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54】妖蓝其人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54】妖蓝其人

此人是谁? 来头,确实不小,是e国黑手党五大家族的领头家族杰诺维斯家族掌权人安东尼奥—杰诺维斯的养子—— 妖蓝—杰诺维斯。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直发垂到腰际,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细看,妖蓝的俊美,更像是黑暗中的魔王,让人不敢直视。 彪形大汉显然还没有完全免疫自家少爷的美色,在看到他这副样子,依然会有片刻的失神。倒是男人,仿佛早就习惯了旁人如此。 “说吧。”男人慵懒地枕着自己的右臂,看向彪形大汉,示意他开始汇报情况。 “道上的消息,凌帮在全力寻找一个叫地龙血宝的东西,估计是一味药,能治好凌帮少主的那种。现在有多方人马都在寻找这东西,我们要不要也派人…”大汉一直以为,他家少爷让自己密切注意凌帮的一举一动,就是为了分一杯羹。 谁不知道,若是凌帮少主出事,凌帮就基本上没了主事人。凌延森,毕竟年事已高。 “你以为,凌以寒出事,凌帮就真的会群龙无首吗?”。男人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难道…不是这样吗?”。大汉被他的笑惊艳了下,却在听到话时,一愣…他确实是这样以为的,而且道上的人不都是这样认为的吗? “呵,你当凌延森是死人吗?”。蓝色的眸子里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这一次,原本凌以寒是不会出这么大的状况的,不过,他在里面添了一把火而已。因为,凌家,曾经有恩于她。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必报,凌家少主出这么大事儿,凌延森要是求到她头上,她一定会帮忙的吧? 所以,凌家这事儿,越闹越大,本来他就横插了一脚,想要的,不过是那人的一点消息而已。 亲爱的姐姐啊,不要怪我,我只是,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而已。 “凌延森虽然厉害,可,毕竟老了。华夏不是有句话叫做”廉颇老矣“吗?”。大汉不明所以。 “那你没听过华夏还有句话叫做——姜还是老的辣吗?凯德,你太幼稚了。”妖蓝换了个姿势,左腿交叠着右腿,“凌帮没了凌以寒,顶多是乱上一阵子,伤不了根本。” “可是,凌帮就这一个继承人。凌以寒若是死了,凌延森后继无人,凌帮瓦解,不过是迟早的事。”他确实无法理解。 “一个继承人?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凌帮几年前出了位大小姐?”妖蓝还是显得漫不经心,他不是刻意去留意这位大小姐的。不过,她突然出现,引起了妖蓝的好奇之心罢了。 或者说,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人,其他人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了。 “那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能成什么大事?”说起凌帮大小姐,艾伦颇为不屑。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还不姓凌,据说是养在深闺里的娇小姐,有什么用? 男人,特别是有点儿本事的男人,大多不把女人放在眼里。认为,她们不过是男人一时兴起的玩物,生儿育女的工具,亦或是,附属品。 “不要小瞧女人,别忘了,你在女人手上可是吃了不少亏。” “哼,瓦伦汀娜那个贱人,若不是有教父替她撑腰,老子早晚要把她卖到会所去!”提起他在女人手上吃过亏,艾伦就恨得牙痒痒。 瓦伦汀娜是安东尼奥教父的小情人,平常颇为受宠,因此,对他们这些下属,经常指手画脚,盛气凌人。 “等你有那个本事再说吧。不要把所有女人都想成瓦伦汀娜那样的贱人,凌家那位,来头不小,不要随便去招惹人家。就算见着了,也最好客气点儿。不过,我倒是建议你去看看那位小姐,否则,你这对女性的偏见,迟早会使你的某些兴趣扭曲。”据调查,那个叫苏浅的小女子,确实是个蛮有趣儿的人,值得相交。 “少爷,你不要开玩笑好吗?那位若是真有您说的那么好,那您为什么不去?”艾伦反驳,却又突然瞪大了眼睛,“少爷,您,您不会是看上人家凌家的大小姐了吧?虽然看起来确实长得漂亮,可,她好像已经是三岁孩子的妈妈了。您…” “嗯?说下去。” “您还真是重口味儿啊。”好似恍然大悟,“难怪您这么关注凌帮少主的伤势,原来,不是想趁机分一杯羹,而是,想趁火打劫人家的妹纸啊。” 说完,艾伦还摆出一副“我知道您用心良苦”的神色。不过心里却着实感叹,自家少爷可真是——用心险恶啊! “我看你是小言情看多了吧,这么会脑补!”妖蓝笑都不想笑了,对于这种只长个儿不长脑子的熊孩子,他只能在心里翻个白眼。 他想的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任何人,休想亏得他一点真心。 “行了,继续盯着凌帮的一举一动。最好,找出近期有什么人进入过哈伊庄园,与凌延森走得比较近,男女都不要放过!” 他不敢百分之百肯定,现在的她究竟是男是女。 “是。” 这厢,哈伊庄园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儿,把armani的衬衣当成破布穿。雪白的胡子,乱七八糟地挂在脸上,让一张脸已经看不清原本的形状。 诺诺小姑娘是个善于发现的孩子,竟然又是她第一个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 “老爷爷,您是谁?”对于家里突然多出一个偷吃妈咪专门为她准备的点心的糟老头,诺诺小姑娘是既生气,又好奇。 生气,因为那是妈咪专门出去买的。 咳咳,不要以为是苏浅做的,因为她做不出来,没那么贤惠。 “嘿嘿,小姑娘,这点心不错。”抓着一块朱古力蛋糕,老头儿笑眯眯地诺诺小姑娘挥了挥手,像是在打招呼。 “您吃的,是我的点心!” 小姑娘怒目而视,朝着老头儿吼。她不高兴了,这儿老头儿,太不自觉了! 她这一声吼,倒是把刚要去大厅吃饭的欧阳倾给引了过来。 这下,刚巧与老头儿来了个面对面的欧阳大小姐,惊呆了好吗?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朝着对方惊道。 题外话 某人,也算是千呼万唤死出来了…

下一篇   【055】投降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