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96】五花大绑(简介片段二)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96】五花大绑(简介片段二)

阮熹微掀开了欧阳倾所提回来的最后一个袋子,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件黑色的大衣,ralphlauren。自然朴实的风格为主打,私人定制,使用天然的面料,以自由流畅的剪裁实现朴素的理念。 朴实,自然,却又能衬托出男人的成熟,大气,总之很适合现在从一线退下来的欧阳烨。 “倾倾,这是给你老爸买的吧?”阮熹微仔细打量着大衣,有些爱不释手。 “嗯。”欧阳倾点头。 ralphlauren的衣服,就是根据人来定制的,一个月只接一单。她是利用了李家在m国的声望,让人家破例了一次。 “哈哈,真帅!烨,赶紧来试试你女儿给你买的衣服。” “有什么好试的,衣服不都那样?”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欧阳烨却是欢欢喜喜地脱掉外套换上了欧阳倾买回来的那件大衣。 于是,真正被遗忘的,只有许小爷一个人而已。他一个人凄凄凉凉的,却没有一个人管他有什么想法。 就在许愿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欧阳倾却突然朝他招了招手,把他叫到一边。 “咳咳…倾倾,你单独找小爷出来,是有什么特别的礼物要送给小爷吗?”。 “我是想告诉你,对苏浅好一点。”欧阳倾淡淡地看他。 那天在医院,这位表哥对浅浅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她难得碰上浅浅这么合口味的朋友,自然不想她以后遇到那些不着调的事儿。而浅浅,她也看得出来,已经对许愿动了心。她还蛮高兴两人在一起的,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啊?”许小爷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这倾倾,什么时候和浅浅小妞扯上关系了? “以后你会明白的。喏,这块古玉,拿去送你未来媳妇儿吧,她会喜欢的。”这是她在老太太的藏宝室顺出来的,原本想自己送给苏浅。 可想到唯独忘了给许愿这个表哥带礼物,倒不如把古玉给他,做个顺水人情。 “她会稀罕这?”许愿半信半疑。 “弄了半天,你连苏家大小姐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啊?”欧阳倾似笑非笑地地看他。 于是,许小爷不说话了。 与家人一起吃了晚饭,欧阳倾就趁着夜色的掩饰,开车去了鬼市西街。 从此,三四个月如一日,每天为欧阳傅针灸。看着欧阳傅得腿一天天好了起来,欧阳倾的脸上笑容也越来越多。 只是,在接了个电话之后,欧阳倾眉头皱了起来。 苏浅和许愿竟然说结婚就要结婚了,还让她去当伴娘。可是,师父这边,腿又没完全好完呢。 “倾倾,你去忙自己的事吧。你师父我也不是不能给自己扎针,虽然比不上你那手法,可这复健效果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师父,我倒是有些草木皆兵了。最后的复健,虽然用我的灵柩针法更好,但是您的针法也不错。” “嗯,自己给自己扎针,师父又不是没做过,你放心。” “那师父,我最多一个星期就回来啊。” “你忙你的去,不要想着师父了。我这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不急。” 欧阳傅明白,如今的徒儿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根本不该用自己的腿伤来耽误她。看得出,她虽然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呆着,但是多数时候都在与人打电话,明显就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原本苏浅只是打电话让欧阳去参加她的婚礼,却在得知,欧阳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未来婆婆欧阳静的娘家侄女儿时,却也抑制不住欣喜,让她承担了自己的婚礼伴娘角色。婚礼的三对伴郎伴娘,除了欧阳倾,可都是家里安排的。家里那些人在她提起要让欧阳静的侄女当伴娘时,还非常惊奇呢。 最后听说两人在国外就认识了,才又不得不感叹缘分的奇妙。 于是,欧阳倾的伴娘角色也就这么被定下来了。她回去的第一天,就去试了伴娘的礼服,然后陪着姑姑欧阳静布置许愿与苏浅的婚礼事宜。 原本她是烦着这些的,可想到苏浅不仅是自己的好友,更是,某个男人最疼爱的妹妹,也就没有不满了。 苏家与许家两家都是名门,一个是政界第一门庭太子爷,另一个是军界第一世家的将门虎女,这一场婚礼盛大得让外人眼红。可惜,在欧阳倾看来,这场盛大的婚礼也不敌她眼中那个妹控男人在妹妹与妹夫交换结婚戒指的那一刹那,露出的笑颜。 苏陌,是时候让你恢复记忆了,对吗?你妹妹都结婚了,你这样子,恐怕家里人都急了吧?老娘若是不早点下手,你被别人定下了,我找谁哭去? 于是某人想到了前些日子帮苏浅救那叶桑时,要的那个条件。 一瞬间,邪恶的想法油然而生。 在苏浅结婚的第二天,一大早欧阳倾就给苏浅打了电话过去。 “喂。”半晌,电话那头才传来苏浅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很明显的困意。 “怎么,还没起床呢?”欧阳倾揶揄地笑着。 “什么事?”不论是谁,睡觉被人吵醒都会有几分不悦,更何况是昨天本就累坏了的苏浅。 所以,即便她语气不怎么好,欧阳倾也不生气。 “记得以前在帮你救叶桑的时候,你说的欠我一个条件吧,我已经想好了。”绝对不会为难你的…欧阳倾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 “你要不要现在说?吵到人家睡觉是要遭天打雷劈的!”说完,苏浅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欧阳倾打那个电话半个月之后的某一天,终于,欧阳倾和她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那就是——把自己的亲哥哥送上自家好友的床。 苏浅最开始的时候真的是难以置信,可在欧阳倾这死女人的再三威胁下,并且再三保证她不会对自家哥哥做什么之后,还就真的那么做了。 于是,就有了以下的这一幕。 某个男人的手脚呈大字状被绑在欧式大床上,军装的上衣被解开了三颗扣子,军裤被退到大腿下面。 “你醒了?”女人的声音阴测测地在耳畔响起。 随着声音,男人抬眸一看,女人正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柳叶刀逼近自己的下身,眸子里终于失去了以往的沉静。 “你…你想做什么?”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嘿嘿,做实验啊。”女人不怀好意地笑了。 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铁血男儿被逼成了小受模样,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趣? “你是谁?”他只记得自家妹妹打电话让他给她送东西过去,然后喝了一杯水之后就…难道,自家妹妹给自己下了药? 苏陌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可看到眼前的陌生女人时,他又有些怀疑。不对,应该也不算是陌生人,好像是浅浅结婚那天的伴娘。而且,她的那双眼睛,他觉得非常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浅浅不会真的做出给自己下药的事儿吧? “哎呀,你怎么又忘了我?”女人手上的刀刃明晃晃地向下,贴近苏陌每一寸光裸的肌肤。 那锋利的冰凉给皮肤带了强大的刺激感,让人的身体产生着极致的紧绷。 “你…你是欧阳?” “亲爱的,请允许我郑重地介绍自己,欧阳倾——我的名字。” 欧阳倾… 苏陌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幅画面——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小女人把他一把推倒在病床上,然后居高临下地命令道:“脱裤子!” 脱裤子! 像魔咒一样,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题外话 艾玛艾玛…记忆的片花出来了…满足乃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