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42】凌以寒危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42】凌以寒危

“是,大小姐。” 见欧阳倾进了会客厅,玛丽也不再装傻充愣了,立马恢复了以往的干练,手脚利索地退出去端了两杯黑玫瑰上来。 欧阳倾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又让李斯诺坐在自己旁边。 “你尝尝,玛丽煮咖啡的手艺不错,伴有莱姆酒的黑玫瑰更是我的最爱。”漫不经心地用汤匙搅动着手里的咖啡,根本没有看过这会客厅里的另一对父子。 她前世也有喝过哦,不过这个咖啡的美味与否,很大程度上在于煮咖啡的人的技术。不得不说,玛丽绝对是一煮咖啡的人才。谁都想不到曾经好莱坞世界巨星争相追捧的造型女王,竟然还是一位高级咖啡师。 “是不错。”端起面前的咖啡,李斯诺优雅地品了一口。再次看向欧阳倾,眸子里升起一股复杂的情绪。 别人不知道这煮咖啡的人,只以为她不过是这宅子里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仆。而他,却是知道的。玛丽是姑奶奶的贴身女仆,从来不会服侍他人,跟着主人出行,也受到家族众人的巴结尊重。虽然,这大多的尊重是看在姑奶奶的面子上,可这位是真的有本事。不想,如今这位漂亮表妹却让她破了例,着实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啊。 旧仆欺新主的情况屡见不鲜,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来这里不过两天,让所有仆从对她毕恭毕敬。 不过,转念一想,她不也三言两语就说服自己了吗?那么,让这些仆人打心底里臣服又有什么困难呢? “欧阳小姐。”被晾在一边的雷德见了这边两人的互动,差点捏碎了手里的咖啡杯。 这女子,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那般软弱可欺!他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又在老夫人手里做事,别的不说,看人的水准还是有的。从她一进会客厅开始,自己有意无意释放的威压,人家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一个吩咐,一个转身,做的是漫不经心,毫无顾忌。 就好像——旁若无人。 “嗯?这位是?”下巴微微扬起,目光水润盈盈,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恰到好处的疑惑,懒洋洋的声音。 看似终于注意到了会客厅里还有别人,实则是完完全全的漠视,戏弄。 这绝对是红果果的羞辱! 她凭什么这般有恃无恐?难道以为得到了区区一个李斯诺的支持,就真的能一手揽下整个拉斯维加斯的势力么?到底是年轻气盛,还是胸有成竹? “不是欧阳小姐要我来的吗?”。生生压下心底的怒气,雷德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心平气和一点。可惜,那多年形成的高傲和对欧阳倾这个小姑娘本能的轻视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雷德—克洛斯?”水眸睁大了一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对面的中年男子,还有他身边的小子。 “据说华夏乃礼仪之邦,作为华夏欧阳世家的大小姐,这样地怠慢客人不觉得有些失礼么?”他有些拿不准和欧阳倾说话的态度,想要严词指责,又说不出口。 不是因为不忍心,而是不敢! 没错, 就是不敢! 欧阳倾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无形之中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分明看起来漫不经心地目光,却让他觉得自己就好似随时可以被碾死的蝼蚁。 到底是世家长大的孩子,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和尊贵不凡。若说他是枪林弹雨中打出来的气势,而欧阳倾身上的却应该是世世代代的积聚和耳濡目染。果然是只能为奴为仆么?即便他再怎么努力! “我很失礼么?”欧阳倾低语,似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询问。 “难道没有吗?听汤姆说欧阳小姐要见我,我放下手里所有事物赶过来,却不想欧阳小姐…难不成,欧阳小姐是还没坐稳那个位置,就想给我们克洛斯家族一个下马威吗?”。雷德的话语句句指责欧阳倾的傲慢无礼,想要试探一下眼前女子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我有问你吗?”。欧阳倾把头一偏,连个眼神都不肯给雷德,而是转向李斯诺,“嗯?斯诺表哥?” 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媚态,让李斯诺微微有些失神。这丫头,似乎长得太邪门儿了一点。他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见过,今天竟然对一个与自己还有血缘关系的表妹生出了那种感觉。 他不是好色之徒都低挡不住她随意流露出来的美,简直是勾魂摄魄。更惶让,那些对美色根本没有抵抗力的人呢? 忽然,他觉得自己有了一项重任,就是保护这个妹妹不被其他男人染指。艾玛,这个责任,真心太伟大了有木有?他这么好的哥哥,她要去哪里找? 越想,李斯诺越自我膨胀。 甚至于,对欧阳倾的话郑重地答道: “表妹怎么会失礼呢?失礼的是克洛斯丈夫吧。表妹是什么身份?老夫人钦定的继承人!可是,听说,克洛斯丈夫的儿子竟然敢肖想安东尼—李家族继承人的美色,难不成,克洛斯家族根本没把安东尼—李家族放在眼里,没有把爱丽丝夫人放在眼里?汤姆之前的失礼行为,雷德非但没有道歉,反而是赶走了儿子来了老子吗?”。 雷德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李斯诺却是又慢悠悠地继续道:“雷德,你是当我安东尼—李家族无人,还是当我表妹柔弱可欺?” 既然她要借他的势,他就给她借好了。反正,表哥都喊了,他一满足了。(咳咳,亲爱的斯诺少爷,咱就这点儿脾气?) “我看是斯诺少爷想要欺我克洛斯家族无人吧?”即便李斯诺是跟在爱丽丝夫人身边的人,这几年在拉斯维加斯又做出了些业绩,雷德却依然没有怎么把这个在安东尼—李家族没有根基的少爷放在眼里。 以前是猜测他有可能被选为家族继承人,看在爱丽丝夫人的面子上给他三分颜色。否则,就凭他,想要在拉斯维加斯做出业绩不受排挤,根本就是笑话。可惜,现在突然冒出来的爱丽丝夫人亲孙女成了下一任掌权人,那可就没他李斯诺什么事儿了。 “克洛斯家族,本来就是我安东尼—李家族一手创造,听命于历代家主。克洛斯丈夫这是翅膀硬了,就想奴大欺主吗?”。李斯诺冷笑,今天要是不给雷德这老家伙一个教训,恐怕还真会成为表妹回本家夺权的一道阻碍和最大的变数。就是不知道家族里那些吃里扒外的东西有没有找上他。 “哼…以如今克洛斯家族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必要听命于人,更何况,爱丽丝夫人直接指定的这位继承人还是个…女子,就算作为下属,我克洛斯家族也有择主的权利吧?”他本来想加一些修饰语,又想到面前的女子其实和资料上查到的相去甚远。所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又有什么本事,其实他根本就不了解。说话的时候,也不得不忌惮三分。 “哦?你当真以为整个拉斯维加斯乃至整个m国都是你克洛斯家族的天下了吗?”。克洛斯黑手党在m国确实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却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强。不过是安东尼—李家族黑暗中的那只手一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强大到不受制约? “我知道斯诺少爷与凌帮少主交好,可是,你确定最近凌家少主有那个闲工夫来帮你吗?他恐怕已经自身难保了吧?” 他收到消息,凌家少主身受重伤,生命垂危,现在正在凌家的私人医院秘密治疗。如果没有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邪医相救,恐怕是必死无疑。 说起邪医,他如今已经上了世界黑道悬赏榜第一名了,有人出天价找他,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凌帮的人。可惜,再怎么找,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说不准早就死在哪个旮旯了。凌帮帮主垂垂老矣,若是少主这次死了,他可是准备把势力发展到y国去,也正好去捡个好处,凌帮的那些生意能吞下多少是多少。 凌帮是亚洲第一黑帮,华人黑道之首,谁不肖想? 把雷德眼里的贪婪尽收眼底,欧阳倾牵起了唇角。这等不自量力的东西,竟然还敢打凌帮的主意,简直是自寻死路。 不过,凌以寒生命垂危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我的大小姐,您不是没收到消息,是您已经好久没登陆过自己的网站去接客了吧?适应了欧阳倾的人生,慢慢地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是黑道邪医。 如今在那个私密网站,挂单的人都已经可以挤爆整个网站了。最主要的是,邪医曾经留给凌老爷子的独特联系方式里,已经写满了紧急求救的邮件。只不过,某些人这些日子的心思都不在上面才不知道而已。 “那你恐怕要打错算盘了,谁不知道邪医当年欠下凌老爷子的人情,放了话凌家人免费救三次。如今,以寒受伤,邪医怎么可能见死不救?你的消息,未免太闭塞了吧?还把自个儿当一回事儿,不过是我安东尼—李家族掌权人手中的一条狗而已。” 不得不承认,李斯诺这张嘴,确实有些恶毒。听到最后一句话,雷德给气得鼻子都歪了。说了几个“你”字,愣是没说出个然后来。 最后,只听得欧阳倾清冷的声音响起: “既然克洛斯丈夫来了这里,就先住几天吧,免得说我怠慢了客人,失了礼数。” 随着话音,欧阳倾站起了身子,明显不想再待在会客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