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75】不服者死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75】不服者死

几个有野心的,其实都蛮赞同这个建议。 毕竟,只要能暂代掌权人的位置,就能逐渐控制整个家族的产业,只要从这丫头手中拿到爱丽丝交到她手上的东西,就彻底掌控了整个家族。 想都不要想,你们以为本小姐是光绪,会允许有个慈禧太后在头顶上撒野?还是认为本小姐是顺治,身边还有个摄政王多尔衮钳制着? 听得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欧阳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儿上依然笑意谦和。 不知道李凭何时吩咐人给欧阳倾搬了把椅子,然后她淡然入座。 渐渐地,讨论得火热起劲儿的声音消停了下去,因为,他们发现欧阳倾根本没把他们的意见当一回事儿。 你看她现在,双腿交叠,随性地坐着,手上端着杯红酒慢慢品,眸光散漫地看着他们。就像——在看一群猴子! “说够了吗?”。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的时候,欧阳倾才漫不经心地问道。 ……里面的人一片默然,你都没表态,光我们说有个屁用? “啪嗒…”仰头喝完了最后一滴红酒时,拿着杯子的手很“不小心”地捏碎了杯子。 ……! 众人的小心肝儿都在颤抖好不好?看着不温不火,似仙似妖的女子那纤纤玉指就那么轻轻一动,多么高档的酒杯啊?就吧唧吧唧碎了。 就算他们这些大男人,也做不到吧! “啊…不好意思,这酒杯质量太差了。”欧阳倾笑着扔掉手上残留的碎片,然后吩咐李凭道,“以后庄园里换一批酒杯,这些中看不中用的都处理了吧。” 众人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她的话听成了另一种意思:以后安东尼—李家族换一批成员,这些没用的东西都杀了吧。 红果果的威胁!红果果的威胁有木有! “欧阳倾,对于大家的提议,你怎么看?”布鲁诺戴着个眼镜,看起来颇为斯文。看向欧阳倾那白皙纤细的右手,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不是垂涎,是下意识地害怕。 这丫头,关键时刻来这么一手,到底是吓唬人,还是真有本事? 他们手下能人异士也不在少数,只是,百密一疏,谁不担心自己的小命儿那是假的。 “我只有一个看法,希望在大家走出这个大厅的时候,能称呼我为掌权人或者大小姐。”那吐着艳气儿的唇,说出来的话却毫无商量的余地。 “你什么意思?”布鲁诺皱眉,这丫头怎么这般不识抬举? 他们今儿个召集这些人来,可就是要罢免了她继承人的身份。如今本来想给她一个台阶下,她倒好,还蹬鼻子上脸了。 敢情她有点儿本事就了不得了,不知道这世界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欧阳倾撇撇嘴,她只是想早点了结安东尼—李家族的事情而已。 “欧阳小姐,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威胁我们吗?”。一个中年男人站出来,不满地看着欧阳倾。 欧阳倾刚想问,这位又是谁,男人又开口道,“还是我来自我介绍吧,我叫奥森—布莱特,安东尼—李家族旗下中亚地区的ceo,管佬亚那一片安东尼—李家族的产业。” “哦?布莱特丈夫辛苦了。你的工作能力,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那么,能否告诉我,你今天来到安东尼—李家族的目的。”欧阳倾觉得,这个男人不像是站在安东尼—李家族那群蠢货一边儿的啊。 “我只是希望,安东尼—李家族有一个优秀的决策者。”爱丽丝夫人是他崇拜的女人,但是,这不会是他顺从欧阳倾的理由。 他只是希望,老夫人打下来的天下,不要轻易败在一群利欲熏心的人手里。 “ok,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不用怀疑,本小姐就会是最优秀的掌权人。”欧阳倾起身,对男人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希望欧阳小姐不要食言。”奥森—布莱特点点头,大步走出客厅。他很忙,没空管他们安东尼—李家族内部的斗争,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行了。 “奥森,你怎么能!难道你相信,一个小丫头,真的能管理好这么大的家业?”有人恨铁不成钢,以为奥森—布莱特是怕了欧阳倾的威胁。 走到门口的奥森回过头来,看向那人,幽幽地说道:“我不是相信欧阳小姐,而是相信爱丽丝夫人。她半生执掌安东尼—李家族,从来没有做出过一个错误的决策。”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男人一拍脑袋,也走到欧阳倾面前,对欧阳倾虚行一礼,“掌权人好,我是……啊,喂,你干什么?” 男人的聒噪超过了人的忍受极限,他是被烈火如歌提着衣领扔出去的。 “父亲,我们要怎么办?”见已经有认了欧阳倾这个掌权人,李斯宇看向自家老爹。 “静观其变。”布鲁诺送了四个字给自家蠢儿子,心里暗暗骂道“沉不住气的东西”! “可是…”李斯宇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布鲁诺一个眼神阻止了。 难道,这小子以为他不想阻止吗?他巴不得一枪崩了欧阳倾那个死丫头。只是爱丽丝那个老太婆不可能让人轻易杀死她的孙女儿。瞧瞧小丫头那肆无忌惮的样子,分明是有恃无恐! “哼,反了反了,黄毛丫头也敢威胁我们。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一个小丫头当安东尼—李家族的掌权人的!” 眼见着有人出去了,另外一些人开始坐不住了。 男人算是安东尼—李家族的家臣,为安东尼—李家族工作两代人,手里握着一些实权。他坚决站在李斯舟父子这边,自然不会同意一个外来人掌权。 “你算什么东西?” “我虽然不算什么东西,但是安东尼—李家族的股东大会,也必须有我一票!”男人态度强硬,看向欧阳倾的眼神里都带着轻蔑,“女人,终究不过是男人胯下的玩物,我看小丫头还是趁着年轻漂亮,找个男人伺候得好。” 却…只听得—— “砰”的一声,子弹正中男人的眉心。瞪大了眼睛的男人,死都没想到,第一个出头的后果,竟然是这样。 所有人的看向开枪的人,没想到他敢公然在安东尼—李家族的宴客厅里面杀人。 “侮辱大小姐者,死。” 李杰吹了吹冒烟的枪口,唇角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然后,恭敬地把枪呈递到欧阳倾面前。 “你们这样公然杀人,到底眼里有没有法律!”有人开始害怕了,那一枪,来得太快。 “就是,这样草菅人命的人,不配当我们安东尼—李家族的掌权人!” “砰”又是一枪,又一个人应声倒地。 “不服者——死!”这一次,开枪的是欧阳倾。 那吐着艳气儿的唇,说出一个“死”字的时候,犹如地狱使者,锁魂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