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棋盘秘密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76】棋盘秘密

听了云崖暖的话,欧阳倾也只是淡淡一笑,对他所说的话不置可否。堂堂隐世家族云家少主,自然是不屑于抢人家东西的,但是会不会强买强卖吗,这又是另外的问题。 她敢说,若是今日这里的主人不是她,或者这副棋盘的主人不是她,那么,云崖暖绝对会在确认了这是他要找的东西之后就先带走,然后再对棋盘的主人给予一定的补偿。至于这补偿是不是人家想要的,这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只要他们认为可以,那么就是可以。这就是强者的理论,也就是传说中的强盗逻辑! “那么,作为你们无礼在先的交换条件,我要知道棋盘的秘密。”像云家这样的古武界龙头老大般的存在,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区区一副白玉棋盘,又怎么可能引起他们的兴趣。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这期盼中存在着一个惊天之秘。比如,里面隐藏着什么上古时期的宝物,有什么地图,又或者像那电视里面的倚天剑屠龙刀一样把棋盘劈开,里面藏着什么逆天功法等等。 反正,欧阳倾绝对不会相信这棋盘没有秘密。 “棋盘的秘密,你不知道?”云崖暖讶异地看向她,若是普通的世俗界的人,先他们一步买走了白玉棋盘,他还可以安慰自己只是个巧合。但是,这个人换做是身份神秘的欧阳倾,他就不确定了繁华落尽:乱世倾颜全文阅读。甚至可以猜想,她其实早就知道了棋盘的秘密,所以才会先他们一步把棋盘弄到手,又为了不让那些觊觎宝物的人来争夺,所以才在放置棋盘的地方布下双杀锁魂阵,一旦有人进入阵中,便是不死不休。 可她现在竟然说要自己拿棋盘的秘密来交换,到底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来试探他的?看着眼前巧笑嫣然的女子,他眸底划过一抹探究。 “怎么,我应该知道吗?”。她只知道这副白玉棋是黄家的家传之物,倒是不知道这棋盘里面还隐藏了一个惊天之秘。这样说来,她还是捡到宝了? 不过,到底是宝,还是祸端,那就不得而知了。就算是祸端又如何,欧阳倾并不觉得自己现在身上的祸事还少了,反正迟早都要对上古武界的人,那就让她乘此机会练练手吧。 “对啊,我也不知道这白玉棋盘有什么秘密。不过是区区一副棋盘而已,我家里要多少有多少。云少主,若是你们云家没有,不妨我送你一副?” 也省的,你来找眼前女人麻烦,耽误老子的治疗时间! 烈火如歌在心里暗自补了一句。 “不劳烦烈火少主了。这白玉棋盘的秘密,我们云家确实最早知道。但是,天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想必,现在四大家族的人都知道了。烈火少主难道不是被家族里派来查找圣匙的下落的吗?还是烈火少主要说,只是碰巧跟踪我和雾雨到这里?”烈火如歌突然出现在此,想不引起人的怀疑都难,他有理由相信,此事烈火家也无法置身事外。 “那真是不凑巧的很,我来这里是为了找她的,而不是什么跟踪你和云雾雨。不信,你可以问她。”烈火如歌指着欧阳倾说道。 欧阳倾斜睨了他一眼,得瑟什么,搞得她跟他多熟似的! “欧阳小姐和烈火少主之前就认识?”这话明显是问得有些多余,照两人之间的互动来看,肯定是认识的。云崖暖也不过是象征性地问一句罢了,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想要确认两人之间是否真的有猫腻。 又或者说,欧阳倾其实是烈火家派到世俗界来的?那么,她应该是烈火家的人? 在此之前,云崖暖一直猜测欧阳倾应该是欧阳家的哪个旁系子弟,因为天赋卓绝,才会被派出来委以重任,却不想,她竟然跟烈火家也扯上了关系。难道,欧阳倾根本就只是眼前女子为了掩人耳目的化名? 至于为什么他会查到她在世俗界的欧阳家大小姐的身份呢,却不在云崖暖的考虑范围之内。身份什么的,一个烈火家,想要作假并不算难。可是,看眼前女子对烈火如歌的态度,却又并不那么恭敬。哪里像是烈火家的手下,分明就像是烈火如歌的老娘嘛! 没错,在他眼里看来,烈火如歌现在就是在欧阳倾面前装孙子。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我不认识他。”欧阳倾一口否认,没错,她一点都不想认识这个二货!这种时候,他突然冒出来打什么岔,眼看她就要问出白玉棋盘的秘密了的。 “小倾倾…你怎么能吃完就不认账呢?人家上次在地下停车场你还答应得好好的,现在我都回去请示过家族长辈了,你却…你这是想不负责人吗?”。突然烈火如歌像变了个人似的凑上来,故作委屈地对着欧阳倾哭诉,那指责的内容嘛,还是那样… 欧阳倾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男人突然发什么疯,却也没有阻止,任由他扯着自己的衣袖。她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准备看戏。 同样身为男人,云崖暖只觉得头顶一群乌鸦飞过,一阵恶寒。他怎么也没想到,烈火家这位正直火爆的少主会突然化身为苦情小受。看看这姿态,俨然一被无情抛弃的可怜小受嘛!不过,他说出的话却让他赶到不舒服,什么吃完不负责。难道,眼前女子还和他有了那种关系不成?直觉告诉他,她不是那种人武傲八荒。 可是,她为什么不解释? “咳咳…烈火少主这是承认了?”云崖暖有些拿不准欧阳倾的态度,她到底是想做什么?于是,又只能把矛头指向烈火如歌了。 “承认什么,承认我和小倾倾的关系么?”烈火如歌作势要去扯欧阳倾的手臂,却被人一把甩开了。 待看清来人,他忍不住心下好笑。他刚刚就发现了有两人正开门进来,本来是想开个玩笑,看看外面的人和欧阳倾是什么关系。却不想,其中一人竟然能以这快的速度移到他面前,并且把他从欧阳倾身边甩开。 这人是谁? 抬起头,烈火如歌诧异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一身寒气的男人,天哪,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坨冰块儿嘛!好像,这男人是上次在医院里见过的那位欸。 不过,他为什么一脸捉奸在床的表情,难道,这男人和欧阳倾是那种关系?不应该啊,小倾倾那什么品位!就算要喜欢也该喜欢像他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丰神俊朗,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啊,怎么会喜欢上一冰块儿呢?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恶趣味? 暗自揣测着眼前男人杀伤力有多大,烈火如歌悄悄往欧阳倾身后挪动着身子。这男人是世俗界的人吧,他们是不能轻易和世俗界的人动手的。他还是缩着脑袋装乌龟吧,免得人家说他欺负人! 烈火如歌的话若是被欧阳倾听到了,指不定得一声冷笑。欺负人?你当我家陌陌是好欺负的吗?若是动起真格来,还指不定是谁欺负谁呢!若是论比武,她相信苏陌打不过烈火如歌,可要是杀人呢? 一个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少主,一个是杀伐果决的军中之王,相比较而言,她更加看好她家陌陌好不好? 当然,欧阳倾是不可能听到烈火如歌的心声的。 只见来人冷冷地扫了一眼院子里多出来的两个男人和一个双腿被废的女人,然后把目光落在欧阳倾身上,原本寒冷的表情也转为了柔和,再次在人前上演了这么一幕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场面。 “没事吧?”直到亲眼确认她完好无损,某男人才惜字如金地开口。 三个字,却代表了他对她独有的关怀。 “没事,你怎么来了?”欧阳倾笑着摇头,眼前的男人不是该回家睡觉吗?怎么又突然跑到她家来了?难不成,是这么一会儿不见,就想她了?(咳咳,倾倾,乃可以再厚脸皮一点吗?) “找你。”男人对上她的目光,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 “噗…我知道你是来找我,不然还是来找城城的不成?只是,折腾了大半夜,这会儿天都亮了,你不是回家睡觉了吗,怎么又来了?” “姐,苏大哥说找你有事,恰好我刚刚开车回来在门口碰见他,所以就带他进来了。不过,我没想到你这里有客人。”欧阳城指了指云崖暖和烈火如歌,至于那地上躺着的女人直接被他给忽略了。 他刚刚看到前院姐姐种的那些草药被人糟蹋了,以为是有人来找姐姐麻烦,所以也没拦住苏陌,他直接冲进来了。可现在看来,里面的情况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回事儿啊。看起来,吃亏的好像不是他姐姐嘛! “嗯,也不算是客人。你先带苏陌去客厅喝茶,我把这里的情况处理一下就进去。”欧阳倾朝欧阳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苏陌拉走。 她可不想苏陌把烈火如歌当成情敌去招呼,很明显这丫的欠揍嘛!

上一篇   【075】惨不忍睹

下一篇   【077】同意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