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只见一人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65】只见一人

军区总医院里,一大群人守在手术室外,面上或多或少带着一些焦急,以欧阳静和阮熹微为最。[`xsjsk.小说`]这里只有她们俩做主,欧阳烨在处理宴会的后续事宜。 当两人看到欧阳倾和欧阳城几人走近之时,表情才有所好转。 “倾倾,城城,你们没事吧?”阮妈妈首当其冲地迎上自己的一双儿女,眼睛在他们身上上下打量,直到确认两人没有都没事儿之后才松了口气。 “老妈,老太太怎么样了?”欧阳倾对着阮熹微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又看了看还处于紧急手术中的手术室。 “伤到了心脏,能不能抢救过来,是个问题。”她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刺杀老太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一定是有备而来,想要置老夫人于死地,否则不会这般狠辣,计划安排也弄得天衣无缝。 要说在欧阳家摆宴之前没有考虑过宴会场地的安全情况那是不可能的,就在开宴之前,还经过了严格的安保检查。谁想,有人还是混进来了,而且还先断了整个三楼的电,让他们根本一点准备都没有。 看老太太的两个贴身保镖兼助手一脸沉重的模样,阮熹微心里也有着不好的预感。此次的刺杀事件,恐怕没那么简单。她突然有种诡异的想法,老太太回国不会是来避难的吧?虽然她不清楚安东尼—家族的事情,但是有一句话叫做什么呢? 树大招风! 那么偌大的家族,没有一点儿黑暗的东西,怎么可能支撑得下去?看老太太身边的保镖就知道,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心脏么?”欧阳倾看向那紧闭的手术门,前世的她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邪医,对于取子弹这样的手术可谓是手到擒来。 但是,她并不打算替老太太做手术。从那晚浴室的事儿来看,老太太也是会古武的,只要在关键时刻护住自己的心脉,即便伤到了心脏也不至于挂掉。若是她的内力修为高一点,内力护体也能使她逃过这一劫。 再不济…呃,大不了就是一死吧!说实话,欧阳倾对老太太的生死还真的是不怎么关注。但是她也知道一点,老太太死后,安东尼—李家族必然一场大乱,到时候恐怕整个北美的势力都要重新洗牌,至于黑道,那也不是一点影响没有的。当然,这些都不足以让她担心。真正让她记挂的是,老太太毕竟是欧阳家的老夫人,她的儿女,也就是自家老爸欧阳烨和小姑姑欧阳静,也算是名副其实的继承人。若是老太太在华夏身死,又有谁保证没人来找他们家麻烦呢? 希望,里面给老太太做手术的人技术不要太差才好。想到这里,欧阳倾忍不住用神识探查了一番手术室,在感受到老太太的呼吸逐渐恢复之后才放下心来。看来,是抢救过来了。 正当她收回神识的时候,手术室也亮起了绿灯。 “叮…”手术室的门开了。 “远之,我母亲没事吧?”欧阳静第一个上前,语带焦急地问从里面出来的人。 原来是唐远之,欧阳倾了然,军总的唐院长,外科专家,对于取子弹这样的手术自然不会陌生。 “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只是,子弹距离心脏太近,失血过多,如果能够度过接下来的危险期,人就会醒过来。若是度不过…我已经尽力了。”救死扶伤是他的职责所在,更何况是好友的母亲,欧阳家的老夫人,说到自己的工作,原本在欧阳倾面前嬉皮笑脸的唐院长也变得严肃起来。 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阮熹微身旁的欧阳倾身上时,又似乎松了一口气,笑着对欧阳静等人道: “我怎么忘了倾丫头的存在呢,有她在,哪里还需得着我来做这个手术?放心吧,伯母一定会没事儿的。有事的话,你们就找她!” 顺着唐远之的目光,大家把视线都转移到欧阳倾身上,特别是方家兄弟,更是难以置信。当然,也包括受了惊吓也同在医院的方老夫人姚碧清和扶着她一起过来看老太太的方丽倩。 他们没听错吧? 开什么玩笑,唐院长说有欧阳倾在,根本不用他来做这个手术。难道他的意思,欧阳倾这么个众所周知的京城第一纨绔千金,还比他堂堂军总院长外科专家的医术高明不成? 这时候,大家仿佛才想起欧阳倾是在京华大学学医的。但是,她才学了几天,人家唐院长又是多少年了?根本没得比嘛!还什么有她在,老太太就不会有事,有事就找这丫头,她能行? 姚碧清缓过神来,脸上露出些许不屑,其他人也是一脸怀疑。 就连阮熹微这个当妈的,也不觉得自家女儿有这个本事。不是她不相信她,而是自家女儿自己了解。学了几天西医临床,也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在读研又改学中医针灸推拿,就算再天才,动手术的本事能高得过经验丰富的唐院长? 其实,她怀疑自家女儿学医根本就是一时兴起,要不怎么一会儿西医,一会儿中医的乱来。当然,她也不觉得自家女儿乱来有什么错,即便是闹着玩儿,她也有这个资格。偌大的一个欧阳家,还养不起她阮熹微的女儿不成? “唐院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就倾倾这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你让她来负责爱丽丝,这不是生生地把人——”姚碧清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她话里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 刚刚她可没忘记欧阳倾这小丫头对自己有多么不敬,当着苏家长孙的面儿驳了自己的面子。现在一听唐院长竟然这么夸这丫头,她心里就堵得慌。更何况,就算没有成见,她也不觉得这小丫头能有唐远之那点儿本事。 若真是这样,何以这么多年都背上了个纨绔千金的名声? “方老夫人,有的时候,看人得用心。”听出姚碧清话里对欧阳倾的不屑与轻慢质疑,唐远之当下沉了脸色。难道他的话是在开玩笑不成? 听说今晚是欧阳倾和欧阳城姐弟俩的生日宴会,宴会顺便会举办倾丫头和方家二少的订婚典礼。出了这种事儿,这婚怕是没订成吧?不仅如此,看这方老夫人的语气,貌似对自己曾经钦点的孙媳妇还有诸多不满。 哈哈,这亲不结也罢,否则小陌哪有机会挖墙脚? “唐院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说错了不成?”被唐远之这么一说,姚碧清也是脸色猛地一沉。她还不知道,这欧阳家的丫头什么时候和唐家的人牵扯到一起了。这里是军区总医院,军区…难道是苏陌的关系? “唐某哪里敢质疑方老夫人,只是有的时候大家总是喜欢鱼目混珠而已。”唐远之一声冷哼,他唐家在军区扎根多年,祖上更是清代御医,传承多年的医学世家,他父亲更是曾经随着苏老首长南征北战的军中御医,救人无数,其中的盘知错节颇为复杂。对上方家,根本无需惧怕。 他对姚碧清礼让三分,也不过是看她是长辈而已。 “奶奶,既然唐院长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原因。我想,唐院长是知道倾倾的医术的吧。”见势不对,方今赶紧制止了自家奶奶再次说话。再看一脸坦然的欧阳倾,他忍不住苦笑。 或许,唐院长说得对,他们曾经都错把珍珠当鱼目。虽然他已经醒悟过来,却终究是明白得太晚。 “是啊,奶奶,现在我们应该以欧阳奶奶的身体为重。”方初也帮着劝姚碧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姚碧清的性子,这个时候不宜在外人面前失了身份。 “对啊,我们应该先进去看看爱丽丝。”经方今这么一提醒,姚碧清才想起更重要的事。她今晚可是被吓得不轻,因为爱丽丝中枪的时候人就在她旁边。 虽然说大家族里血腥的事情并不少见,但是这么直面死亡的威胁,她这还是第二次遇到。 “对不起,主人有吩咐,若是她出事,只会见一个人。”当姚碧清一边说一边想要去看刚刚转移到重症监护室的老太太时,却被老太太的两名贴身保镖给拦住了。 他们俩是跟在老太太身边多年的下属,可不仅仅是贴身保镖那么简单。老太太肯定是预料到了此次祸事,才会提前吩咐自己的手下。 对安东尼—李家族最为了解的欧阳静眼底划过一抹深思,难不成,老太太现在看中的继承人成了倾倾? 否则,怎么可能连她都不见,却提早吩咐一旦出事只见倾倾一人呢? “我和爱丽丝是好姐妹,她怎么可能不见我?她是怎么吩咐你们的,怎么可能只见倾倾这小丫头?”姚碧清错愕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年轻男人,她没想到,只是看个人,却成了阻碍。 “对不起,我们只是听从主人的命令!” “你们!” “再前进一步,别怪我们对您不客气!”两个男人面色冷酷,同时出手拦住了姚碧清,一点儿放行的意思也没有。 见两人的举动,欧阳倾心下明白,恐怕,老太太被刺杀的事情,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上一篇   【064】阴谋开始

下一篇   【066】渴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