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连棋成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89】连棋成

执起白玉棋子,映衬着她的手更加白皙如玉。 “啪嗒”一声,落在了那个毫不起眼的位置。可也正因为这一子,整个棋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是因为棋局因此而活了,更因为,整个棋盘都活了。 白玉棋盘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然后在欧阳倾面前呈现出一幅清晰的画卷。 两个人在对弈。一个皇冠龙袍,英俊轩昂,另一个紫冠白衣,面如冠玉。 一个王者之气,一个仙风道骨,偏偏两个看起来都还很年轻。 “沧澜兄,这盘棋,我以江山为注,如何?” “江山,你觉得你的万里江山,比得过我手中的天地乾坤吗?”。 “哈哈,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沧澜圣帝,连这如画的万里江山都看不上。可是,朕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忙。” “太极图倒是可以借你一用。” “此话当真?” “你赢了我再说。” …… 画面到此定格,那一奕,似乎很漫长。不知结局,只道那被称为沧澜兄的男人把一幅画卷递给了另一个男人,而那幅画,正是传说中的太极图。 欧阳倾睁大了眼睛,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不可思议。为何会重现沧澜圣帝与帝皇打赌的画面呢?难道,那就是太极图之所以流落民间的原因? 只是,那太极图分明就是沧澜圣帝借给帝皇的,又何以没有收回,反而不知所踪?她不知道原因,眼前的幻境也没有了,只徒留白玉棋盘上一盘活棋,连接棋子所在的各个点,欧阳倾似乎明白了什么晚明崛起。 “小倾倾,这是怎么回事?”烈火如歌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奇景,若有似无的光线把黑白的棋子串联在一起,弯弯扭扭的,却又好像别有深意。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幅地图。”没错,她也没想到,残局被破,竟然会显露出一幅地图来。她对世俗界的地图不熟悉,乍一看却不能看出这地图究竟是什么地方。还有刚才落下的最后破局一子处闪闪发光,那个地方,难道就是太极图的所在地? 虽然无法解释这样的场景,欧阳倾还是拿出手机把地图拍了下来,直接传送给了苏陌。像苏陌这样的龙组特工出身,对世界各地的地图恐怕也是了如执掌,发给他比较方便。 “你说,这幅地图,有没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沧澜宝库所在地?”烈火如歌眉毛一挑,颇为兴奋地说道。 “按照地图去找找,不就知道了么?”欧阳倾笑,若是传说中的沧澜宝库就在此地,那他们要找的太极图又在哪里?不是说太极图就是沧澜宝库的圣匙吗? 还是说,一直以来,就是世人误传。其实,沧澜宝库的圣匙不是太极图,而是太极图就被藏在沧澜宝库之中。至于这个白玉棋盘,那所谓的圣匙,不会就是这局棋中的地图吧? “真的要去?带上我吧,带上我好不好?”烈火如歌只觉得眼前一亮,寻宝,应该很有趣吧,他去凑个热闹,嗯,只是想凑个热闹而已。 “为什么要带上你?难道你不觉得,我应该直接杀了你灭口吗?要知道,沧澜宝库可是古武界中人都为之痴狂的东西。若是这里真的是沧澜宝库的位置,你说我应该杀了你灭口呢,还是杀了你灭口呢,还是杀了你灭口?”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欧阳倾眼底的杀意浓厚,任何人看到她这副表情,都毫不怀疑她是真的打了杀人灭口的主意。 “别啊,咱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可早就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舍得?小倾倾,你别吓人好不好?” “那么,你觉得留下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当然是大大的有喽!”烈火如歌一拍胸膛,瞪着眼睛自夸道。 “哦?那具体是什么好处呢?”挑了挑眉,欧阳倾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自然,自然是,你看本少主长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上得厅堂,下的厨房,还能暖床,怎么就没好处了?还有关键时刻本少主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好不好,打手有木有?艾玛,本少主突然觉得自己就是居家旅行必备嘛!” 若是此时给烈火如歌一把扇子的话,他绝对会史无前例地骚包。 “你可以再自恋一点?要暖床你以为就你这样儿的就行了?不好意思,你那老二,根本不能用。”欧阳倾一点也不介意往他身上泼冷水。 “噗…你要不要这样每次都戳人家的痛处?说起来我还没怪你拖延时间,一直不给本少主治疗呢。”像被踩到了尾巴似的,烈火如歌差点气得跳脚。 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别人说他不行,更何况,还是在女人面前。虽然他以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自己不过就是不举而已,但现在他越来越觉得不举是一个天大的耻辱了。因为眼前的女人已经因为这个短处嘲笑了他好多次了,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当然,没听过有句话叫做趁你病要你命吗?我现在不多戳一下,以后给你治好了不就戳不成了?”斜睨了他一眼,毒舌的女人继续毒舌。 “你!” 终于泄气了,烈火如歌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一次吵架吵赢过欧阳倾的,这女人,天生就是来克他的吧?若不是老子现在不行,非得教训一下她不可第一红妆!某人在心里如是想。 远在缅国边境的男人收到欧阳倾发给他的短信,忍不住轻轻地勾了勾唇,连眉压梢都上扬了少许。 刚才,她说了想他。而他,其实也是想她的吧?那个奇妙的女子,明明是淡漠尘世的,却偏偏有能笑得妩媚风情,明明是邪恶腹黑的,又能表现出一脸无辜。明明就多才多艺,偏偏要在人前藏拙。多少人被她的伪装骗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人发现她的好,也便不会有那么多人来和他争。苏大少爷,第一次有了和人争的概念。 若是换做以前,恐怕就是得之我幸,失之吾命的想法了。可见,某个女人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咳咳,老大,你要不要对着手机屏幕发呆?难不成里面有美人图?”龙四平常都是个吊儿郎当的性子,乍见自家从来如同面瘫的老大也有表情破碎的一天,还不好奇死? 于是,脑袋往苏陌的手机上一凑。 “这…这是什么?”难以置信的表情,呆愣愣地盯着苏陌的手机,龙四半天才喊出一句话来。 “别咋咋呼呼的,现在我们都在想办法如何在不惊动当地政府和其他探寻势力的情况下进山呢,你去打扰老大做什么?”龙二冷冷地瞪向龙四,眉头拧成了一条绳子。 “额…不是我想咋咋呼呼的,而是老大手机上这东西……”他负责早期的勘察工作,对这里的地形本就古拉山的地形本就熟透了。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苏陌手机上欧阳倾传过来的那幅棋子摆出的地图,恰好就是古拉山? 只是,这给人的感觉太神奇了一点,因为那里有闪耀着光芒的一点,分明就是古拉山腹部无法进入的那一片区域。 “什么东西?你以为老大像你,还把小黄片儿下载到手机上看不成?”龙二显然对龙四儿的话表示怀疑。 “小倾倾,你不会是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来研究今儿个没下赢的那盘棋吧?”看着棋局颇为眼熟,烈火如歌自然也想起了下午她和黄家父亲下棋的事儿。 “你觉得呢?”抬眸,对上烈火如歌戏谑的目光,欧阳倾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一句。 “我倒是觉得,你不像那么无聊的人。难道,你已经找出了这盘棋的破解之法,而且,这破解之后的棋局,与云崖暖所提到的那什么劳什子圣匙有关?”除了这个,他还真想不出一副破棋,有什么值得这女人研究到深夜的。 “烈火如歌,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脑袋还挺聪明的嘛。”诧异地看向烈火如歌,一般人怎么也无法想到一局棋竟然与太极图有关。这个烈火如歌,敢情一直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难道他也有什么目的?还是,她今儿个成了别人眼中的棋子。不知怎地,欧阳倾想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 但是深究烈火如歌的神色,却根本不像在意圣匙的样子。甚至于,他好像对传说中的沧澜圣帝宝库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到底是做给她看的呢,还是心中也如此坦荡? “你别这样看着我,怪渗人的。能猜出你想做什么并不奇怪吧,毕竟,你已经答应了和云崖暖的合作。从他一走,你就费尽心思去找白玉棋的原主,自然能看出端倪。只是,你若是今晚不匆匆来摆棋局,我还真无法想到,这个残局跟沧澜圣匙有关。”“小倾倾,你不会是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来研究今儿个没下赢的那盘棋吧?”看着棋局颇为眼熟,烈火如歌自然也想起了下午她和黄家父亲下棋的事儿。 “你觉得呢?”抬眸,对上烈火如歌戏谑的目光,欧阳倾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一句。

上一篇   【088】白玉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