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62】不祥之感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62】不祥之感

于是,在欧阳倾尚不知道的情况下,烈火如歌已经带着碧水青茗,强行跟着扁中骏前往y国了。 这厢,欧阳倾已经把地龙血宝收入囊中了。如今,就等着碧水青茗入药的她每天特别清闲,除了给凌以寒施针,就是找老头儿练练手。 从最开始的单方面被虐,到后来也能过上几招了。不得不说,有老头儿这样的高手指导,欧阳倾的武技与功力提升都非常迅速。再一次让她意识到有师父与没有师父的区别。虽然老头儿只是看在自己是他家少主的徒弟的份儿上加以提点,说是免得丢了他家少主的脸,实际上,他非常的尽职尽责,与教导自己的徒弟无异。 所以,欧阳倾这两天对他的态度也特别好。 “无踪前辈,其实,你所修习的,不是古武吧?”这是欧阳倾疑惑了很久的问题。 老头儿修习的分明就不是古武,倒像是,术法…再连想到雪沧澜竟然能让自己的一缕神识幻化成人…原来,古武真的不是武之最高境界吧? “哈哈,古武可能对于你们来说很厉害,但是,在我们看来,不过蝼蚁。小丫头,你颇具天赋,修习的功法也与一般古武不同,倒好像是在为修仙打基础,想必,我家少主也是有意要引导你修仙的。只要你好好融合了少主的那一份力量,实力达到武者的最高境界,再按照他的指导,自然可以筑基成功。” 老头儿一直以为欧阳倾的功夫都是雪沧澜授予的,所以自然认为雪沧澜已经为自己的小徒弟打算好了。他指导欧阳倾的时候虽然不藏私,却也不敢逾越,什么都去教少主的徒弟。毕竟,每个人修炼的功法不同,修炼的方法也不尽相同。 “哦,这样啊。”欧阳倾漫不经心地接话,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因为,她的一生,不会浪费在追求武学的最高境界上面。 她想要实力,也不过是为了避免将来某一天的灾难。她不想到了万不得已与前世家族对上的时候,连自己现在的家人都保护不好。(咳咳,可怜的陌少,您被遗忘得好彻底。) 正在此时,苏浅带着诺诺小姑娘来找欧阳倾。 “欧阳。”诺诺小姑娘软软地叫了一声。 诺诺小姑娘跑过来抱欧阳倾的腿,苏浅站在一旁笑看。 “怎么了?”欧阳倾一把抱起诺诺小姑娘,再看向苏浅。 苏浅知道她这两天在与老头儿切磋,一般不会带上诺诺小姑娘来打扰自己。这个时候,又不是吃饭的点儿,她出现在这里,肯定有事。 “前厅来了客人,指明要见你。外公让我来问问你,见是不见?”苏浅解释道。 那人,怎么说呢?苏浅觉得蛮有趣咧!扁医生明明是去上门求药,结果药没求到,倒是被人强迫着带回了哈伊庄园。那个男人,长得还蛮好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坏心思。扁医生说碧水青茗如今在他身上,所以也不得不把人给带回来。 那人要见到欧阳才肯交出东西,被无数支黑洞洞的枪口抵着,却面不改色。穿者打扮看起来更像古代的风流公子,苏浅想,这人应该与欧阳是旧识。于是,与外公商量,都觉得还是先看欧阳的想法再做决定。 “哦?这个客人,看样子很重要?”一般的客人,应该不会知道欧阳倾的存在。更何况,一般的人,哪里需要咨询她的意见,凌延森绝对会以“不打扰到邪医”为名而冷淡地拒绝。所以,这个客人,应该是个重要人物,甚至,非要见到她不可! “他…他身上有碧水青茗。”咳咳…很明显她家外公存有私心了撒。如果这个男人没有碧水青茗,他大可以直接把人赶出去,或者说,根本就不会让他进入哈伊庄园。 哦,原来是有碧水青茗呀。 欧阳倾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那确实有不得不见的理由。 只是,碧水青茗不是应该在三爷爷那里么?难道他猜到是自己在这里,所以才一定要来见她?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在世俗界,确实极少有人知道碧水青茗这种东西。可若是三爷爷亲自来了,那他见到如今的自己会有怎样的反应? “外公说,你或许认识那人。”其实,她外公的想法是——那个年轻人很有可能是欧阳的情人,欧阳对人家始乱终弃,所以人家千里寻妻来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苏浅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消化了,还是不告诉欧阳得好。 “既然这样,那就见见吧。”很有可能是三爷爷,她没有理由不见。 可惜,在见到来人的时候,欧阳倾才没忍住想翻白眼。 为什么在之前没有问问是什么人要见自己呢?哪里是三爷爷了,分明就是烈火如歌那货! 在欧阳倾愣神的同时,烈火如歌也愣了好吗? 虽然有心理准备欧阳倾那死女人应该把自己伪装成了个男人,可也没必要伪装得这么彻底吧? 连喉结都有了! 不过,这还不是他揭穿她的时候,外人都在场,她这般打扮,显然不想别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烈火如歌,怎么是你?”欧阳倾开口就是质问。第一反应就是这货应该告诉了欧阳傅自己现在的处境。对他,自然就没了好脸色。 “你还好意思问?出事了之后你就失踪了,老子满世界找你,你倒好,还躲到这么个鬼地方逍遥快活来了?你是不是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的?”烈火如歌简直就想指着鼻子骂这个女人了,她是想用完了自己就撂挑子不成? 在缅国失踪,难道就不知道他会担心?其实,不光是烈火如歌,云崖暖也在暗地里寻人好吗? “额…”被人这样劈头盖脸一顿骂,欧阳倾这辈子绝对是第一次经历。她忽然想到了那次她在医院里醒过来,阮熹微一直心肝宝贝儿地叫着,没责备过她一句。而欧阳爸爸一进来,虽然对她说话有些冷硬,眼睛里却不乏关爱。 再看烈火如歌,虽然确实是在骂自己,可他的担忧,她岂能还不明白? 重活一世,有了亲人,有了更多的朋友,还有… 这一世,她收获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 可越是得到,越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到底是什么呢?欧阳倾心里突然一阵不安,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朝自己靠近。 另一边,凌老爷子还给苏浅递了个“看吧,姜还是老的,老子猜对了,欧阳果然对人家始乱终弃了”的眼神,让苏浅颇为无语。 一时之间,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异样的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