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105】大打出手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105】大打出手

苏陌的到来,让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更加紧张了。欧阳倾也是一愣,随即蹙眉。他来了,她固然心里高兴,可这样的场面绝对不适合苏陌在场。不是说她要瞒着他自己重生的事情,而是这样只会激怒妖蓝。 “他是谁?”妖蓝显然没想到,当初那个一心扑在地下实验室里的姐姐,重生一回身边竟然有了男人。见男人的手毫不避讳地搂着姐姐的腰,而他姐也没拒绝,甚至习以为常,对他来说,绝对是如遭雷击! 他第一次对自己当初的行为产生了质疑,让她换一具身体,真的对吗?为何她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这般陌生,为何她的身边出现了其他男人?并且,这个男人看起来还一点也不必自己差! 不!他心心念念的姐姐,怎么可以爱上别人…妖蓝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可惜,下一秒,他就被欧阳倾的话打击到体无完肤。 “苏陌——我的男人。”伸出手,与陌少十指相扣,无声地宣示着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 其实,直到现在欧阳倾都没缓过神来。前世疼爱的弟弟,怎么会是主导自己死亡又重生的幕后之人呢? “你怎么可以有别的男人!”妖蓝身上的戾气骤然释放出来,滔天的怒火无处发泄,心底的苦涩却是弥漫开来。 他下了那么大的决心,付出那么多,又费尽心思找了她这么久,得到的就是这么个结果吗? 是的,她现在与他是没有了那层禁忌的关系,可她也对他没了当初的疼爱。甚至,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我为什么不能有别的男人?我想过自己的死因有千万种,却从来没想到,谋杀我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弟弟!呵…这就是我放弃欧阳家嫡长女身份,不顾一切从欧阳家族带到世俗界的弟弟吗?这就是那个让我低头求人只为给他一个优渥的成长环境的弟弟吗?这就是那个我在生死关头,宁愿自己死,也要护在身下的弟弟吗?”。欧阳倾的声音越说越沉,面色也越来越冷。 “姐…”见欧阳倾这样说,妖蓝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无从说起。 “妖蓝,你太让我失望了。”激动的情绪在苏陌沉静的目光中得到抚慰,渐渐地平息了怒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平静得可怕。 话落,欧阳倾拉起苏陌转身就要走。 这时候,妖蓝是真的慌了。邪肆不羁的笑容不见了,自信霸道的眼神也变了,变得慌乱,无措。他一时任性妄为难道换来的就是她这句话吗? 不,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收起手中的枪,他三步并作两步拦在了她面前。 “不准你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时候若是让她走了,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她的原谅了,更别说想要和她在一起了。 “让开!”苏陌冷冷地看着眼前男子。 第一眼,一张堪比秦三儿和许愿的脸,但是,却让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当他们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时,一股子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袭遍全身。这个男人,是倾倾的弟弟?他心底的疑惑,却并没有急着问出口,因为他相信,他以后有大把的时间来了解她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最让他感到威胁的是,倾倾的情绪被眼前男人牵动了。她的那一声“失望”,是真的,他都能感觉到她的伤心。 妖蓝没有理苏陌,拦在欧阳倾面前:“姐,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你带着我,走哪里都带着我。只有你和我,好不好?” 他不敢奢求她的原谅,也不敢再提要和她以男人女人的方式在一起,现在他只希望她不要离开,至少,再给他一次机会,不要从此以后都把他当陌生人。 “晚了…”欧阳倾的声音冷酷得不带一丝感情。 “不,一点都不晚!”只要她还没走出这个包厢,他就是有机会的! “妖蓝,你已经不是我弟弟了。”冷笑,是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姐姐吧。那么多年,竟然养了一条白眼儿狼。她今天才知道,这个前世的弟弟还会异能,甚至连她的通天之眼都只能甘拜下风。 “是啊,已经不是你弟弟了。”俊美的脸庞终于黯淡下去,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以为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自从小时候你第一次抱起我开始,从你把我护在身后开始。可是,渐渐长大了,我才知道。原来,可以跟姐姐一辈子在一起的会是另一个男人。血缘,又有什么用?我还发现,我对自己的姐姐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而姐姐对我,却一如从前。甚至,一天到突与药材为伴,对我的关心都越来越少。我绞尽脑汁,想要姐姐多注意我一点。为此,我做过很多傻事,每一次受伤之后看到姐姐温柔地为我包扎伤口,再恶狠狠地警告我下次不可以再受伤。那时候,我只想说,只有每次受伤才是幸福的。可是,这也成了奢望,不是吗?”。 面对妖蓝直勾勾的目光,欧阳倾垂下了头。 仿若控诉一般,妖蓝继续说道:“自从那一次,你不经意间看到我流露出来的感情之后,你开始不许我来找你,开始用各种借口待在实验室。到后来,我一年到头竟然连生日的时候都能通过电话与你联系。甚至,想多听一听你的声音都不行。姐,你如果不是这样对我,我何以想出那样丧心病狂的做法?难道你不知道,要亲手杀死自己最心爱的人,会比自杀还难以下手?炸掉实验室的那一瞬间,我甚至想自己跳进去和你同归于尽!” “我用最残酷的办法换你我重来一世,没有血缘的牵绊,最后却是换来你的形同陌路吗?”。妖蓝的唇边,绽开一抹苍凉的绝望,“姐,我有什么错?爱你有什么错?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身体颓然无力地滑了下去,他用什么办法换得她的重生?他承受了三年夜夜焚心之苦,才换得的一个机会,到头来,连姐弟的情谊都要抹杀掉了吗? 是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只因为他们之间再也不是姐弟? “够了,你既然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想到是这个结果。我从来没说过会爱上自己的弟弟,一切都不过是你的自以为是罢了!”不忍心看到他难过,却不得不说出更加残忍的话。这样畸形的爱,太过绝望,她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给不了他爱情,只能用最决然的方式来斩断他的情丝。 “为什么?”妖蓝还是不肯死心,“是因为他吗?”。 指着苏陌,冰蓝色的眸子逐渐变红。 不好!欧阳倾暗叫了一声,这是妖蓝发怒的前兆。应该也是他动用异能的前兆。或许,当年的欧阳夫人不是被妖蓝血红的眼睛给吓死的,而是被他杀了的。 他自己当时还是个孩子,或许根本不懂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那么现在呢?凭刚刚在大厅里与他交手的感觉,欧阳倾断定他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这种特殊异能,甚至收放自如,游刃有余了。 一道诡异的红光射向苏陌,欧阳倾来不及阻止,只能以身挡之。与此同时,苏陌拔出手中的枪,对准妖蓝扣动了扳机。 诡异的红光射中欧阳倾,让她全身犹如触电一样痛麻。 与此同时,妖蓝的腿上也中了一枪。 不是苏陌的枪法不好,而是怕杀了他会让倾倾生气,只得打偏在腿上。 妖蓝不是个会服输的人,没办法连续对苏陌发起异能攻击,又见前一次伤了自家姐姐。气急败坏的男人顾不得腿上的伤,直接朝着苏陌扑了上去。 瞬间,包厢就成为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战场。而欧阳倾,被他们很有默契地屏蔽在了战场之外。 包厢里,两人打得你死我活,欧阳倾突然却仿若局外人一样看起了戏来。不仅如此,她还顺手在茶几上拿过一串葡萄,一边吃一边看。 若是要问她不担心两人受伤吗? 当然担心! 可是,担心他们就不会打了吗? 肯定不会! 那么,就让他们打个够吧。反正,她有的是时间陪他们玩。让他们打个够吧。只要还剩一口气,她就能救得回来。 “喂,阿陌,不要打妖蓝的脸,长得那么好看的脸,你怎么下得了手?”眼看着苏陌的拳头就要落在妖蓝的脸上,欧阳倾出言提醒。 于是,逼迫人家的拳头硬生生地转移了方向,移到了肩头。 “咳咳…妖蓝,你怎么可以阴成这样,攻击男人下身做什么?你又不是女人!” 然后,妖蓝踢向苏陌下身的脚瞬间收了回来,改在了膝盖。 唔…她好像听到了苏陌的闷哼声,被踢到膝盖,应该比踢到自家老二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吧?虽然,也很疼! 两人打到最后,俨然毫无章法可言。 渐渐地,妖蓝发现苏陌很强!套路不是最阴狠的,却是杀伤力十足。苏陌也发现,妖蓝是个不错的对手,至少比跟周二秦三儿余四他们过招过瘾太多了。 ……最后,被遗忘的俨然成了欧阳倾这个女主角。 题外话 欠下的六千,先补上一千哈…原本打算等几天,但是某人在群里给陌出了个点子。为了奖励她,于是今天提前补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