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110】分头行动

妖蓝被迫吃下噬心散,神智已然有些不清了。但是,在看到欧阳家主的时候,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 因为,这个男人在他的记忆里,太过刻骨铭心。他是自己的父亲,却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扮演的都不是父亲的角色,而是仇人。 小时候,他看自己的目光总是带着无尽的厌恶还夹杂着些许对未知的恐惧。明明他是父亲,却一直高高在上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就是他脚底的污泥。就如同他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让自己恶心。 “你醒了?”欧阳家主感觉到妖蓝那冰蓝色的眸子里散发出浓郁的戾气和恨意,一时间觉得颇有成就感。 这个儿子,是不被他承认的,得不到他的承认而恨他,是应该的。这说明,他在意!(噗,你是多么自我感觉良好的存在啊。) “欧阳家主,真是别来无恙啊。”舔了舔干涩的唇,妖蓝看着眼前人扯出一抹笑,笑意里满是嘲讽。 “没想到服用了噬心散,你都还能保持清醒,果然不愧是本家主的种。只是可惜了,是个孽种。” “你他妈才是孽种,你们全家都是孽种!”妖蓝真的很想撕了欧阳家主那一副恶心的嘴脸,他和姐姐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放过他?难道,这些人还以为自己是当年那个软弱可欺的小孩子吗? “呵…在世俗界生活多年,就是教会你如此与长辈说话吗?”。倒是长了不少脾气啊,这样的妖蓝与当年在欧阳家那个处处被人欺凌的可怜模样真是相差太多了。欧阳家主有些感叹之余,又觉得变态的有趣。 越是倔强的人,驯服起来越有快感。 只要再等一天,噬心散的药效全部发挥,他应该就能听话了吧?到时候,让他像狗一样叫就叫,让他在地上爬就在地上爬,不知道多有趣呢。 “长辈?我只有一个姐姐,哪里来的长辈?”越看越觉得眼前人恶心,妖蓝干脆比起了双眼。他现在是可以动用异能,却不能保证自己能够成功地逃出欧阳家,势必要保存实力的。 “姐姐?”一提起另一个女儿,欧阳家主又张狂地笑了,“你不用着急,你姐姐马上就会回来了。她可真有本事,连云家和烈火家的少主都能请得动。” 在欧阳寻仁向自己汇报今日那些药人折损于云家少主和烈火家少主之手时,他是有些惊讶的。这个女儿,还着实让自己大吃了一惊。云崖暖和烈火如歌是何等人物,竟然也会为她跑来找自己欧阳家族的麻烦。要么就是那个女儿许诺了人家极大的好处,要么就是她真的有点本事。不过,不管是哪一点,都是值得他高兴的。毕竟,这是他最出色的血脉。 只要她回来乖乖听话,他一定会对她好的。只要她有那个能力,少主之位也是可以留给她的。 不过,这个孽种嘛,这次过后就必须要死了。不然,如果他真的像预言中的那样会给家族带来灭亡,那就不妙了。 “你…欧阳老贼,你简直是丧心病狂,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一想到是自己被抓才引来了姐姐,妖蓝恨不得冲过去杀了欧阳家主。 “哈哈哈哈,你这不是说笑吗?你不照样是本家主的儿子,本家主都下得了手,更何况一个女儿,还是早就换了身体的女儿。她如今可跟本家主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虎毒食子都和她挂不上边儿了。” 欧阳家主得意地笑,如果那丫头是个不知好歹的。等他得到灵魂重生的秘法之后,也就是她的死期了。他才不会仁慈到给自己留下祸患呢。 “欧阳老贼,你会后悔的!”妖蓝眼里的红光绽放,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你最好不要用你那双恶心的眼睛看本家主,否则,本家主不介意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我想,你姐姐一定不希望在没看到你的人之前,先看到了她视若珍宝的一双蓝眼珠子。”狰狞地邪笑,欧阳家主的心理已经极度扭曲了。 在他眼里,别人的痛苦就是他的乐趣。更何况,这个快乐的来源还是自己厌恶了多年的孽种。 果然,在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妖蓝不敢再轻举妄动了。这双眼睛,是他最后的护身符了,连异能都不能轻易使用,更何况是被挖掉。 如果姐姐在看到他被挖掉的双眼时,恐怕会疯掉吧。 现在的妖蓝是多么渴望欧阳倾永远不会原谅他啊,如果她恨他,恨不得他去死,是不是就不会来救他了?只要不来欧阳家族,在世俗界,欧阳老贼根本拿她没办法。 双手紧握成拳,缓缓闭上了猩红的双眼。 “怎么,这么快就妥协了?”见妖蓝妥协地闭上了眼睛,欧阳家主又不满意了,这个儿子,在他眼里,如今与玩具没什么两样。 不过,这个玩具现在还必须保持完好无损的样子,不然他也不能有十足的把握让那个逆女说出灵魂重生的秘密。 不管他再怎么挑衅,妖蓝都再也没说过一句话。直到他自觉无趣,甩了甩衣袖出去了。 这边,欧阳倾快速地分析出了那些药人的炼制程序。他们都是先服下了一种名为“噬心散”的毒药,然后逐渐被控制了意识,最后才被放入药池中改造身体的。在药池里浸泡七七四十九天,身体的各种机能就停止了正常运作。 他们也就变成了活死人。 只是,配药的人手法还不算高明,分量掌握得并不算好。所以,配出来的药,不管是噬心散还是药池里的毒,所起到的效果都不能达到最佳。所以,如今这些药人炼制出来,也只能达到初级水平。说得不好听一点,也就是残次品。 欧阳倾哪里知道,在她眼里仅仅只能称之为残次品的东西,欧阳家族却是费尽心机啊研制了好多年。人力物力财力,基本上全部都消耗在这上面了。研制出如今的药人,已经让他们觉得是最大的成就了。 “倾倾,累就歇一会儿。”看见欧阳倾全身都被汗水濡湿了,苏陌心疼地为她擦汗。 这样不眠不休一直在研究药人,他看着都觉得累,更何况是她。 “没事,我已经研究出来了。他们这些东西,应该要很多年才能凑齐。只要捣毁了药池,和配制噬心散的药材以及配方,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以后就不会再有药人出现。” “真的?” “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啊?”欧阳倾轻笑,她知道苏陌不是怀疑,只不过是确认。 “相信。”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她说什么,他都会相信。 “走吧,是时候潜入欧阳家了。”起身,拉着苏陌往外走。她怕自己多耽误一分钟,妖蓝就会多一分危险。 “再歇会儿。”她这样出去,他实在有些不放心。 “不行,这个时候是敌人防守最薄弱的时候,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潜入欧阳家。”说着,欧阳倾加快了速度,她一刻也等不了了。 如果那些人更加丧心病狂,不仅对是抓了妖蓝,还想利用他来对付自己,那就难办了。 “小六,云崖暖和烈火如歌有没有传什么消息来?”她在里面研究的时候,小六一直在外面守着。 “回小姐,云少主和烈火少主刚刚都来差人来过了,说他们在欧阳家附近埋伏,只等你过去,然后与在欧阳家族里他们的人来个里应外合。” 见欧阳倾出来,小六是真的有些惊诧的。那个药人,应该是欧阳家族很多人几十年的心血,却不想,大小姐竟然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就搞定了。这就是天才吗?难怪主人一直说大小姐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有资格担任欧阳家族家主的女子,也是他见过最优秀的习医之人。 “走吧,我们先过去与他们会合。” “是。” 苏陌见自己根本劝不住欧阳倾,也只得跟着她一起走。只是,心里却难免担忧。时时刻刻,他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的,生怕她出什么差错。 不过片刻,欧阳倾等人就见到了烈火如歌和云崖暖,这一次,他们带的人全部都是家族中最核心的精英。不再是代表他们私人赞助欧阳倾,而是代表了两个家族。他们回去将欧阳家炼制药人的事情禀报给了自家父亲,全族人商量出来的就是务必要摧毁欧阳家族的阴谋。 于是,家族中最核心的精英就被派了出来。 欧阳倾一到,眼睛扫过云家和烈火家的众人,感受到那股子精英的气息,也瞬间明白了他们已经向家族汇报了情况。 不过,烈火家族毫无疑问地站在她这边就算了,怎么连云家也…云崖暖难道真的能做云家的全部主人了? 云家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虽然不会很了解,却也知道云家是最看重家族利益的。肯派出这么多精英,云崖暖功不可没吧? “倾倾,你是不是已经知道那药人是怎么炼制出来的了?”烈火如歌率先开口询问。 “嗯,你们查到欧阳家到底在哪里炼制药人的了吗?”。欧阳倾点头。 “应该是在那边。”烈火如歌指了指欧阳家族背后的那座山。 “欧阳家族的药材基地?” “嗯,那里方便就地取材,也是欧阳家重兵把守的地方,外人进不去。我们的人也从来没有混进去过。” “这样,我们分头行动。你们带着人去捣毁欧阳家的药池。如果有把握打赢他们,就尽量把动静弄得大一点。我和小六还有阿陌趁机潜入欧阳家,救出妖蓝。” 分头行动,声东击西,已经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