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接近阵法(二更)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05】接近阵法(二更)

宫本浩野对欧阳倾将信将疑,最终选择听从她的意见,也不过是想着反正两路人马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就算是再次遇到那条大蟒,总不至于那大蟒长了斗鸡眼,只吃我的人,不动你们分毫。 而那个宫本川,在自家叔叔的严厉眼神压迫下,也只能被迫不反抗。 在他们看不见的空当儿,欧阳倾给苏陌投去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她相信,他能懂。 事实也确实如此,苏陌一听欧阳倾说有一种可以解蛇毒的草药,他就想到了。她肯定是先看了龙四的情况,才想到要找蛇涎草的。再者,某男开始自动脑补。她这是为我啊,想想最初遇到她的时候,让她帮个忙都能提三个条件。很明显,倾倾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别以为她成了龙组特别行动小组的一员,就真的会为了他们着想了。她不是那种把责任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她的性子就是那样,恣意潇洒,有时候像天边的云,飘乎乎的,让人看着很亲近,却实际上离你很远。想要抓住,却根本无法触及。 可这样一个女子,也愿意为了他,仅仅是因为那人是他的战友,便费尽心思,机关算尽地谋划。她要帮他救人,只为了不让他担心,不让他难受,不让他愧疚。 若是让他用一个字来形容她,那便是——真! 凭着自己的喜好做事,不是真还是什么呢?他想,她是喜欢自己的吧。否则,不会为了自己。当然,他不会自恋到眼前的女人已经对他到了非他不可的地步。他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若是让更多人接触欧阳倾,便会有更多人为了她而着迷,乃至疯狂。她对人,明明是清清冷冷的,不亲不疏,慵懒随意,偏偏就越是吸引死个人。 此时,苏陌的眸光很悠远,似乎没有任何焦距。但是,他心里是在“看着”她的。越这样想,他越觉得自己中了一种名为“欧阳倾”的毒。苏老大明面儿上对待欧阳倾也不算太热情,可自己到底是个啥意思,心里倍儿清。 就如同浅浅小的时候,要什么,从来不直接说,她喜欢有人意会她的心思。能够意会,说明那人心里是在乎她的,不仅是在乎她的感受,更在乎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小叔苏越以前经常抱着自家妹妹,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宠溺地捏了她都小脸蛋儿,笑骂“个害得死人的小矫情货”!可不就是矫情么,你要什么不说,还要一大家子人都来揣摩你的心思。 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学会了妹妹小时候的矫情,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苏老大以前喜欢的东西,谁不是自个儿送上门来。没有送上门来的,是他的也就是他的,谁还跑得掉?就欧阳倾这么一个,不是他能掌控的。 他不想逼着她去爱他,他想采取迂回一点的方式,曲线救国吧,或者说是温水煮青蛙。他要她习惯自己的存在,一点一点,用刀子刻进她的小脑袋瓜里,刻进她的心里。 可惜,这一次苏陌彻底失算了。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苏大少,会为了自己今天所下的决定而后悔的连哭都没地儿哭。 早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儿,无论如何他也要以最明确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喜欢,也要让她对自己刻骨铭心,而不是能够轻易做下决定,及将他遗忘到爪哇国去。 以至于,多年以后,某个女人贱兮兮地问自家男人,当初那段日子是怎么过的,是不是恨她恨得要死。结果男人只说了一句话:我只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霸王硬上弓,以至于失了先机,否则你也能像浅浅那样,至少给老子留个孩子当证据。 什么证据? 你想都想不到,苏陌大爷还很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是你对我始乱终弃的证据! 然后,那句话又被他们家光明正大偷听的小儿子苏倾然知道了。于是,他的小儿子疯魔了哇,从开始接触女孩儿开始,从有了第一次开始,他从来办事儿不戴套。他的浅浅姑姑问他为何这般作孽,他说,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只能一个一个地试。可他又怕犯了自家老爸当年的错误,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所以,他要留下证据,免得以后真心稀罕的那个,对他始乱终弃! 你说,几荒唐的想法哦? 偏偏,他还有个宠小儿子的妈。欧阳倾也是从苏浅那里得了消息,知道自家儿子的想法之后,也不阻止,笑眯眯地说:你让他去做,男人啊,就该在战场上接受洗礼,磨练,然后成长。我舍不得他去真正的战场,也只有让他在女人的战场中成长了。 可私底下,她却坏的要死。她是干什么的?黑道上人人畏惧的邪医哇!随手捣鼓了一道药膳,每隔三个月给小儿子弄来吃一次。她小儿子在战场上再勇猛,那百子千孙都进了姑娘们的肚子,却从不见一个有娃儿的。 然后,儿子在遇到真正想要用孩子来留住的那个女人时,不管他怎么做,都没办法如愿。还只得回去求他老妈。 结果他老妈神秘兮兮地给他说,你只要三个月不碰女人,保准能中奖。 三个月,她给他停了药膳咩,然后,自然储备充足的小儿子,一次就真的中奖了。从此以后,和他老爸一样光荣地沦为了老婆奴,儿子奴。 咳咳,扯远了。 听从了欧阳倾的意见,宫本等人开始原路返回。说是,他们刚刚遇到的那个地方,其实就是黑色大蟒经常出来觅食的地儿。 你想想,觅食的时候,见到美味的食物,还不得哈喇子口水直流啊? 这个想法很科学,他们回去找,倒是也找到不不少欧阳倾口中描述的蛇涎草。 一把蛇涎草递给欧阳倾,就见她不知道从哪里变戏法儿似的取出两个玻璃小试管儿,一把刀片,提取成分,检测。再在那个被扯断了胳膊的男人身上做了实验。 总之,折腾了大半天,才检测出到底哪一种是符合大蟒毒性的蛇涎草。整个岛国队伍,已经被她给利用了个遍。像孙子一样使唤他们,他们却奇迹般的都不敢拒绝。因为,他们看到这个女人似乎精通医术,而且还是华夏国神秘的中医之术。据说,华夏国古代的大夫,但凡成就极高者,其实最擅长的便是毒。 所以,他们不太敢轻易拂了欧阳倾的意,只得任由她折腾。知道傍晚,这女人才折腾出个名堂。于是,让人专心挖那一种蛇涎草。 要知道,那条大蟒本来毒性就强,这蛇涎草,是在大蟒的唾液中成长起来的,自然也就是剧毒之物。成了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救人,她还有很多用途呢。 可以制作出比鹤顶红还毒的毒药,也可以制作成让人欲仙欲死的春药。蛇,性淫。蛇毒,自带三分淫性,在古书中,又称之为淫毒。 每一个成功的什么大家,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欧阳倾觉得,自己已经算是蛮正常的了。在她带着幼弟逃出本家的时候,前几年致力于赚钱上,后几年却开始花很多时间培养自己的小情趣。她也就那么一个恶趣味儿,超级喜欢研究春药。各种各样的,只要能催情的东西,都被她研究了个遍。 只是,这种涵盖了蛇毒的草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难免,心下痒痒,老本行的东西,忘不掉,她得多整点儿这东西,还方便拿回去研究。 “曹小姐,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寻找宝藏了?”眼见着太阳都快落山了,再不行动,恐怕就只能算是耽搁了整整一天了。 在这样的原始山林里面过夜,还真指不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自个儿在哪只野狼的肚子里呢。若是能连夜找到宝藏,当然,他们也没奢望真的能,只是这样想。想想吧,找到了就有了动力,肯定不怕什么山中过夜了。可还没找到的时候呢?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就连欧阳倾他们知道具体位置的都不敢擅自行动,更惶让,这些个不知道的? 欧阳倾几个也阴得死人好不好,明明知道他们前面不远处便是那个上古大阵了,却闭口不言,眼看着宫本浩野发出错误的指令,让那个阵法一步一步离他们远去。 可她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比如那个傲娇的像一头小公牛的宫本川。 “等等,叔叔,我觉得那个地方很不对劲。”宫本川出声制止了宫本浩野带着大部队继续远离沧澜帝陵的做法。 为了寻宝,他们做的功课自然不会少。要说对于阵法的研究,宫本川绝对可以说是有一定造诣的。他师从鬼谷子丈夫一脉的弟子,偶然那位传人流落到了岛国,得宫本家相助。当然,相助是真是假,大家都不知道,知道的是,为了报恩,那位传人还真把自己所学阵法都教给了宫本川。不仅是阵法,还有一些谋略什么的,可以说,那位传人,是他的启蒙之师。什么启蒙?自然是谋划天下! 这些,欧阳倾自然是不知道的,她跟着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看向宫本川。心下思忖着,他到底是真的有两把刷子,还是误打误撞呢? 题外话 说了二更,陌没有食言哈。只是晚了一点,编辑下班了,只能第二天八点审核了。

下一篇   【006】缅国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