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48】突发奇想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48】突发奇想

凌以寒的醒来是必然的,在欧阳倾第二次为他施针之后,他的手指动了动。 欧阳倾并没有看见,因为她有轻微的洁癖,每次用完她的宝贝银针,都会去消毒。不过,这次施针过程并没有回避苏浅和她的小女儿诺诺。 于是,凌以寒手指动的时候,被诺诺小姑娘意外发现了。 “妈咪,以寒舅舅在动。”一见凌以寒的手指动了,诺诺小姑娘立刻欢乐地叫自家妈咪,并且用自己肥嘟嘟的小手去扯她以寒舅舅的手,几高兴哦。 凌以寒最亲近的人,不是凌延森老爷子,也不是小表妹苏浅,而是小外甥女诺诺。他出事,被人带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肉模糊,把小姑娘给吓得,整夜整夜睡不着,东西也吃不下。到了晚上,她非要以寒舅舅,要和他睡。苏浅没办法,把她带地下室来,在凌以寒病房隔壁房间住下。 她睡不着,依偎在妈妈怀里。困了,眯一小会儿,然后突然睁眼,眨巴着眼睛看自家妈咪,然后问“以寒舅舅呢”或者问“妈咪,以寒舅舅醒了没”。还经常做噩梦,惊醒了就要跑隔壁看一次凌以寒,她妈咪教过她看心电图。看到心电图显示还算正常,她才安心地回去偎苏浅怀里。 所以,这会儿,她确实很高兴。 “欧阳,你快来看看,表哥是不是快醒了。”苏浅就要去拉欧阳倾,她也是蛮激动哇。毕竟,外公老了,表哥才是整个凌帮的支柱,他要是再不醒,这偌大的家业,能撑到几时? 更何况,这个表哥待她是真的好,相处几年,也有了一定的感情。虽然,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几个还是没法儿比。 听苏浅这一喊,欧阳倾没搭理,而是慢悠悠地为自己的银针消毒,然后收拾好。用干净柔软的毛巾,擦拭自己的手,一根一根的手指,擦得干干净净,一滴水不留。 搞完这些,才回身儿走到病床前,掀起眼皮子瞥了眼床上的男人。 “嗯,确实有清醒的迹象。”他的眼皮在跳,呼吸,比昏迷的时候,深了一些。 “给他接杯温水,躺了几天了,这嘴唇干的。”欧阳倾指挥苏浅,自个儿却心安理得地坐下,左腿压着右腿,离床边儿有一段距离。看着床上的人,她在想,这个男人醒过来,那双眼睛会有怎样的神儿。 艳丽无双? 好像不太可能,她见过少年凌以寒,人不大,眸子却阴鸷得吓人。 可,这回不一样。 第一,他昏迷了这久,如梦初醒,应该会加上一点本能反应。 第二,他现在这么虚弱,眼睛里,会不会放软? 前者,她蛮期待。后者,更期待。但,心里也明白,这样的男人,软不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凌以寒眼皮子上下跳动了几下,然后,悠悠转醒。 病床前,欧阳倾眼睛瞪大,想要看仔细,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诺诺小姑娘也瞪大了眼睛,她是纯粹惊喜。苏浅呢,按照欧阳大小姐的吩咐,端了杯温水,也看着床上人,眼里也露出些许期待。 要醒了哇! 男人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有一小咪咪的不适应。眼睛眨了眨,可是… 他竟然没有半分迷茫? 他怎么可以没有半分迷茫! 欧阳倾不解,这个男人,值得研究!他竟然在睁开眼,适应了光线的一瞬间,身体就做出了最自然的防御姿态。从上到下,伪装到眼神儿,太他妈不可思议了! 这男人才妖怪咧,欧阳倾抿唇,有了一丝儿笑意,不甚明显。 根据人体正常的生理反应,人在沉睡之后,睁开眼那一瞬间,眸子里的神态应该是犹如初生的婴儿一般纯净的。可是,这男人也不知道受过多少训练。竟然能在睁开眼的瞬间就反应敏捷,若是我要暗害他,恐怕还不那么容易咧! 许是欧阳倾露了情绪,凌以寒第一个看向的就是她。目光清冽,锐利,仿若草原上的狼。 她想,这肯定是因为她是这病房里唯一陌生的气息。不过,咱们欧阳大小姐大大方方地对上男人的目光,不躲不闪,更不惧。 “表哥,你醒了。”眼见着气氛往诡异了发展,苏浅出声打破了宁静。 谈不上多么上扬的语调,却的的确确涵盖了关心与愉悦在里面。 “以寒舅舅,你终于醒了。”诺诺小姑娘不甘落后,小脑袋往床头凑。 凌以寒见了俩熟悉的面孔,眼睛里的锐意稍减,特别是在看见诺诺小姑娘时,诡异地柔和了一下。 他试图说话,可张了张嘴,实在说不出来。嗓子沙哑的厉害,唇干裂得也厉害。 “先用棉签沾水给他润一润唇,然后喂他喝两口水,不能多喝,润润喉咙就好。”已经看到男人的神态变化了,欧阳倾又觉得自己忒无聊了。 最主要的还是,她昨儿做完手术休息好了醒来,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又涨了不少,心里一高兴,什么兴致都来了。 欧阳倾说什么,苏浅照做。 说喝两口,就真的只喂了两口。索性凌以寒不是别人,性子阴冷,却藏在骨子里。不过,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的不男不女的人是谁? 浅浅怎么这听她的话? 一点都不科学好吗? “这位是?”凌以寒第一句话问的,竟然是欧阳倾。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王不见王吗? 他们俩曾经属于同一个领域,黑道。 一个是黑道上统领一方的王者,另一个却是掌握人生死的王者。 “往大了说,她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邪医,你可以叫她欧阳。往小了说嘛,她是表哥你的救命恩人,你也可以叫她,嗯——恩公吧。”苏浅也是拐,她突发奇想,竟然想撮合自家表哥和欧阳。 想想,一个是黑道上杀人不眨眼的凌帮少主,另一个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邪医,分分钟救人于生死间。他们俩要是双剑合璧了,可不就圆满了? 再说了,要是表哥以后受个什么伤的,有了欧阳这么个媳妇儿,还用得着担心吗?这简直就是,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受伤了好不好? 噗…浅浅姑娘,你这么用心良苦,你嫡亲嫡亲的哥哥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