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撞破好事 - 重生之黑道邪医

【047】撞破好事

苏陌的帐篷外面,老二,老三,小四,小五轮流守了一夜,天亮时分几人都双眼通红担忧地望着里面,却不见任何动静。舒虺璩丣 “也不知道老大怎么样了。”小四最是沉不住气的,眼看着过去了几个小时,可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若不是欧阳倾是自己人,他都快怀疑有问题了。 “应该没事了吧,我看欧阳连龙爷所中的毒都能解,对老大的自然也不成问题。”深深地看了紧闭的帐篷一眼,老三意味不明地笑了。 “老三,你笑得忒淫荡了。”老二低沉的声音在老三身后响起。 “如果你不淫荡,你就不会知道我笑得有多淫荡。”老三笑着挑眉,看来,还是有人了解他在想什么的嘛。 可不是吗?那欧阳倾和他们老大的关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很暧昧,这会儿两人在一个帐篷里待了一整晚,孤男寡女的…… “小四,如果你着急,可以进去看看,顺便,给老大和欧阳送点吃的过去。”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小四一拍脑袋,对老三的话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于是,当小四端着早餐大义凛然地闯进苏陌的帐篷时,却没发现身后三人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帐篷里,欧阳倾被苏陌压在身下亲吻… “我…我不是故意的。”突然闯进来看见两人在床上的样子,确实有些懵了。他完全没有想到,闯进帐篷里会见到的是这样一副光景。 男人压在女人身上,两人同时抬头看向闯进来的小四,苏陌英俊的脸庞面无表情,眸光幽冷,而欧阳倾则是青丝散乱,抬眸之间,媚眼如丝。 “谁让你进来的?”欧阳倾笑着看向小四,把他现在呆愣的模样看在眼里。她知道,这个小四是冲动了点儿,但是还不至于头脑发热到故意闯进来破坏他们的好事。 呃…应该,大概,也许,可以算得上是“好事”吧? “呃…我是来——” “出去!”苏陌的声音带着点儿沙哑,却又在此刻显得有些阴沉。 我是来给…你们送早餐的。小四觉得自己被严重的忽视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大打断了,现在又命令他出去。可他也不是那种蠢货,自然知道是自己刚才的莽撞是撞破了人家的好事儿。 于是,龙组特别行动小组的小四童鞋,雄赳赳气昂昂地端着早餐进帐篷,又灰溜溜地端着早餐出去了。 而外面的三人见他这么快就出来,手上的东西还没送出去之后都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本来小四还比较郁闷的,结果一看三人的表情,似乎也都明白了什么。 “好你们几个!原来是故意给我下套呢!说,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了?”小四指着三人笑骂。 “其实,我们也就那么一猜测,谁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老三笑着摇头,坚决不承认他们是把小四推进去当炮灰的。 “我说龙三(龙组的人只有代号,若要加上姓,都姓龙),就你一肚子鬼主意,信不信我等会儿给老大解释说是你怂恿我进去的?”小四皱着眉,老大不会因为这件事虐待自己吧?若是真要故意打击报复,他势必要拖一个下水。 “你以为老大不知道?”龙三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小四。 老大就知道你蠢,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我们怂恿的?不过,若老大在关键时刻被人打搅了,最容易的还是把怒火发泄在打搅他们的那个人身上吧?哈哈,小四啊小四,乃就自认倒霉吧。老三在心里想到,自己真是个天才! 待到欧阳倾和苏陌穿戴整齐出来,就看见四人在外面笔挺地站着,像是做错了事儿的孩子,等待着大人的处罚。 可惜,苏陌连个多余的眼神儿都没给他们,只有欧阳倾似笑非笑地瞥了四人一眼。 “老鬼现在怎么样了?”抬了抬受伤的胳膊,苏陌才问龙二。 “他身上的伤很重,但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逃走的可能。”龙二自然明白,苏陌的意思。龙组的叛徒,必然要活捉带回去交给组织处置,他们必须在带他回去之前保证他还活着。 “嗯…你们先带他回龙组。”点了点头,这样的程度在他的意料之中。龙二几人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开直升机带老鬼先回去也算是权宜之计,毕竟他现在作为总指挥,不能在新型武器还没试验就回去了。 看了看时间,估计红蓝军对战演习差不多也快要收尾了,而他除了是总指挥之外还是蓝军的首长,也不能继续待在营地,必须坐镇蓝军指挥部。 吃完早餐,苏陌和欧阳倾抄近路回到了蓝军的指挥部。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余渊红着双眼,这一场对战演习从昨天下午两点半开始持续到今天早上九点,他可是一点儿也没休息,待在指挥部和唐少谦研究战术。昨晚战况紧张,双方打得非常激烈,对方好像不太像是胡平伟在指挥。 事无巨细,余渊把昨晚到今天的一切战况都报告给了苏陌。 “对方应该有一个军师在指挥,那天跟在胡平伟身后的清瘦男子,似乎是个才从军校毕业的少尉军衔。”唐少谦分析着那边的情况,红蓝军对战演习,又是两个军区,自然都比较重视。 “年轻人,倒是有些魄力和手段。”苏陌冷笑,如果他的第十八集团军还对付不了一个s军区的,那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大哥,你的胳膊?”等苏陌坐下来,余渊和唐少谦才发现他胳膊上缠着纱布,两人均是皱着眉问。 昨晚大哥和欧阳倾出去了,却也没有和他们说到底去干了什么。但是现在才回来,苏陌身上还带了伤,这就值得让人疑惑了。 “无碍。” 酷酷的两个字,却是证明了苏陌不想多说。余渊和唐少谦对视一眼,自然也明白了苏陌的意思。即便他们亲如兄弟,有些事情不该知道的,同样不可以多问。两人都是聪明人,此刻只能选择沉默。 只有欧阳倾,牵起唇笑着,“这有什么的,我们昨晚出去玩的时候,他被蛇咬了一口。” “咳咳…那咱们去找那条蛇报仇?”许是欧阳倾的语气中明显带着玩笑的性子,余渊也觉得轻松了不少。照着欧阳倾的比喻,想来伤得不是很重。可他又哪里想得到,自家大哥算是在阎王殿门口走了一遭呢? “嗯,已经被烤来吃了。”欧阳倾点点头。 余渊不知道她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只能摆摆手,算是揭过了。 “余四,你去休息一下,我来指挥。”看着余渊红着双眼,苏陌自然之道他已经很累了。 “对了,大哥,这一次受伤的人还是不少,带来的军医可能不够了。能不能借一下你的御用军医?”余渊确实需要休息,但是唐少谦倒是没什么。只是,他听说,昨晚那一战轰轰烈烈,伤员也很多。 虽然是找老大的借人,可唐少谦的目光还是落在欧阳倾身上,他知道,请不请得动人,关键还是要看这女人的意思。 苏陌也扭头看向欧阳倾,她的事儿,他也做不了主。即便两人现在的关系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但是他尊重她的意见。何况,昨晚为了给自己清理余毒,确实累坏了她。 “好吧,我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虽然昨晚她元气大伤,却也并无大碍。反正她是挂了军医的名儿,若是不去出力,倒是平白惹人非议。 当欧阳倾被警卫员小刘开着车送到临时搭建起来的军医处时,忍不住皱起了眉,好像确实人手不够啊,里面的惨叫声可谓是此起彼伏。 欧阳倾悠闲地迈着步子走近帐篷,映入眼前的就是这么一幅有趣的画面。 “喂喂,医生,您轻点儿啊,这不是要了俺的命吗?”。 “你能不能嚎得小声点儿,还堂堂东北爷们儿呢,在部队里什么没见过,这点儿小伤就大吼大叫的!”一个中年大叔敲了敲小兵受伤的右腿,顿时又疼得他哇哇大叫。 “军医大叔,你这是打击报复!” “我打击报复你什么了?” “你是蓝军的军医,自然要报复俺这个红军的兵喽!”小兵这话说得死理直气壮,一点儿也不虚场子。 “这傻孩子,咱们蓝军和红军这是友军演练,我报复你一个受了伤的小兵做什么?”老军医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直肠子的兵,忍不住调侃他。 “欸,小姑娘,过来搭把手,帮我把人抬到床上去。”见一个面生的小姑娘进了帐篷,老军医立马喊道。 可惜,欧阳倾并没有听见,或者说,她并不认为那是在叫她。 “小姑娘,说你呐!”听到老军医继续嚷嚷,似乎大家也都才缓过神儿来,帐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当然,帐篷里的女军医也不少,漂亮的也有,但是漂亮得像欧阳倾这样随时都不能被人忽略的倒是第一个。 于是,所有人几乎都停下了手里的活,瞪大了眼睛看着在站在帐篷门口,皱着眉头看他们的欧阳倾。 心里揣测着,这是哪家的小姐混进军营来玩儿了。

上一篇   【046】爱意萌生

下一篇   【048】她行不行