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办件大事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94】办件大事

只有一句话,却让李凭和李杰两人觉着胆战心惊。 她的语气,轻描、淡写。 她的表情,坦荡、平静。 她的眼神,漠然、清透。 可是,不管她怎么样,那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上位者之气还是不知不觉地让人感到畏惧。甚至,她微微一笑,你都会觉着不寒而栗。 笑…… 没错,就是她的笑!两人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 她可以笑得如沐春风,可以笑得温柔绵软,也可以笑得妩媚风情,更能笑得让人毛骨悚然,邪魅妖艳。 就是这样的女子,真真的是看不透啊!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可奈何然后是隐隐的惊喜。 没错,这样的女子,若是成为他们的主人,必定会领导着他们走向更广阔的世界。未来,应该会很有趣。 若是欧阳倾听见两人的心声,一定会笑眯眯地说:没错,的确会很有趣。 至于怎么个有趣法,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正如以后一大群人跟在某女后面,看着她时不时露出的奸笑,都忍不住大吼问天当初怎么上了贼船一样。 两人怀疑欧阳倾的能力,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她尚还年轻。但是,有些东西就是与生俱来的,与年龄无关。 “你们先想办法蛮过外界的人,然后让老太太入土为安。至于她的好姐妹嘛,老太太对她那么好,何不让她去陪她呢?姐妹俩在一起,总是不会寂寞了。”同样轻描淡写的语调,却是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真的?”两人具是一喜,他们的命,是老主人给的。 若是老主人死了都不能为她报,不管是为什么,他们心底都会有一个疙瘩。可惜,老主人早就吩咐了他们不能去找那个老女人的麻烦,所以他们也只能听命。可若是大小姐要替老主人报仇就不一样了,她说要去,他们一定在所不辞。毕竟,她是现在的主人,他们更应该听从她的命令。 “你们就不用动手了,既然那老太婆能够与那些人勾结,就一定会派人监视你们这样的老太太手下的得力干将。自己小心一点,免得节外生枝。至于方家那位嘛,交给本小姐就成了。” 欧阳倾朝两人摆了摆手,根本用不着他们动手。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而已,她有的是方法让她“寿终正寝”! 一时之间,重症监护室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片刻过后,两人还是点了点头。对于主人的命令,他们需要做到的就是绝对的服从。 这两人是经过军事化训练的,军人的作风还是潜移默化地在两人身上起到了作用。 其实,对于训练自己手下的人,特别是留给自己的继承人的的人,老太太非常重视。首先,她会让他们在地下基地训练到十五岁,再让他们去西伯利亚训练营待上三年。俄国的西伯利亚训练营,有多个训练点,其中一个在北极圈内的永冻冰层上,一个在白令海峡以南200海里的一个小岛上——训练营的人给这个无名小岛取名“朱可夫”,还有一个在原始森林里。不管在哪里一个训练点,环境都极其恶劣,甚至一般的人连生存都有问题。 西伯利亚训练营采用极度严酷的管理,远远超过任何军队组织,教练随时可以枪毙学员,哪怕学员只是起床晚了一分钟。那里从教练到学员都是严格挑选后的格斗狂热分子,训练极端残酷血腥,日常训练几乎和实战格斗的强度相等,光是训练营内的死亡率就高达三分之一。西伯利亚训练营的训练结果相当惊人,毕业后的学员具有惊人的力量和完美的格斗心理——冷酷、冷静、视死如归。 当然,若是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坚定的毅力,根本坚持不到最后。从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之后,老太太会继续考察他们,看他们的身心是否存在着巨大的隐患。毕竟,在那样的坏境下训练出来的人,绝大部分都会得一种心理疾病,因为训练给他们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为了不给自己的继承人留下一点麻烦,老太太还特地用精神力去对训练后的成员一一进行检查,只挑选能够达到她所要求的标准的人。 经过层层筛选,确定出来的继承人的左膀右臂,李凭和李杰各有自己的本事,又有共同的有点。这一点,欧阳倾自己也非常满意。 当欧阳倾面带微笑地走出军总医院时,看见自家那位所谓的表哥正以一种非常诡异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于是,欧阳倾朝着许愿走了过去。 许愿挑了挑眉,心里满意。看来,这小表妹还多懂事儿。 可惜,当某女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他朝外边儿走去的时候。何卫东敢保证,那一刻他从许小爷的眼底看到了错愕。比几年前许小爷从皇爵出来手上拿着一沓毛爷爷那表情还要错愕。 这是,被小表妹给弄的? 功底深厚哇! 何卫东在那儿看得啧啧称奇,又想起坊间对这位小表妹的传闻,顿时有种惊奇之感。这样的女子,连许愿这样儿的都能被她戏弄,更何况是这四九城里的红男绿女呢? “东子,收起你那看猎物的小眼神儿,小爷的表妹,也是拿来给你糟蹋的?”瞧着何卫东看向自家小表妹的目光里兴味之色越来越浓,许愿黑着一张脸提醒道。 倒不是许愿有多不待见自家兄弟,若是认了真,倒不是他不支持。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男人,有几个是想正儿八经地找个女朋友,娶个稀罕的媳妇儿的?他自己,咳咳,就不说了。就说东子,在女人方面,典型的玩儿字派祖宗。他现在这眼神儿,不是爱慕,而是兴味。若是让他把自家小表妹给玩儿了,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儿来呢。 直到现在,许小爷还没拎清,他那个小表妹,那就是典型的一只母狐狸。只有她欧阳倾玩儿别人的份儿,哪里有人敢玩到她头上来?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一个苏陌在,你这些牛鬼蛇神能近得了她的身? 只怕还没往上凑,就被苏陌少爷那冰刀一样的冷酷眼神儿给吓得尿了裤子。 “咳咳,你那表妹,我哪里敢糟蹋啊?就算再次碰到,我也得把她当姑奶奶一样供起来。”何卫东倒是毫不掩饰自己对欧阳倾的畏惧之情。 要知道她随便一个眼神,就能惹得自己那脆弱的小心肝儿花枝乱颤啊。虽然她很漂亮,也够味儿,但他何卫东还消受不起。 那厢,许愿已经成功拦截了自家小表妹的去路。 “倾倾,怎么看着表哥也不喊一声儿就走了呢?”许小爷笑着,丝毫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但他的表情,就值得玩味儿了咧。 “表哥。”欧阳倾点了点头,也不敷衍他,反而是乖乖地喊了一声。就那模样,几乖哦。 “老太太的事儿,你是不是都知道?”虽然想不通老太太为什么会放着欧阳城这么优秀的孙子不选,非要选个小姑娘做继承人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这小表妹真的有那传说中的三头六臂?不是他瞧不起女人,而是女人在很大的程度上在安东尼—李那样的大家族中很难得到别人的承认。就是得到承认的这一关,她所要花的精力都会比欧阳城那小子来的多。那又何谈彻底掌控整个安东尼—李家族呢? 他猜不透。 但看眼前女儿一脸宠辱不惊的模样,他又觉得她总是当得起那等重任的。否则,老太太不会把她那偌大的家业交给一个不靠谱儿的人。 至于情况到底如何,且看以后吧。若是真的不行,不是还有欧阳城么? “表哥,这些事儿,不是你该问的。” 只见女子笑意盈盈,说出的话却差是没把许愿气得个半死。他以为她会毫不犹豫地告知呢,结果换来的却是一句类似“多管闲事”的话。 “那…” “嘘…该干嘛就干嘛,对外声称老太太并无大碍,撤了驻扎过来的军队和警力。至于你,打哪儿来,回哪儿去。”若是许愿一直待在军总,外界肯定会猜测老太太是不是真的如官方所言的没有大碍。 但若是许愿都高高兴兴,放心地回他的部队去了,那就摆明了什么事儿也没有嘛。 许愿还想说,难道这老太太的葬礼,都不准他这个当外孙的参加了? 可惜,欧阳倾只给了他一句话“老太太好好儿的,哪里来的葬礼”。说的像老太太真的没事一样,还有她那表情,还真看不出一点点伤心。这丫头,怎地这般没心没肺?(咳咳,许少,你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你瞅瞅你那张脸,又哪里伤心了?你分明看起来很欢实嘛。) “成,我撤!”在欧阳倾的高压目光下,某男完败。 “不过,你这么晚了,还往哪里走?”刚才小表妹不是说要留在医院吗,现在又是怎么的要往外跑。 “我啊?”欧阳倾淡淡地接话,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我要去办一件大事儿。” 得!这下许愿倒是给弄糊涂了。什么大事儿,值当你那个表情? 只等某个消息传出,他才知道,他是真的低估了自家这位传说中的小表妹。 题外话 昨天下午出去说买双鞋,结果鞋没买到,刚刚一出鞋店,就被小偷偷走了钱包和手机。当陌反应过来手机不在了时候,还以为是落在鞋店了。回去找没见着,反而发现自己的钱包也不见了。我当时心就凉了,一千多块钱,一部手机,手机还是新买的。出了鞋店,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了找到了钱包的尸体。里面连硬币都不见了,只留下银行卡。去问外面那些摆摊的叔叔阿姨,全部都很冷漠地说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各种理由,却闪烁其词。我心里冷笑,拉着朋友离开了。回来大家都劝说只要人没事儿就好,我只能庆幸还好不是明抢而是暗偷。最可悲的是我现在连父母的电话都不知道了。 年会投票的事,陌也没太搞懂,好像每天10张票是免费的,亲们随意就好。

上一篇   【093】此章无题

下一篇   【95】佛堂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