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41】下马威啊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41】下马威啊

欧阳倾对李斯诺固执地要让自己叫他表哥的行为表示不解,李斯诺心里也为“表哥”身份被人捷足先登一事表示不爽。 于是,车内的气氛更加诡异了。老太太的别墅,也就是一座巨大的庄园,在整个贵族别墅中独占鳌头。宾利驶入庄园,大概还要二十分钟的车程才真正达到别墅,可直到下车,两人都没再说过一句话。 “小姐,您回来了。”正在专心修剪花圃的“园丁”莱恩在见到欧阳倾几人回来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恭敬地立在小道一旁。 “嗯。”欧阳倾点头,唇角的弧度刚刚好。 微笑,毫无破绽的微笑,绝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莱恩微微一愣,随即也跟着扯了扯嘴角。只是,他不是笑的,而是抽的。因为,这位大小姐在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说了一句“从此以后,你要学会像我这样笑”。 潜台词是——用微笑迎接你的主人回家,用微笑伪装自己。 莱恩很想反驳,自己是杀手,不是卖笑的!可惜,大小姐已经走远了。如果他眼睛没出问题的话,似乎从大小姐的侧脸看到了她唇角那戏谑的弧度。 低叹, 对于这个大小姐,莱恩心底又有了更加深入的评价。 华夏欧阳集团的大小姐,被誉为京城第一纨绔千金的欧阳倾,似乎,真的和传说中的一点都不像呢。 为什么这么说? 虽然他忠于老夫人,他的命也曾经是老夫人救的。老夫人让他效忠她选的继承人,他答应。可,至少要了解一下这位继承人究竟是什么个品性。如果实在不行,他恐怕宁愿辜负老夫人的一片信任。 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大小姐身上自有一股让人臣服的气场,还有那么一点儿欠揍的赶脚。当然,后面半句莱恩也就只在心里想想而已。据李凭说,这位其实功夫了得,比之老夫人那一身儿,还要厉害。虽然他不怎么愿意相信,却也不敢轻易挑衅。 算了,他还是蹲墙角去练习怎么“卖笑”吧。大小姐虽然是随口说说,但是这庄园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主人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 其实,人欧阳大小姐也不过是随便逗弄他一句,哪里会想到,当杀手的,还这么较真。以至于以后每次见着莱恩看到她就扯着一张面瘫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立马扭头。 真他妈慎得慌! 这厢,会客厅里的克洛斯父子已经喝掉第五杯咖啡了。 没办法,旁边叫玛丽的女仆就那样瞪着眼睛看着他们父子。咖啡一喝完,她就兴高采烈地跑去给他们换一杯,然后圆溜溜的眼睛逡巡于这对父子之间,很热情地让他们品尝她的手艺。第一杯是南山,第二杯是曼特宁,第三杯是维也纳,第四杯是玛莎克兰, 这第一种,刚刚端上来,两杯黑玫瑰。 黑玫瑰的卖相极好,所谓黑玫瑰咖啡,便是旁边装饰一朵红玫瑰的咖啡。它具有一种能令人忆起艳丽美人的气氛,也是最适合作为正餐后的饮料。吃完正餐回到起居室后,啜饮一杯带有莱姆酒清爽气味的黑玫瑰咖啡,将使你的休闲时间更具情调。 首先将冰块置于杯中,接着倒入冰咖啡与糖汁拌匀,然后加入莱姆酒使浮于上层,再装饰一朵深红色玫瑰作为陪衬。在注入莱姆酒实需缓慢进行,不可让酒沉入底层,只要沿着杯缘轻轻注入,莱姆酒便能扩散浮于咖啡上层。琥珀色的咖啡与莱姆酒互映,能形成一种迷人的色彩。 可是,再迷人的咖啡,在你没用晚餐,却喝掉四杯口味不同的咖啡之后,也实在喝不下去了吧? 所以,在小女仆甜美天真的笑容之下,父子俩终于失了风度,再也没有碰一下咖啡杯。 “两位克洛斯丈夫,是玛丽煮的咖啡不好喝吗?”。眨巴着大眼睛,明媚的眸子里愣生生挤出了一丝委屈。 “那位欧阳小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就算再好的脾气,在等了大半天还被一个小姑娘逼着喝掉四杯咖啡之后,雷德也怒了。他黑沉着一张脸,冷淡地看向玛丽。 这小姑娘看着一脸热情,却总觉得有些过头了。毕竟是老夫人在宅子里的,怎的一点心机也没有? “啊,您说大小姐呀!”玛丽委屈的神情一下子收敛,换了一副恍然的表情。然后犹犹豫豫地开口,“大小姐她…” “哼!她什么?” 原本就是抱着试探的心态跑这边来的,结果被人凉了整整一天,任谁也没有好心情了。更何况,他可不是来服软的,搞不好这就是那位故意给的下马威,第一局就输了,让他如何能不怒?要不是安格斯劝着,他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殊不知,就算没有安格斯的阻止,雷德今儿个进来了这庄园也是出不去的。尽管他安排了人接应,可一进庄园,安格斯就察觉到了。 庄园里人很少,偌大的庄园里,可以说是安静得有些诡异。也正是这份诡异,给了安格斯非常不安的感觉。如果只是进了庄园,也许他们还可以立马突围出去。可,坏就坏在,雷德自视甚高,大大咧咧地跟着领路的那位修剪花枝的园丁进了庄园的别墅,走进了会客厅。 虽然没有证据,可安格斯却不经意间发现这里与外界隔断了一切联系。他拿出手机看了,没有任何异常,除了没信号外。 可连最基本的信号都没有,那还能叫没什么异常吗? 再者,刚刚那个园丁,就真的是园丁吗?他领着他们进来走的那么随意,可出去的时候,却是每一步都暗含深意。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外面的一路,都被人布下了什么诡异的东西。 雷德也不是一点没察觉到不对,只是他不相信这里的人真敢对他动手罢了。如果他和安格斯在这里有个意外什么的,那他安排在外面的手下,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绞杀这个庄园里的所有人。 只是,心里为什么都隐隐有些不安呢? “大小姐她…”难道让她说,大小姐我早就通知过了。可她要怎么给这位克洛斯家族的掌权人说大小姐的原话是“人领到家里,随便你怎么玩儿”? “玛丽,准备两杯黑玫瑰。”淡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个漂亮的女人径直走进了会客厅。 得!正主儿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