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缅国阴谋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06】缅国阴谋

敛眸,收起眸底的惊诧与探究,欧阳倾若无其事地跟在宫本叔侄身后。她像个小保镖似的咧,还低着个小脑袋,直到宫本第三次叫到她的名字她才反应过来。 “曹妮美小姐,我叔叔问你话,你没听见吗?”。宫本川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心中对欧阳倾一副魂不附体的模样很是恼怒。 本来他是看出了不对,却也不敢保证。但是,面对叔父这种宁愿征求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的意见也不愿意干干脆脆地相信自己的这种行为,他表示非常不满。这种不满,自然又发泄到了欧阳倾身上。 所以,咱们倾倾很无辜,灰常无辜。 “宫本丈夫,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你失礼了。”看得出来,这个男子在家中的地位不低,但是,太过狂傲,浮躁,却绝对不是做大事的料。他的那个叔叔宫本浩野,恐怕也是带他出来磨练的。 尽管他身上没有那种纨绔子弟的坏习性,却还是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高傲,几乎是贵族子弟的通病。他们瞧不起人,他们的目光通常带着睥睨,傲慢,轻视,戏谑,甚至是淡淡地嘲讽。说实话,她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贵族子弟有这样的表现本来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他们出生的环境实在太会宠人。所以,环境改变命运,也是可以接受的。 可,这不代表她会容忍一个找不准自己位置的人。相较之下,她还是更稀罕华夏皇城根儿下的贵族子弟们。他们懂得衡量,衡量自身的位置。即便是胡闹,他们也通常会找准对象。比自家势力大的,从来不惹,惹得起的,丝毫不手下留情。或许有人会说,这是仗势欺人。但是,她却觉得,这是一种聪明。也是,在皇城根儿下混得如鱼得水的哥儿姐儿们,哪个不聪明? 这个时候,欧阳倾是真的把华夏当成了自己的国,自家的家。于是,对眼前的岛国人,还是一个高傲自负的岛国人,心底的厌恶又多了一层。所以,她的口气也不见得好了。 宫本浩野自然看出了眼前女子对自家侄子的不满,但也知道为了大局着想现在不能得罪她。他想,这个女子的身份可能很不简单。看她身边跟着的人就知道,最出色的两个,对她都是言听计从。还别说那两人身边分别跟着的人了。很明显,这几个人的团队中,是以这个女子为首的。 “曹小姐,请不要与小侄一般见识。刚刚这小子说我们刚才走过的一段路有些不寻常,我的意思是回去看看,你的意见呢?” “他?凭什么判断?”欧阳倾也不再掩饰自己对宫本川的厌恶,眉宇之间带着一抹轻嘲,语气也有一股淡淡的不屑。 宫本浩野皱了皱眉,却还是忍住了。 “实不相瞒,我这侄儿自小跟着一位高人学习阵法之术,那位高人乃是你们华夏古代神秘的鬼谷子门下传人。那位高人说我这侄儿天生就是为阵法而生的,不管什么阵法只要看过一遍便能研究出破解之法。所以,我想他如此判断,应该不会有错吧。”说起侄子的专场,宫本浩野也显得特别自豪。 这个侄子的性子虽然需要磨练,但是能力嘛,自然是没得说了。如果这一次真的能找到宝藏,他将会是宫本家的下一任继承人。 可以说,这一次的寻宝,对宫本川来说其实很重要。因为,这是他成为继承人的一道考题。宫本家的每一个继承人,在成为继承人之前,都会有难题等着他们。就像闯关游戏,自从生下来,被确定有继承家族的资格的子弟,都会经过一道一道地闯关。眼前的这位宫本川,就只差这最后一道了。对家族,要有极大贡献。 他看不上欧阳倾他们,也是怕这些人最后搅了自己的好事。毕竟,不认识的人,本就难以掌控,更何况是像欧阳倾这样,还带着点儿神秘色彩的。他对她,既是不屑,又是忌惮。矛盾之下,竟然产生了一种连自己都无法言说的情绪。 这要是被欧阳倾知道了,她一定会笑骂:这男人是傻逼吧,有受虐倾向?明明知道她和他是相看两生厌,他还能因厌生爱了。 “哦?那我还真没看出来。既然宫本丈夫都如此说了,那我们就倒回去看看吧,说不定真的会有所发现。”思忖片刻,欧阳倾还是点了点头。 她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因为,她放出神识发现,周围陆陆续续朝着这边行来的队伍,已经不下三支了。 “其实,我们这样说也不是没根据的。古拉山外有村落,听那些村民描述,那些进山失踪的村民,都是在这一代消失的。”见欧阳倾还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宫本浩野再次出口解释道。 “是吗?”。欧阳倾还是懒洋洋的,没怎么相信,却也没有不信的模样,“那宫本丈夫有没有想过,其实,山中根本没有什么阵法,那些失踪的村民,就是被那条黑色的大蟒吃掉的。你看,那条大蟒,起码也在这山中生存了几百年,也不知道吃下多少村民,才能长得那样壮观哦。” 说到后来,欧阳倾几乎是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但是她还是明显的感觉到宫本等人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硬了一下。特别她说不知道吃下了多少村民才长得那样壮观的。这些人就不由自主地开始脑补,联想到那条大蟒这些年来不断吃人的场景。 第一是恶心反胃,第二便是惧怕。 那东西,似乎还不怕子弹,他们能不怕吗?就连高端的热武器都对付不了它,若是再次遇上,怎么办?或者,若是真如眼前女子所说,那些村民遇到的根本不是什么阵法,而是那条黑色的大蟒… 他们不敢想象,若是这山中根本没有什么宝藏,有的只是无数的大蟒。又或者,是什么人故意放出消息说这里有宝藏,实际上就是想引起外界的注意。那他们此时,岂不是故意送了进来? 欧阳倾不知道,她随便胡诌的事儿就会引起人家这么一连串儿的联想。她只是漫不经心地欣赏着这些人瞬间煞白的脸,觉得甚是有趣。 “曹小姐,你不要胡说。山中有华夏的古阵的消息,是经过了好多科考专家权威验证的,就连缅国官方,也承认了这个事实。你这样故意错误地引导我们,是有何居心呢?”宫本川就是看不惯她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他长得不够帅吗?为什么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对他表现得极为不耐? 很奇怪的感情,明明前一刻还是讨厌,后一刻却变成了别扭的孩子一般的。得不到的糖果,总是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他也不想想,最开始,是你不待见人家。要人家给你好脸色,又是闹哪出? 咱们倾倾自然也感觉到了宫本少爷对她的情绪有些奇怪,但是她从来都不会纠结这些。接受了苏陌的感情,那么除他之外,任何男人的感情都不会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可她不知道,她的苏陌,这时候正眸光幽深地看着某个少爷咧。若不是现在的情势所逼,恐怕早就对人家出手了吧? 其实,男女都有嗅觉特别灵敏的时候。那就是,情敌!对情敌,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着天生的判断力。 不过,欧阳倾此时却是注意到了宫本少爷话中的另一个问题。缅国官方也有参与吗?他们竟然也放出消息证实了这里确实有宝藏? 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探宝的人,会不会已经成为了人家手上的枪了。缅国并不富裕,这一点,欧阳倾也是听苏陌说起的。然后,若是这里真的有宝藏,他们国家不动心吗?政府怎么可能没有采取一点行动?说不定,他们还会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这些人找到了宝藏,从山里出去的时候,被军队包围,以闯入他国边境,意图不轨的理由,全部将人控制起来。再来个盗取他国珍宝的罪名,把那些东西,全部没收。这绝对不是没有可能的! 现在,这些都还只是欧阳倾的猜测。可她没想到的是,她真的会猜对了。缅国的军队早就驻扎在山外好多天了,多以山民来伪装自己。并且找人混进了寻宝的队伍,一旦有消息,立马缅国政府就会下令封山,而军队,也全部都会行动起来。 这个时候,欧阳倾可以说是歪打正着地猜对了。她留了个心眼儿,却也没有告诉其他人。 “好了,既然都已经经过证实了。我也不和你争辩什么,是与不是,咱们回去探个究竟不就知道了?”因为心中藏了事儿,欧阳倾倒是不想和宫本少爷玩儿那些斗嘴的把戏了。 她只是想,现在左右,那么多探险的队伍都已经找到了阵法的位置,他们若是不去,也会有人去的。先隐藏在这些探宝队伍中,打个酱油,伺机而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如此甚好,那么,我们现在就按照原路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