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生日宴会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56】生日宴会

“果然是叛逆的性格。舒殢殩獍”华清墨无视官音话里头的内容,捻须轻笑,砖头看向卫宁,说道:“小宁啊,你跟这孩子比起来乖巧多了。” “舅舅……”卫宁被华清墨的夸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当他看到官音连眼尾余光都没赏他一个,原本局促中带着欢喜的神色马上一跨。 “好了,你们小辈自己聊去吧。”华清墨说着,挥手让卫宁跟着官家的小辈出去,“我找老夫人再商量点事,你们去院子里转转吧。” 官音没等华清墨说完就已经迈腿出了屋子。 卫宁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连华清墨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卫宁哥哥?走,我们去院子里玩会。”被答应了有礼物收的官贲最热情,华清墨刚说完,他就上前拉过卫宁的衣裳往外扯。 求之不得的卫宁大步朝门口的方向走去,比官贲走得还积极。 官琴官贵起身跟上,官韵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一道走了出去。 “小音,小音……”走起路来比跑步还快的卫宁撇开了官贲,追上官音,“小音,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官音顿住脚步,回身看走得气喘吁吁的卫宁,问道:“有事?!” “呃……那个,我们也算是表兄妹关系啊……”卫宁琢磨着想找些话题。 “哈,你刚刚没听清楚吗?”。官音冷笑,“我的舅舅已经被我杀死了,里头坐着的那个,跟我没有关系。” “小音,这家里头的人对你不好吗?”。卫宁不了解为什么官音会这么偏激,多些亲人不是更好吗? “好不好不是我说了算的。”官音发现自己真的无法跟卫宁沟通,“如果时间合适,我很乐意离开这里。” “他们欺负你?”卫宁终于明白了她在这个家的处境,想到官音在这里过得并不开心,他就心如刀绞,“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小音,不如跟我到华家吧,外公听我说了你的事,对你也很感兴趣,他说希望……希望我们能再一起。” “我讨厌华家!”官音见卫宁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而且居然跟华流韶说了自己的事情,心里头就升起了怒火,对卫宁仅存的那一丝好感也被耗光了,“我不管你跟他们说了什么,以后,我的事情不许你再跟任何人提起,这是命令!” “小音,外公是好人,不会对你做不利的事情的。”卫宁紧张地为自己申辩,“我也没说什么,小音你是商楼主人的事情也是流君大人查探到的,外公他们先前并不知道流君大人要对你不利……” 官音见他开嘴闭嘴都是称呼那个已经被小魔吞进肚子里,只剩下一堆不知扔在那里的白骨元素使为流君大人,知道他已经完全被华家洗脑了,没救了! “我说了我讨厌华家,也讨厌一切跟他们有关系的人。”官音真的很不想跟卫宁再说下去,就算是这话对他造成了伤害,她也还是必须得说,“你我的十年主仆关系还有三年,三年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要待在那里都跟我无关,如果你还当自己是卫家人,就去问问你父亲的意见,若是不当,那就离我们都远点。” “小音,为什么?”卫宁只觉得自己的心碎了一地。 如果可以,官音是真的很想把他扔进湮灭黑洞,加上意识海里的小魔不断叫嚣着要吃肉,官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脑门上的青筋突突地跳起。 再说下去自己会抓狂的!官音转身就走。 “小音……” “卫宁哥哥,你在这里啊?” 官贲的声音让不死心的卫宁生生顿住了脚步,是啊,他得问清楚,究竟是谁在欺负他的小音。 “你叫卫宁?”官琴抱着手臂倨傲地看着卫宁,“你跟那个贱丫头是什么关系?” “贱丫头?!”卫宁眉目皱起,“那个贱丫头?” “你刚刚不是跟那个贱丫头聊得挺好的吗?你们原先认识?” 卫宁勃然大怒,“小音不是贱丫头,原来是你在欺负小音!” “哈哈,原来是跟那贱丫头一路的。”官琴嘲讽地看着卫宁,“早就听母亲说过你母亲是跟人私奔的,还真是贱(和谐)人都喜欢凑一堆。” 卫宁涨红了脸,关于自己父母亲卫仲凡与华清雅的的事情,他也是在刚被华家招揽的时候从华流韶那里知道。这事从华流韶嘴里说出来,对卫仲凡少不了的又是一顿褒贬,其中的指责可见一斑。 为此,卫宁对父亲卫仲凡产生了不满,对原本的那个家也是产生了抗拒,也因此他到达了容都以后,知道官音不在商楼,也就迟迟未去商楼见卫良卫羽。 “不许你们这样说小音。”卫宁被怒气冲昏理智,掏出魔杖,木系魔法使出,“木之雪屑。” 凭空之中出现了许多细小的碎小木块,木屑纷飞,朝着官琴兜头罩了过去。 “啊……” 官琴惊讶卫宁的魔法实力之余亦想使出木系魔法与之抗衡,可是卫宁手上有增加元素力量,不需要等待召唤的极品魔杖,而官琴的魔杖早就被官音毁掉了。两人同是五级木系魔法师,却一个是后期,一个是初期,两相交手,其结果可想而知。 狼狈坐倒在地上的官琴头发凌乱,上面撒满木白色的木屑,脸上甚至还有一些细小的刮痕渗出了细小的血丝。 “姐。”官贵和官贲惊讶地看着事情的发生,直到官琴落败,他们才齐齐上前把她扶起。 官韵则是站在不远的的地方,扭着衣袖观望。 “我不许你们再欺负小音。”卫宁收了魔法,看着官琴的眼神像要吃人,“以后你再说小音的不是,我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你。” 说完,卫宁无奈地看了一眼官音离开的方向,咬咬牙,转身离开。 官韵看着卫宁大步朝自己的方向走来,不禁芳心如小鹿乱撞,在卫宁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低着头小小声地叫了一句:“卫宁哥哥……”

上一篇   【055】有了决断

下一篇   【057】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