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 【030】可愿接受 - 重生之黑道邪医

真相大白 【030】可愿接受

静谧的玉湖在阳光下像一面明亮的镜子,倒映着欧阳倾的影子。此时的她一头酒红的卷发凌乱地散落在后,唇角的血迹非但没有让她看起来狼狈反而增添了一丝妖异妩媚。欧阳倾勾了勾唇,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子看起来有什么不妥。 只是,这里的一切让她感到好奇,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中隐藏在太极图中的虚拟空间。原本以为那本手札里面关于雪沧澜的记载只不过是胡编乱造,却没想到连太极图中另有乾坤的事情都是真的。 湖心凉亭的石桌上摆放着一盘白玉棋,棋子零星地布局在棋盘里,显然是两个人对弈还没有下完的。 走近的欧阳倾被棋局所吸引,倒不是她多么喜欢下棋,而是,这副棋分明就是她从黄家得到的那副白玉棋,而上面还没下完的,赫然就是被她参透的那张羊皮卷上的残局。 这个…貌似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白皙的玉指捻起一枚黑子,“啪”…落子无悔。 一枚棋子定乾坤,欧阳倾的对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墨袍雪发,眉目如画。 “你来了。”男人垂着眸子,没有看对面的人,薄唇轻启,眉宇间隐匿着不问世事的淡漠。 “雪沧澜?”欧阳倾微讶,真的很难相信,在这虚拟空间中会见到他。 沧澜圣帝竟然是这副模样么? 坐在对面的男人,似珠玉在瓦石间。那是怎样一张魔魅而淡漠的容貌,俊美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哀愁的耀眼黑眸,肃然若寒星。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是让人心动。一身玄衣更加的衬托出他的身材的挺拔,应该是修为高深莫测的原因,虽然身子看起来单薄但是却不显得脆弱,反而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绝对的上位者姿态,他的眼眸中像是能容纳世间如何喜怒哀乐,又像是世间一切荣辱都与他无关。就是这样的男人,放出去还不闪了世人的眼? 她不是没看到过漂亮的男人,她表哥许愿就是不可多得的漂亮男子;她也不是没见过秀美清俊的男人,她家弟弟欧阳城就是其中一枚;更惶让,还有阮钰,温习,方今,童颜之类,还有苏家的几个男人,可谓是世间百般俊俏美男她都看了个八九不离十。 就连最初见到苏陌的时候,他都没给过她这般的震撼。这个男人是雪沧澜,无人能够冒充的沧澜圣帝,似乎,他生来就该如此,浑身上下的尊贵清华,根本没有人可以模仿。 他那轻睨的一眼,让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浩淼大海之中,如微不足道的沧海一栗。 “呵…” 一声轻笑,眼前的男人能令百花黯然失色。原本玉湖中清雅的睡莲却在此人的笑颜中变得黯淡无光。 欧阳倾低声咒骂一句“妖孽”,却是在他面前兴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就好像,这个男人就是世界的主宰,自然地融合于天地之间。 其实,欧阳倾的感觉也没有错。这太极图中的世界本就由雪沧澜一手创造,每一处都是根据他的意念幻化,所以他确实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雪沧澜,你到底是死是活?”欧阳倾摇了摇头,努力地告诫自己不能被眼前的妖孽迷惑了,他根本就不是人! “你进入这里也是缘分,你眼前看到的也不过是吾留在太极中的一缕神识罢了。”雪沧澜倒是难得好心地为她解释。 其实,他要等的人并不是她。可是,现在却是被她误打误撞地进了他的世界。既然如此,也只能将就了。 “一缕神识都可以化形,沧澜圣帝果真名不虚传。”欧阳倾愣了愣,她是猜测过雪沧澜根本没死,却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情景见到这位传说中遥不可及的人物。他说这是他的一抹神识,也就意味着,他本人还活着吧,还活着吧? 嗯,一定是这样! 活了上千年的妖孽啊,她就算是成了精,估计都斗不过他!她现在就有种感觉,雪沧澜仿佛看透了自己的一切想法,任何意念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可愿传承吾的力量?”感受着欧阳倾体内那熟悉的灵气,雪沧澜眉间掠过几乎让人看不清的疑虑。 万元归一的功法怎么可能被眼前女子得到?眼前人,分明不是他心中之人。她的东西,怎么可以为别人所拥有?还有她眉间住着的那小东西,分明就是那人的爱宠,又怎么会认眼前人为主? 难道,天道循环中,这根本就不是阴差阳错,而是天意不可违? “我怎么可能得到你的力量?”你这是说笑呢,还是说笑? 欧阳倾绝壁不会相信她真的可以得到沧澜圣帝的传承之力,她可没错过他在见到她时眸底划过的那一丝诧异和失望。这就说明,她根本就不是他在等的人。可现在他竟然有此一问,难不成是觉得她资质尚佳,勉强能够入了他的眼? 如果雪沧澜知道欧阳倾此时的想法,一定会抿唇不语,除了那人儿啊,世间万物根本就入不得他的眼。 “你进入这里,就是命中注定,得吾传承之力,为吾寻找一人。” “我就说嘛,天下怎么可能有白吃的午餐。你还是早点送我出去吧,我不想得到你的传承,更不想浪费时间去帮你找人。”欧阳倾果断地摆手,力量诱惑不了她,她可是很忙的! “出去?”雪沧澜敛眸,这个世界由他的力量掌控,若是欧阳倾不接受他的传承,根本就出不去,只能在这里枯等白头。 “没错,我要出去!” “不接受吾的力量,你就出不去。”雪沧澜并没有因为欧阳倾的拒绝而皱眉,甚至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淡漠地陈述着。 “你!”欧阳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碰见这样的破事儿,这跟赶鸭子上架有什么区别?拿了他的东西,为他办一件事,本来也是无可厚非,可她却最讨厌被人威胁,就算眼前人是沧澜圣帝也不行! “你体内的功法和眉间的金龙皆为她所有,你得了她的东西,替吾找到她并且将之归还是理所当然。” “你怎么知道我体内的功法和小色龙的存在?哦,不对,我凭什么要将这两样东西还给她,你说是她的就是她的吗?上面又没写她的名字,更何况,这两样东西都是自己找上门儿来的,我没想过抢占别人的东西!既然自己找上门,那就是属于我的了!”隐隐的,她已经猜到他要找的人是谁。 原本以为上神挽歌坐下第一坐骑五爪金龙只是传说,不想现在看来是确有其事了。更让她惊讶的是,雪沧澜所说的功法,应该是《天仙正医》吧?这居然是挽歌上神的东西,真的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题外话 亲们的意见陌大概明白了,雪沧澜为男主,那就一对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