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同意合作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77】同意合作

章节名:【077】同意合作 等到苏陌和欧阳城都离开了,欧阳倾这才看向剩下的俩人,回想起刚才那男人临离开之前还冷冷地看了烈火如歌一眼,她又有些乐不可支。k"; 烈火如歌这是自己要往枪口上撞哇,她也不想去拦着他,省的他没事儿找事儿。眼下,最先解决的还是所谓的白玉棋盘。 “云少主,我想,你也不用转移话题或者试探什么了。烈火如歌和我什么关系,我想用不着对你解释什么吧?信则有,不信则无。说吧,现在我只想知道我手中这副白玉棋,到底有什么惊天之秘,让你们这样身份的人都趋之若鹜。”手轻拍着白玉棋盘,欧阳倾半眯着眸子看向云崖暖。 若是他不肯说,自己也不是没有办法知道。只是,那样太不尊重人了而已。 “这白玉棋盘里据说隐藏着太极图的秘密,是开启沧澜宝库的圣匙。” 沧澜宝库里面存放的,据说是曾经一代武学宗师沧澜圣帝一生所得奇珍异宝还有各种功法武技,若是寻得沧澜宝库,称霸整个古武界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习武之人,谁不想站在武学世界的巅峰?正如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样,习武之人最渴望的自然是自身修为的提升。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奇珍异宝。要说奇珍异宝,这些古武界的大世家也不是没有,但是沧澜圣帝的宝物,是一般宝贝能比得了的吗? 于是,对于沧澜宝库的消息,自然有无数人趋之若鹜。若是云崖暖提到的是其他的,欧阳倾或许还会考虑他话里到底有多少水分。但若是沧澜宝库嘛,她就不用怀疑了。因为她曾经在一本武学札记中看到过有关沧澜宝库的传说。其实,沧澜宝库也就是沧澜圣帝的陵墓。他们想要寻找沧澜宝库,必定就是去盗墓。而打开沧澜圣帝陵墓的钥匙太极图到底在哪里,据说被人因为斗棋输了告诉了黄家先祖。多方寻找无果,大家就把目光放在了黄家先祖最宝贝的白玉棋盘里。 所以,就有了传闻,白玉棋盘便成了开启宝库的圣匙。至于到底传闻符不符合事实,其实根本没人知道。可是,现在云家又为什么能够笃定白玉棋盘中藏着圣匙呢?难不成,收到了什么可靠消息? “这消息你们是怎么得来的?”欧阳倾淡淡地瞥了云崖暖一眼,丝毫看不出他是在说谎。虽然心下不怎么怀疑了,嘴上还是问了一句。 “我们得到了一本圣帝曾经的家仆的一本手札,上面记载了。”确实是个奇迹,他们竟然能够幸运地得到那本札记。不但知道了很多圣帝生平的事迹,还记载了圣帝宝库。 “是吗?那你们还真是幸运。这样说来,圣帝宝库的圣匙确实是藏在棋盘里喽?咱们现在要不要把棋盘摔碎看看?”眼底闪过一抹兴味,欧阳倾用手磨砂着棋盘,看起来真的有摔碎的打算。 云崖暖和烈火如歌皆是眼睛瞪大了看向她,没想到她这么简单就同意了,而且还要摔碎白玉棋盘? 虽然白玉棋盘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上什么珍贵之物,但是在世俗界,可就不一样了。这东西,可值钱了!就这样摔碎了,连烈火如歌都为她感到可惜。 “小倾倾,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白玉棋盘,蛮漂亮的,就这样摔碎了着实可惜啊。何况,万一云崖暖是忽悠你的呢?你可要慎重,千万别着了他的道啊。”烈火如歌生怕欧阳倾真的把东西砸了,忍不住劝道。 当然,他劝人是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他分明就是个看热闹的,想要搅乱这一池的水。那副白玉棋盘里面藏着太极图,别人信吗?反正他是不信。先别说这白玉晶莹剔透根本看不见东西,就算看得见,那东西要怎么隐藏?难道,把玉切开再塞进去吗?那么,塞进去以后呢? 你以为是动手术啊,还可以缝合? 当然,烈火如歌都能想到的事儿,欧阳倾又怎么会不明白。|i^就敢说,今天她就是把整个棋盘敲碎,都看不到所谓的太极图。或许,这图根本就不在白玉棋盘里,之所以说跟白玉棋盘有关,恐怕也只是一个太极图的线索而已。黄家先祖怀揣着这么大的秘密,却要把它藏在白玉棋盘里,说明他这一生真的是爱棋成痴。爱棋成痴的人,一生都致力于研究出别人无法破解的局,然后…然后…脑海里灵光一闪,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面儿上还是不动声色,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欧阳小姐不会是在拿云某寻开心吧?”她真舍得砸了棋盘,别说他不信,恐怕就连她自己都不信吧。 就算她要砸掉棋盘,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的。棋盘是关键,若是碎了,恐怕圣帝宝库就要永远埋藏于地下了。都能够想到棋盘里面不可能藏得下太极图,那么就是棋盘其实另有乾坤,或者太极图一定跟白玉棋盘有关。至于有怎样的关联,他也想知道。 “开玩笑,你觉得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欧阳倾似笑非笑地看向云崖暖,眼角的笑意显得邪恶异常。 “额…”他可不可以说我看你就是在开玩笑! 于是,咱们堂堂云家少主,终于词穷了一次。烈火如歌乐了,在一旁笑而不语。欧阳倾斜睨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还是云崖暖首先坐不住了。白玉棋盘的事情还没解决好,自家这个妹妹,又必须及时得到治疗,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欧阳小姐,既然我们擅闯进来的这笔账已经清算了,可不可以坐下来谈谈。”久等不见欧阳倾有所反映,云崖暖率先开口问道。 “哦?你想谈白玉棋盘的事,还是说想和我谈圣帝宝库的事儿?” “白玉棋盘,也算是圣帝宝库的事。我想,白玉棋盘到了欧阳小姐手里,你一定是不会转让的吧?” 别看眼前女子始终笑嘻嘻的样子,但是她眼底的光芒却是连他都无法看清。就算她不知道白玉棋盘隐藏着什么秘密,恐怕都不会轻易卖给他,因为这副棋盘明显是这个院子里聚灵阵的关键。更何况,现在她已经知道了白玉棋盘跟圣帝宝库有关,那就更不可能卖给他了。圣帝宝库里面的东西,若是说眼前女子不感兴趣,他能够相信,但若是说她背后的人也不感兴趣,说出来他是不会相信的。 说白了,到现在,云崖暖还一直认为欧阳倾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靠山。在古武界,敢跟云家暗地里作对的也就另外三家。他一直认为欧阳倾是欧阳世家的人,但是看着又不太像,倒是成了一团迷雾。但是,不管怎么说,圣帝宝库的圣匙一定不能落在别家手里。否则,他们云家这第一隐世家族的位置,恐怕就再也无法稳坐了。 “你这不是多次一问吗?若是在你手里,恐怕也不可能让出去吧?傻子才把宝贝给人呢,咱们家小倾倾又不是傻子!”烈火如歌继续不甘寂寞地道。 “烈火如歌,你再叫一声小倾倾,小心本小姐现在就阉了你的小jj。还有,谁和你是一家的,嗯?”欧阳倾的目光犀利地扫了一眼烈火如歌的某个部位,果断地差点把烈火少主吓尿了。 “咳咳…我再也不乱说了。但是,小…”他的话还没说完,又被某女瞪了一眼,于是,话说到一半,及时刹住了车。 “再来一句?” “好吧…倾倾,我已经同意了你上次的提议,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怎么能反悔呢?”烈火如歌缩了缩脖子,继续不怕死地说道。 话说,他已经感受到了某个地方有一个低气压的存在,每当他说一句,那里的气压就更低了三分。艾玛,好怕怕的赶脚。 “我想,你应该去客厅喝杯茶欧阳倾。”欧阳倾朝自家在客厅外对着这边探头探脑的弟弟打了个响指,欧阳城跟着就小跑过来了。 “姐,您有什么吩咐?”渐渐地,欧阳城对欧阳倾的那种保护心态在看到了她的各种能力之后就变成了崇拜。原谅这个早熟的少年吧,他在人前太过成熟稳重,因为他有他的责任。所以,他只能在自家姐姐面前恢复本性,或者说是发挥他隐藏起来的另一面性格。 “你把这家伙带进去,告诉苏陌,不用客气,往死里揍!”修长的手指指向一身红衣的烈火如歌,欧阳倾唇角边的笑意愈发邪恶。 然后,又转头对烈火如歌说道,“你若是敢用古武伤了他,你就死定了!” 她倒是不怕烈火如歌用古武,苏陌就应付不过来。苏陌那样的人,长期在死亡边上徘徊,什么样的残酷训练没经历过。就算烈火如歌真的用古武,她也不担心苏陌会输。只是,用古武的话,受伤就没个轻重了,她不想到时候两人打架的结果太过惨烈。 当然,这也是相对于苏陌来说。至于烈火如歌被虐惨不惨,其实完全不在欧阳倾的考虑范围之内。 等到烈火如歌满含幽怨地跟着欧阳城走了之后,欧阳倾这才又看向云崖暖。 “云少主的意思是,想要换一种方法得到圣帝宝库的圣匙?比如——合作?” “欧阳小姐是个聪明人,在下佩服。”没错,他确实是想合作。既然她不会卖白玉棋盘,有这么一个阵法困着,自己也不可能让人来抢走,那么,也唯有余下的一个办法了。 “呵呵,聪明人?我该说谢谢夸奖吗?”。欧阳倾笑着,然后倏地眸光一厉,变得极为讽刺,“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和你云家合作,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叫做与虎谋皮?” 和云家合作,让她一个人去对付一个家族,也不知道云崖暖怎么想的。恐怕到时候她就算找出太极图,也会被人抢了去吧。她又不是不知道,云家家大业大,人也多,各个派系的意见根本就无法统一。云崖暖是云家少主,自然得到云家家主器重,可惜,云家家主上面还有一个长老会。每个家族的长老会都是凌驾于家主之上的存在,又或者说是一个家族中特别独立的存在,那些人大多唯利是图,她可不想到时候被人左右牵制。 “不,我想有一点欧阳小姐弄错了,我所说的合作,是单指你和我,而不是云家整个家族。”他早就知道云家有些人起了异心,若是云家来和欧阳倾合作,说不定到最后他这个当少主的还是吃力不讨好。他不必别人傻,自然知道,怎样的合作才是对自己有利的。若是真的能够打开圣帝宝库,得到圣帝宝物,那么,云家也是时候整顿了。他要让那群老东西看看,云家养着他们,不是用来吃白饭的。若是谁想故作清高,或者盛气凌人,那么也别怪他不留情面! “与你一个人合作?我凭什么相信你?”欧阳倾这一次看向云崖暖的目光就更加讽刺了。 云崖暖从小就想摆脱这个局面,只是,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成为他想要利用的对象。想要将一个大家族的诟病连根拔除,哪里那么容易? “我知道欧阳小姐不相信,但是在下确实是诚心想要和小姐合作的。还请小姐再仔细考虑一下,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助力,我想小姐也不吃亏。”云崖暖皱了皱眉,倒不是因为欧阳倾对自己的嘲讽,而是想到随便连个外人都知道了云家这些年的情况,那他们云家是不是真的快要走到尽头了? “不吃亏确实不错,但是你确定你是个助力,而不是个祸害?我想,有些话说起来可能很难听。不过,我依然想说,离了云家的云崖暖,又是个什么东西,你确定你有资格和我合作吗?”。 既然他想要解决,她也不介意点醒他,曾经的阿暖,心怀大志的阿暖,千万不要被权势迷惑了心智才好啊。她记得,他曾经说过,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做云家的少主,而是想像云一样,自由自在。 无法把长老会连根拔除,他这个愿望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除非,他成为废人,云家主动放弃他。所以,只有激起他的斗志,直接清理掉长老会,他的愿望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为了这句话,终究是要付出血泪般的代价!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 “离了云家的云崖暖?”低声重复着欧阳倾的话,云崖暖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个精灵般的小女孩。她脆生生地说“阿暖,希望你能早日做回自己,以后我想要看到一个为自己而活的阿暖”,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欢欢就是最懂自己的人么? 那眼前人呢?为什么和欢欢如此相似?不是长相,也不是脾气,而是那股子神韵和对他的了解! “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欢欢?”突然,云崖暖像是发疯一般上前抓住了欧阳倾的手臂,大声地质问。 他眼圈微微发红,他找了那么久的小姑娘,到底去哪里了?一个人带着弟弟逃出家族,真的还能活着见到他吗?他有些不确信,但是又有那么一刻,觉得眼前人的影子似乎在和那个小人儿重叠。 “云少主,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谈合作就谈合作,你这样拉拉扯扯的是要作甚?”欧阳倾冷冷地看着他,顺便强行抽回了自己的手。 “对不起,是我失态了,实在是欧阳小姐与在下的一位故友太像了,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地把你看成她。”手里落空,云崖暖心里也跟着空荡荡的。别说是欧阳倾发问,连他自己都想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欢欢怎么可能是眼前女子呢,她明明才二十一岁。 “哦?看来云少主还真是情深意重啊,不知你的那位故友长什么样子,难道和我很像吗?”。欧阳倾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罐子里的白玉棋子,神色莫名。 “那倒不是,只是我的错觉罢了。刚才唐突了欧阳小姐,还请见谅。”云崖暖对着欧阳倾歉意地行礼,“欧阳小姐说得对,没有了云家的云崖暖什么都不是,但是我只要是云崖暖就够了。终有一天,云崖暖不是依附于云家的存在,而是云家上下都要靠我云崖暖。” “嗯。不错,很有斗志。只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欧阳倾跟着他点头,却还是不肯松口。 “所以,还请欧阳小姐给在下一个机会,一个合作的机会。” “你要知道,跟你合作,还不如直接找云家合作呢,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机会呢?”某女毫不客气地泼人冷水。 “刚才欧阳小姐不是说,与云家合作是与虎谋皮吗?我相信,以小姐的聪明,定然不会与我们云家合作的。” “那么…合作愉快?”点了点头,唇角的嘲讽尽数化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合作与否,只是在她的一念之间,选择与云崖暖合作,确实比整个云家好了不少。 “你这是同意了?”云崖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忽然就同意了。 “那是自然!” 明天继续五千字,补齐上次差的一千,和今天的一千。

上一篇   【076】棋盘秘密

下一篇   【078】男版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