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谁勾引谁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80】谁勾引谁

“真的不疼。” 终于,苏陌伸出手去揉了揉欧阳倾的头发,眼神中带着些许讨好之意。 “不疼就不疼吧,反正也不是伤在我身上的。”欧阳倾轻轻拿开他的手,然后不咸不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要生气。”见欧阳倾干脆把脸往一边儿撇,彻底不搭理他了,苏陌有些不知所措,讷讷地又去拉欧阳倾的手。 长这么大,苏陌唯一哄过的人就是自家宝贝妹妹,可是妹妹的性子和眼前女人明显不同。何况,浅浅闹脾气,哪里需得着他去哄?军区大院儿里那么多人,个个儿都把她当宝呢。 于是,某男回想了一下那一群兄弟平时是怎么哄女人的,但是一想到那些肉麻的话他也说不出来。据说,女人生气是可以送东西哄她开心。可他也并不认为有多少东西能够入得了眼前女人的眼。 “那你还疼吗?”。这一次,欧阳倾没有再拍开苏陌的手,抬眸对上男人那双略带不安的眼睛,她竟然没用的心软了… 这样的情况,绝对是第一次啊!心软?试问一下邪医什么时候心软过了?欧阳倾杀过的人绝对比她救得多,有多少人跪在她脚边哭诉请求,她都没有心软?而今天面对这个男人,即便只是他眸子微微一黯,显露出那眼底的一抹不安,也足够让她心软的一塌糊涂。 有时候,我们遇上一个人,完全拿他没有办法,所以称之为劫数少爷们,别太坏。那么,如今,欧阳倾就不得不承认,苏陌就是她这一生的劫数了! 他明明那么安静,她却做不到无视。这不是劫是什么? “嗯。”他沉重地点了点头,好像感觉自己再说不疼,眼前人儿就会马上抽身离开一般。其实,对于他来说,这点伤真的算不得什么,但是说不疼那也是假的。 只是,他的身份,注定了会接受很多残酷的训练,这其中有一项便是痛感训练。用各种工具在他的身体上造成痛感,直到麻木,直到自身对疼痛的抵御能力达到极限。 “知道疼就好!”欧阳倾拿手指轻点他的胸口,眸底闪烁着旁人无法看懂的幽光。 知道疼痛,说明还是一个正常的人,若是连感知都做不到了,那才是最大的痛苦。她曾经就因为家族里没日没夜的训练变得麻木了。像是她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会害怕,惊恐,不知所措,再到后来的驾轻就熟,麻木不仁。 “我先用内力给你疗伤,然后你再涂抹那个凝雪膏。”说着,欧阳倾掌心运起一股气,轻轻对上了苏陌的胸膛。 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出,让她的鼻尖冒出了点点薄汗,在为他疗伤的时候,她顺便用自己的功法为他强化了身体,留了一部分真气在他体内。就算以后他有生命危险,那股真气也会自动为他护住心脉,为救治争取时间。 撤回真气,她随即也收回了手。本来她是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的,可男人的眸子一直没有离开过她,就那样不轻不浅,不浓不淡地看着,让欧阳倾实在没法儿心安理得地忽视他的存在。 “你看着我做什么?还不涂药吗?”。目光落在苏陌的胸口,那淤青的掌印几乎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点点痕迹。看来,她的功法对治疗内伤很是在行啊。若再配之以凝雪膏,应该不出三个时辰,就该痊愈了吧? “你来。”把手上的小瓷瓶又递回到欧阳倾手里,他端端坐好,浓眉舒展,如深潭般的眸子凝着她。 瞧见男人好整以暇的姿势,欧阳倾笑了。没想到,他还会来这一套。她敢说,今天她要是不给他涂药,他就会这样一直看着自己。 接过瓷瓶,从里面挖出药膏来为他涂上,她微微侧起身子,低下头,恰好露出礼服下饱满的胸脯…入目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雪白,还有那线条优美的沟壑,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陌眼中那一汪深潭变化溅起,就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掉进深潭里,水波荡漾开来,里面的浪花逐渐扩散,扩散…男人的目光渐渐地由清冷变得炙热,整个身体的温度也逐渐升高,像是身体里有一股子邪活在灼烧一般。顿时,苏陌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这个时候的欧阳倾还不知道自己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泄露了胸前的美好。她认真地为他涂抹完药膏,再抬起头,一瞬间对上了男人如同饿狼般的眸光。 “你…。唔…”她本来想问你怎么啦,却不料话还没出口,就被一个灼热的吻淹没在了唇齿之间。 他以口封唇,眸底深处有**的光芒在涌动。欧阳倾本能地一推,却让男人的动作更加强横,他一把抱起她,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双腿上,霸道地一手圈在她的腰间,一手抚上了她的圆润柔软。 男人的吻由最开始的浅尝辄止到后来的越演越烈,就如同甘醇的美酒,后劲儿十足。欧阳倾反应过来之后也不退反进,一边儿放柔了身体任由男人轻薄探索,另一边儿又回应着他的吻,还不忘用手在他的后背画圈,挑逗着男人敏感的神经。 一吻过后,欧阳倾的礼服已经被退到了腰间,胸前的一片全然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他像个好奇宝宝似地欣赏着她的身体,一边欣赏还不忘一边亲自品尝。 他的唇舌炙热如火,即便未尝情事,也能无师自通蛇蝎庶女。从她的唇辗转至白皙的脖颈,再到锁骨,一路往下。他的手自然也没停止过动作,对于女人身体的好奇,还有喜爱之人的那种爱屋及乌,让男人更加有了探索求知的**。 人家说,没有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几乎所有的男人在年少的时候都会看过那么几部毛片儿。里面的内容就是他们的启蒙教育,别以为苏陌就能和别人不同。他是不会特意去看那些东西,但是不代表青春年少时,不会对那些东西产生好奇。有好奇心就足够了,身边多的是人为他准备那些东西。更何况,还有几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兄弟,天天在自己耳边探讨着有关女人的话题。 他知道女人的身体和男人的构造不一样,也知道女人的胸部和男人的胸肌不一样,只是,他不知道,倾倾的会那么美好。滑腻的触感,柔软再柔软,几乎软到他心尖尖上去了。他无法形容,只觉得握在手中比拿枪的感觉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心里的荡漾,更是难以言语。 突然,欧阳倾推开了苏陌,把他紧紧缠绕着自己的唇舌移开。她光果着身子,眼睛直勾勾地看向苏陌,还用手去掰他的头,迫使他看向自己。 “苏陌,看着我,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她坦然,坐在他的腿上直立起身体,让自己更好地呈现在他眼前。 男人的目光带着灼热,连呼吸都比平日里急促了不少。他看着她,听从她的指挥,仔细观察着她的身体,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哪怕是细小的毛孔,仿佛都要被他记下来一般。他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脖颈,柔美的胸前,纤细的腰部…一路往下,只是,欧阳倾身上那件未曾全部褪去的礼服到底遮挡了下面的风景,让苏陌的目光也受到了阻碍。他抬眸看向她,仿佛是在请示什么。 欧阳倾看着他,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下一秒,男人放在她腰间的粗粝大掌开始行动了,为她脱下礼服。这是他目前唯一想做的事。 是谁说,男人都喜欢为女人买衣服,是因为他们享受亲自为她脱去衣服的那一瞬间呢? 礼服的拉链本来早就被拉下去了,腰间的丝带又只是一个摆设,所以,男人的手只轻轻往下一扯,欧阳倾身上的礼服就被退了下去,紧接着往下滑倒脚边。她双脚微微一抬,礼服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地板上。 白皙修长的双腿此时此刻就彻底暴露在了苏陌的视线范围之内。 原本欧阳倾以为他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却不想,他在关键时刻竟然停了下来。只见他的眸光在某一处扫过,像是在侦查敌情一般,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咳咳,原谅我如此形容,实在是陌少的目光太过认真了啊) “很美…”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目光终于上移,对上了某女的视线,他轻启薄唇,久久之后才吐出了两个字。 连欧阳倾自己都快忘了,她刚才问了他话的。 “既然很美,那么,你有没有很心动?”她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唇贴着他的唇角,眸光潋滟,轻声呢喃。 她的话语像是带着魔力一般,如同一股强力的电流划过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又不自觉地僵硬了几分。 “心动,是什么感觉?”他现在确实心跳加速了,甚至身体的温度都变得好高,只是,他无法确定,这是否就是心动的感觉。 学着她的动作,他的唇也贴近她的,说话间,热气不自觉喷洒在她的脸上。男人因为情动,连嗓音都开始变得低沉黯哑。 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自诩控制力极强的某女心里一阵扑腾,目光落在他上下滑动的喉结上,欧阳倾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阿陌,你确定,这不是在勾引我么?”

上一篇   【079】淤青掌印

下一篇   【081】临别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