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60】上门求药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60】上门求药

欧阳倾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不过是进阶成功,精神力大增的同时,灵魂波动过大,前世家族就已经用秘法探测到了她的灵魂所在。 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浑身上下都舒畅了,整个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充满了力量。完全的因祸得福有木有? 其实,她不知道,老头儿刚刚给她疏导内息的时候,就暗地里帮助她去融合体内不输于自己的那股力量。如若不然,光凭她自己,恐怕天赋再高,也不可能一下子进步如此神速。 反正,老头儿输入欧阳倾体内的力量误打误撞加速了她对雪沧澜留下的力量的融合,现在五脏六腑的震伤也被修复好了,她还能说什么? 她前世对古武并没有怎么用心去学习去钻研,偶然得到天仙正医,不过是缘分,如同天上掉下的馅儿饼。所以,其实她对古武并不非常了解,毕竟只在古武界生活过几年,所有的了解都来自于藏书楼里的古籍。有的东西,其实是需要老师来普及的,她刚好缺少的就是一个教给自己基本常识的老师。 说起老师,欧阳倾就想起了欧阳傅。那个老人,从在前世家族作为她的启蒙老师,到世俗界这一世的中医学导师,都给了她莫大的帮助。 她真的应该为他做些什么吧。至少,让前世家族的那些人明白,老师的选择并没有错!欧阳家的三长老,原本该是什么样子,就会是什么样子。家族凭什么剥夺他的毕生武学,凭什么废掉他的双腿? 她,会为他讨回一个公道! 这厢,远在华夏京城的傅阳(欧阳傅)教授家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傅教授,冒昧打扰您,真是抱歉。”男人原本坐在沙发上,见到被推进来的傅阳时,立马起尚规中矩地朝他鞠躬道歉。 “听说,你是神医扁鹊的后人?”扁中骏的名字,他倒是听过,中医界的青年才俊。在世俗界生活多年的傅阳,参加过不少中医学术研讨会,与这个扁中骏也算是有几面之缘。 只是,一直没有深入交谈过。这一次听说扁中骏来拜访,他也有些惊讶。不过,又能理解。 经常有些对中医感兴趣或者搞研究的人会来拜访他,找他探讨一些问题,根本不足为奇。 “我只不过是恰好出生在了扁家而已。”扁中骏如果在别人面前,或许还觉得自己的家世值得炫耀,可在傅阳,这样一位他崇拜的中医界神话一般存在的人面前,他那点儿背景算得上什么? “呵,现在的年轻人,稍有成就都会感到沾沾自喜,像扁丈夫这样不仅有成就,还有良好的家学渊源的就更是了不得了。可如同扁丈夫这般谦逊,实在难得呀!”在世俗界待久了,客套话也都学会了。老古板如欧阳家的三长老,如今也学会了与人虚与委蛇。 “傅老如此夸奖,中骏愧不敢当,我是小辈,您叫我中骏就好。”扁中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欧阳傅拉近距离。 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完成任务,而是能够与自己崇拜的人探讨探讨中医针灸推拿之术。 “喂喂喂,套近乎不要做得这么明显好吗?”。原本站在一边的男人吊儿郎当地开口。 扁中骏一愣,这才注意到刚刚替傅老推轮椅的人。他本以为是个傅老家里的看护,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确实有些好笑了。 一头火红的长发,一身火红的长袍,偏偏配上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男人!非常不可思议的存在好吗? 这般耀眼的男子,怎么可能是个看护?并且,这位敢在傅老与客人谈话的时候插嘴,就足以说明他身份的不俗好吗?又或者,人家是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但是,他又不信傅老这样德高望重的中医学术大师会纵容家里人这样做。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了。这个男子,恐怕和傅老交情匪浅,不能轻易得罪。 “这位是?”不知道如何称呼,扁中骏只有看向傅老。 “他…”欧阳傅一愣,他也不知道怎么介绍了好吗?难道他要说这是古武界烈火家的少主烈火如歌? 按照烈火如歌在古武界地位,他的身份是不能随便向外人透露的。 “你好,我是傅老徒弟的朋友,烈火如歌。”烈火如歌也没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不过是点头示意而已。 他可不像云崖暖那小子,会在外面装成温文尔雅,对谁都温和有礼的样子。反正,他看不上这个什么劳什子的神医扁鹊之后。 “徒弟的朋友?”扁中骏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来,傅老会对自己一个徒弟的朋友这般礼遇还任由他打断自己的话吗? “你好像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烈火如歌挑了挑眉,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 “啊,不,没有,你好,烈火丈夫。”自然知道对方没有要和自己加深认识的意思,扁中骏也没有自讨没趣地去握手。 “傅老,我看他呀,多半是有求于你,话都不怎么会说了。”烈火如歌侧头对欧阳傅说道。 其实,他会在欧阳傅这里,也是为了查探欧阳倾的下落。自从上次在沧澜帝陵分开后,就没了欧阳倾的踪迹。他总不能为了这个专门回古武界去找自家娘亲使用巫族秘法。所以,只能到欧阳傅这里来,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联系上欧阳倾。 欧阳傅以前与烈火家的少主交集也不多,但是,自从得知自己如今收的小徒弟就有可能是曾经的大小姐时,莫名的对烈火少主就亲近了不少。毕竟,他是大小姐的朋友不是吗? 只是,大小姐如今下落不明,他也着急。原本打算与烈火商量着要不要去一趟欧阳家,问一问欧阳倾的家人知不知道她的下落。可还没出门,就遇到了上门拜访的扁中骏。也难怪烈火如歌对扁中骏的态度不好。 “扁丈夫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老夫素来不喜和人绕弯子。”欧阳傅如是说。 “既然如此,那中骏就直说了。”扁中骏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被烈火如歌这样一语道破他的来意,这么不给人面子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是这样的,我是替人跑腿,想向傅教授求一样东西。” “哦?不知道老夫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扁丈夫上门相求?”欧阳傅不动声色地看着扁中骏,他确实有些好奇,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惦记。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废掉的双腿,落寞之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